習近平的「一帶一路」足跡

2015年10月21日,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倫敦參觀華為英國公司

2015年,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共出訪了14個國家,包括巴基斯坦、哈薩克、白俄羅斯、英國、越南、新加坡、辛巴威和南非等。無論到哪裡,『一帶一路』的互聯互通專案始終是重要議題。

根據瞭望東方週刊報導,在這些訪問中,習近平不僅與各國簽署了一系列多領域雙邊合作專案,也成功與有關國家和地區的發展戰略實現了對接。正如習近平早前所言:『一帶一路』不是大陸一家的獨奏,而是沿線國家的合唱。

中巴經濟走廊是旗艦專案

2015年4月20日至21日,習近平前往巴基斯坦進行國事訪問,開啟了2015年首訪第一站。一年多前,中巴兩國決定共建中巴經濟走廊,以瓜達爾港、能源、交通基礎設施、產業合作為重點,打造中巴合作新布局。

中巴經濟走廊長達3000公里,是北起大陸新疆喀什、南至巴基斯坦瓜達爾港的一條包括公路、鐵路、油氣和光纜通道在內的貿易走廊,也是『一帶一路』的重要組成部分。

透過這條走廊,大陸可以同波斯灣和阿拉伯海連接,進而連接中東乃至更遠的歐洲、非洲地區,戰略意義明顯。2015年習近平的訪問,中巴雙方簽下了51項合作協定和備忘錄,其中超過30項協定、備忘錄與中巴經濟走廊相關。

比較關鍵的4項諒解備忘錄包括瓜達爾港國際機場、瓜達爾港東灣高速公路、卡拉奇—拉合爾高速公路和喀喇昆崙公路第二階段升級的專案。這是巴基斯坦最為需要的基礎設施投入。

此外,與中巴經濟走廊有關的還有大量電力專案,包括720兆瓦卡洛特水電專案、50兆瓦的達烏德風電專案、50兆瓦薩察爾風電專案、Zonergy 900兆瓦電力工業園區和100兆瓦吉姆普爾風電場專案。

巴基斯坦電力資源匱乏,其總理納瓦茲•謝里夫在2013年競選中曾承諾要解決電力危機。如果這些專案交付,謝里夫將能夠在2018年大選時宣布兌現承諾。

值得注意的是,卡洛特水電站專案也是絲路基金的首個對外投資專案。絲路基金是由大陸外匯儲備、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中國進出口銀行、國家開發銀行共同出資,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按照市場化、國際化、專業化原則設立的中長期開發投資基金,重點是在『一帶一路』發展進程中尋找投資機會並提供相應的投融資服務。

鐵路方面的協定則包括中國國家鐵路局和巴基斯坦鐵道部之間關於卡拉奇—白沙瓦線(ML1)升級和巴基斯塔鐵路赫韋利楊幹散貨中心的聯合可行性研究的框架協定。

中巴經濟走廊被稱為『一帶一路』的『旗艦專案』,大陸外交部長王毅曾表示:『如果說「一帶一路」是一首惠及多個國家的交響樂的話,那麼中巴經濟走廊就是這首交響樂甜蜜的開場曲。』


2015年5月11日,在巴基斯坦安保人員護衛下的瓜達爾港碼頭。

主動的對接

2015年5月7日至12日,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應邀訪問哈薩克、俄羅斯、白俄羅斯三國。哈薩克地處歐亞大陸結合部,白俄羅斯則地處歐盟和獨聯體之間及波羅的海國家到黑海的交匯點,這兩個國家對推進『一帶一路』都有不可或缺的作用。

2013年9月,正是在哈薩克,習近平首次提出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構想。2014年,哈薩克與大陸簽署了28項價值230多億美元的基礎設施合同。與出訪巴基斯坦簽署一系列大單不同,此次習近平出訪哈薩克,重在推動專案落實。

比如,中哈連雲港物流合作基地投產運營,哈方稱之為『找到了東出太平洋最近的出口』。大部分建設路段在哈薩克境內、連接大陸西部和歐洲西部的雙西公路,目前正在加緊建設中。

在白俄羅斯,除了簽署總價值約157億美元的近20份經濟合作協定,習近平還特別訪問了2014年啟動的兩國之間最大的投資合作專案——中白工業園專案,這是繼中巴經濟走廊後又一個『一帶一路』的旗艦專案。

『一帶一路』的旗艦專案,一般都位於『一帶一路』的重要節點上。2015年11月24日,在江蘇省蘇州市舉行的第四次大陸-中東歐國家領導人會晤後,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和匈牙利、塞爾維亞兩國總理簽署了匈塞鐵路專案,這是公開文件中的第三個『一帶一路』旗艦專案,將確保年內開工,兩年完成。

習近平對三國訪問的另一成果,是成功與有關國家和地區的發展戰略實現對接。比如,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同哈薩克『光明之路』新經濟政策、同俄羅斯聯邦歐亞經濟聯盟建設的對接。

大陸駐哈薩克大使張漢暉說,哈薩克的『光明大道』計劃與絲綢之路經濟帶構想不謀而合,是一種主動的對接。這恰恰說明,『一帶一路』不是大陸單方面的部署與援助,對方國家亦有如此的考慮和安排。


