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數錢數到手軟 揭點鈔工作的「另類」辛苦

手指被紙幣染色是常有的事情,又乾又硬的紙幣還經常把手割破。

公車行業的點鈔工作辛苦而繁瑣,不同於銀行等金融機構主要是清點面額為100元人民幣的大鈔,公車行業點鈔員點算的鈔票大多是在市井大量流通的更加『接地氣』的零錢,天熱時它們又舊又潮,冬季天冷乾燥時,則會變硬割手。時下新的一年已然開啟,願服務在人後的點鈔員們健康幸福,也祝願讀者們新的一年數錢數到手軟。

根據廣州日報報導,11分52秒,無差錯完成504張鈔票清點,點鈔員雷瑞玲以優異成績獲得2015年電車公司點鈔員點鈔技能比賽的第一名。這場決賽要求每位選手手工點算準備鈔票1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500張,在此基礎上另加0至4張鈔票,透過完成『清點—墩齊—紮把—蓋章—寫出張數—總金額』工序,來考驗選手點鈔速度、準度以及整理和捆紮鈔票的技術水準。

公車行業的點鈔工作辛苦而繁瑣,不同於銀行等金融機構主要清點大額面鈔,公車行業需要清點的大多是在市井大量流通的一元等更加『接地氣』的零錢,在天熱時它們又舊又潮,而冬季天冷乾燥時,則會變硬割手。為免手被割傷,點鈔員雷瑞玲在自己的中指上戴了指套,她的姐妹們有的像她一樣戴著指套,有的戴著白色或彩色的手套,手割破了就貼上止血貼。雷大姐從事點鈔工作14年了,她說最累的是每天低著頭點鈔,頸椎有些受不了,最開心的則是同事之間像姐妹般融洽的關係。

每月在位於廣州中山八路的面積將近三分之一標準足球場大小的點鈔工廠裡,經過雷瑞玲親手點出的零錢有二三十萬元,她最多的時候一個月要點出49萬元的零錢。由於許多本地乘客更多地選擇了羊城通出行,點鈔工廠裡零錢迅速飆升的月份都集中在大陸國慶或暑假這些外來人員來廣州出行遊玩的季節。

上世紀90年代初廣州市公車迎來發展與壯大,公車成為廣大市民首選的出行方式,龐大的客流增加了人工售票與票款清點的難度。隨著人工售票方式逐漸被無人售票所替代,為了緩解票款清點壓力與解決售票員轉崗去向問題,1993年廣州市電車公司收款中心正式成立,人工售票員成為了中心的第一批成員,女性為票款點鈔員,而男性為錢箱收箱員。

每天晚上由收箱員將當天的公車內錢箱進行更換,並集中存放在點鈔室,第二天早上再由點鈔員進行清點核算後送入公司銀行帳戶,這個流程一直延續至今。當時點鈔員有60多人,每天的點鈔量最多時達到100多萬元;2003年開始,隨著羊城通IC卡的普及以及資訊化發展,收款中心進行多次架構優化重組,而點鈔的人數也由當時的60多人減少為現在的21人。這21人通力合作,平均每日要將各線路匯總的25萬元左右的零錢清點核算,每月要清點核算出約800萬至900萬元,每年有近億元人民幣經過這21名點鈔員的手清點出並回流銀行。


手指被紙幣染色是常有的事情,又乾又硬的紙幣還經常把手割破。


點鈔員在工作台上點數紙幣。


點鈔員將一摞摞的紙幣裝進麻袋。


統計完的紙幣和硬幣會進行統一打包。


統計完的紙幣和硬幣會進行統一打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