熔斷暫停 「大管家」肖鋼還面臨哪些難題?

證監會主席肖鋼。

繼開年首個交易日A股兩次熔斷之後,7日,開盤僅半個小時,滬深300指數暴跌7%,觸發『二檔』熔斷機制,累計交易時間僅約15分鐘就提前收市,創下了有史以來的最短交易日。這也是2016年開年4個交易日,四次熔斷、兩次提前收市。7日晚間,證監會發布關於暫停實施指數熔斷機制的通知。

肖鋼三年前布局『熔斷』

根據新京報報導,『政事兒』注意到,早在三年前,肖鋼就已將熔斷機制提上日程。2013年8月16日,擔任證監會主席僅5個多月的肖鋼,遭遇『光大烏龍指事件』。

光大證券自營部門發生交易系統錯誤,8月16日當天在進行ETF套利時下單234億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最終成交72.7億元,大量買單瞬間推升滬指5.96%,造成當天A股和股指期貨市場大幅波動。

事發13天後,肖鋼於2013年8月29日上午,主持召開了一場針對光大證券『烏龍』事件後續處置及加強監管的討論會議,大陸國務院相關負責人、證券期貨監管系統各單位和相關負責人參加。

據媒體報導,在這次會上,大陸國務院相關負責人要求證監會從光大事件中吸取經驗教訓,『打一仗進一步』,並舉一反三,控制市場風險底線。

上交所則在這次會上領到了一個任務–研究『熔斷機制』。同年11月28日,在『上證法治論壇』上,肖鋼發表演講時提出了一個觀點:證券監管機構不僅不同於銀行監管機構,不同於保險監管機構,更不同於一般的行政執法機關。從境外經驗看,各國證券監管部門都是集必要的立法、行政和司法職權於一體的法定特設機構。

『比如熔斷機制,當交易出現特別異常情況時,如2分鐘內股票暴漲5%,就要暫停交易10分鐘,有些交易需要取消,這在一些境外市場是普遍做法,但目前大陸沒有明確具體的法律規定』,肖鋼說,『因此,遇到類似情況,證券交易所不能採取熔斷或取消交易的措施,否則,投資者跟你打官司、上訪,交易所就很難講得清楚』。

肖鋼強調,『國外這方面的制度(熔斷機制),很多是由證監會制定規則或者經過證監會確認的交易所規則來安排的,這是有法律效力的,得到法律保障的。任何人要挑戰這個規則,法院是不支持的。因此,監管機構必須要有必要的立法權』。

時隔近三年,大陸的證券監管機構雖然沒有像國外的證券監管機構一般擁有立法權,不過,肖鋼上述演講中提到的熔斷模式已經成為現實。

肖鋼的『熔斷』風控思維

對於熟悉肖鋼行事風格的人而言,在其執掌證監會期間啟動熔斷機制,並不意外。所謂『熔斷』,指的是交易過程中當價格波動幅度達到某一閾值時,交易暫停。制度設計的初衷是讓投資者從亢奮或者恐慌中冷靜下來,對市場走勢作出一個判斷,避免盲目追漲殺跌。所以,『熔斷』也被形容為『安全墊』、『保險絲』、『冷靜期』,相當於一種風險防控模式。

『政事兒』注意到,擔任證監會主席以來,肖鋼很低調,公開露面的次數不多,不過,其出席論壇、會議時的演講、講話,以及署名發表的文章中,高頻詞之一就是『風險防控』。各界也一致認為,肖鋼注重風險控制,稱其為『風控先生』。

『政事兒』梳理發現,自2013年11月29日在『上證法治論壇』上詳細解釋熔斷機制之後,肖鋼在公開場合很少提及『熔斷』。不過,他在一些場合的公開表態中,仍有與熔斷相關的表述。

2015年4月17日,肖鋼在人民日報發表《穩步推進金融衍生品市場發展》一文。當時各界的關注焦點都在於,肖鋼在股市連續上漲之時,向股民喊話提醒投資風險。其實,這篇文章還有一段關於風險防控的重要表述。