2014年5月19日,大陸-哈薩克(連雲港)物流合作基地專案一期啟用儀式在江蘇連雲港舉行,標誌著『絲綢之路經濟帶』首個實體平台正式啟用。

不限於古絲綢之路

『一帶一路』的邊界到底在哪?10月19日至23日,習近平對英國進行國事訪問期間強調:『「一帶一路」是開放的,源於古絲綢之路,但不限於古絲綢之路,地域範圍上,東牽亞太經濟圈,西接歐洲經濟圈,是穿越非洲、環連亞歐的廣闊「朋友圈」,所有感興趣的國家都可以添加進入「朋友圈」』。

這段講話也表明,大陸歡迎英國等歐洲國家、乃至更遠的非洲、美洲國家共建『一帶一路』。而在此次訪問中,中英雙方共達成約150項合作協定,涉及金額約400億英鎊。

其中,最為令人矚目的是中廣核集團與法國電力集團簽署的共同建設欣克利角核電站的《英國核電專案投資協定》,中方參與英國核電專案投資專案交易總額達到67.84億英鎊。

中廣核董事長賀禹表示,這意味著西方核電大國對大陸核電技術的認可,具有示範效應,可助推大陸核能開拓國際核電市場,推動『大陸製造』向『大陸創造』轉變。

中國華電集團與英國石油公司簽署《天然氣長期貿易協定》、大陸三峽集團與葡萄牙國家電力公司簽署《關於聯合投資開發英國MORAY海上風電專案的合作協定》也是此次高訪中的成果。

此外,中英達成的成果中,至少有8項與金融合作直接相關。比如,中國人民銀行在倫敦成功發行了總額50億元人民幣、期限1年的大陸境外首支人民幣主權債券;中國銀行建立倫敦交易中心、大陸建行建立倫敦分行。

英國一直在金融方面對『一帶一路』建設給予支持。英國是第一個申請加入亞投行的歐洲國家,此次習近平出訪,中英兩國發表的聯合宣言指出,雙方期待亞投行早日投入運作,加入國際金融體系,並成為一個『精簡、正規、綠色』的機構,幫助亞洲地區應對基礎設施建設領域面臨的缺口。

《願景與行動》中提出,資金融通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支撐。要深化金融合作,推進亞洲貨幣穩定體系、投融資體系和信用體系建設。擴大沿線國家雙邊本幣互換、結算的範圍和規模。

優勢互補

2015年11月5日至7日,習近平訪問東盟國家越南、新加坡。因為『一帶一路』與越南的『兩廊一圈』規劃重疊度很高,因此,對於越南的訪問主要是為了推動沿線國家實現發展戰略相互對接、優勢互補。

『兩廊一圈』由越南前總理潘文凱於2004年5月20日在對大陸進行國事訪問時提出,包括『昆明-老街-河內-海防-廣寧』和『南寧-諒山-河內-海防-廣寧』經濟走廊以及環北部灣經濟圈。

與出訪哈薩克推進專案落實相同,習近平此去越南訪問的一項重要內容,也是要落實和推動此前已經達成的『一帶一路』合作協定,其中包括中越雙方一致同意加緊制定老街-河內-海防標準軌鐵路線路規劃,實施好河內輕軌二號線(吉靈-河東)專案,推進雲屯-芒街高速公路等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合作。

2015年的最後一次出訪,習近平去了非洲。12月1日至5日,習近平訪問辛巴威和南非。因為這兩個國家全部瀕臨印度洋,發展其基礎設施符合大陸對海上絲綢之路專案的設想。

在辛巴威,12月3日,中國電建集團發布消息稱與該國簽署11.74億美元的旺吉電站擴機專案協定,這是辛巴威30年來最大的基礎設施建設專案。

該電站建於上世紀80年代,總裝機容量92萬千瓦,由於年久失修,僅能滿足全國居民和工業用電的一半需求。2018年前後,擴建專案完成後,旺吉電站裝機總容量將擴大至152萬千瓦,有望使辛巴威國內電力供應提升70%。

時隔不到3年再次對南非進行國事訪問,習近平帶去了一系列合作大單。12月2日,兩國簽署了價值419億元人民幣的26項雙邊合作協定,其中包括:中國工商銀行與非洲最大銀行標準銀行集團簽署了總金額為100億蘭特的蘭特發債合作協定;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下稱中信保)為南非國家交通運輸集團提供25億美元的授信額度用於設備購買;大陸國家開發銀行為南非電力公用事業提供5億美元貸款支持電站建設等。

南非正在進行史上最大規模的基礎設施建設,發行蘭特歐洲債券,不僅能為未來亞洲企業發行蘭特歐洲債券確定基準價格,還將提高蘭特貨幣在國際市場的認可度。

中信保作為大陸主權級的金融機構,不僅為南非國家交通運輸集團作擔保,降低其融資成本,而且與南非當地銀行合作,提供包括美元和蘭特在內的不同貨幣的出口信用保險與融資服務,助力該國基礎設施建設。此前,中國南車、北車,加拿大龐巴迪公司和美國通用電氣公司都透過出口信用保險獲得了蘭特計價的貸款。

另外,『一帶一路』在南美洲的進展也值得注意。2015年5月18日至26日,李克強出訪拉美四國巴西、哥倫比亞、秘魯、智利,他不僅簽署了包括礦產、能源、農業金融等領域的多項合作檔,還與巴西、秘魯簽署了橫跨大西洋和太平洋的『兩洋鐵路』的可行性研究合作檔。

『兩洋鐵路』的計劃由習近平在2014年7月訪問拉美時首次提出。這一專案意義重大,不僅可以打破巴拿馬運河對國際物流的壟斷地位,而且可以促進亞太地區和拉美地區的互聯互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