肖鋼稱:把握好市場運行效率和風險控制之間的關係。金融衍生品具有『雙刃劍』的特性,要始終堅持把防範風險放在首要位置,將監管規則嵌入產品設計,強化以『看得見、說得清、管得住』為核心的市場風險監測監控能力建設。

該篇文章發表兩個月後,股市進入了罕見的異常震動期,甚至引發了包括公安部在內的『國家隊』集體救市行動。

此輪異常震動逐漸平復後,證監會於2015年9月6日以『有關負責人答記者問』的形式,通報說:下一步將彌補監管漏洞,完善市場管理制度。研究制定實施指數熔斷機制方案,嚴格管理和限制程式化交易,抑制股指期貨過度投機,規範股票融資業務。

次日晚,上證所、深交所與中金所聯合發布《關於就指數熔斷相關規定公開徵求意見的通知》,熔斷機制進入倒計時。2015年12月4日,滬深證券交易所、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發布指數熔斷相關規定,稱熔斷機制於2016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

由於2015年6月至7月間的股市異常震蕩與熔斷『啟幕』聯袂推進,不少業內認為,股市異常震蕩使熔斷提速,證監會加快了熔斷『上市』的步伐。

 

肖鋼還面臨哪些難題?

『政事兒』注意到,2015年9月熔斷方案徵集意見時,就有人擔心,這個來自海外市場的制度到了大陸會水土不服。熔斷機制正式啟動後,僅4個交易日兩遇『下馬威』,導致對熔斷機制的質疑增多。

有業內人士提出,熔斷機制『漲跌停』制度、『T+1』交易制度相互矛盾;還有人認為熔斷制度難以減少市場波動,對於國外成熟的市場體系、市場運作模式,不能盲目模仿直接引入。

今天,一封在媒體上發表的《套牢股民致信證監會主席肖鋼:您這一年可好》,被廣泛傳播。這封信的署名為『一位仍被套牢的股民』,在信中,回顧肖鋼的仕途履歷,『銀行系統的老兵。從中國人民銀行老行長呂培儉的秘書,到計劃統計司,再到政策研究室,直至主管金融監管的央行副行長、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在你第三個本命年,你就已經成為中國人民銀行系統內最年輕的正局級幹部』;歷數2015年肖鋼的股市治理藥方,金融資本和產業資本分離、去槓桿等等,『我們股民以為,你會帶我們重新衝上6124的歷史高峰,時間不是問題,慢慢吃成胖子也行。誰承想,驚喜沒來,驚嚇很大』。

『2016年,你能帶領股市從危機中衝出來、讓我們的錢包鼓起來嗎?』這位仍被套牢的股民說。『政事兒』注意到,2016年開年以來,肖鋼還沒有公開露面。其最近的一次公開亮相,是2015年12月28日,與台灣『金管會』負責人曾銘宗共同主持了兩岸第三次證券及期貨監管合作會議。

在這次會上,肖鋼表示:大陸A股市場在經歷今(2016)年異常波動的考驗後,將繼續堅持改革開放,堅持市場化、法治化取向,完善各項規章制度,切實加強市場監管,促進大陸資本市場健康穩定發展。

A股開年以來的表現表明,要促進資本市場健康穩定發展的肖鋼,今年面臨的首個難題就是如何應對與『熔斷』相關的證券市場不適應問題。

可是,肖鋼面臨的難題遠不止『熔斷機制』的適應問題。去年底,大陸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了股票發行註冊制改革授權決定,如何設計資訊披露等註冊制的配套制度,這對肖鋼和證監會來說是一個重要考驗。

去(2015)年,證監會多名官員落馬,其中不乏肖鋼的助手、副手、重要下屬,如證監會原副主席姚剛、主席助理張育軍、投資者保護局原局長李量、發行部原處長李志玲等等。

肖鋼曾自述『為政之要,唯在得人;監管轉型,關鍵在人』,怎樣解決用人問題?如何重塑證監會的政治生態?這對執掌證監會近3年的肖鋼而言,是更為艱巨的關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