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島小學生成立「反弟弟妹妹聯盟」 抵制父母生二孩

影視劇《二胎時代》截圖。

全面二孩放開,不少人的生娃焦慮也來了。80後陷入一場拉鋸戰,『生吧,養不起,不生吧,一個娃又感覺太孤單』。父母卻又歡呼雀躍,邊鼓敲得震天響,更有50後長輩許諾,生下二孩獎勵10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生還是不生,難做決定。

觀察者網據華西都市報報導,1月6日,本報收集了諸多『過來人』的建議——要二孩不光是錢的事兒,夫妻還要先過『六道關』。比如老大關,據山東青島市一所小學四年級擔任班主任的王老師說,前段時間,她發現班裡有七八個孩子經常聚在一起竊竊私語,後來找了個孩子一問才知道,他們搞了個反弟弟妹妹聯盟。比這更嚴重的事情,在單獨二孩政策開放後就出現過。據《武漢晚報》報導,2015年1月,13歲女孩以死威逼父母放棄二胎,懷孕媽媽含淚流產。如何阻止這樣的悲劇重演,可以先一起來『闖闖』這六道關。

生還是不生?無數大陸家庭在天平的兩邊遊走,難做決定。去(2015)年11月13日上午,39歲的張妍走出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三醫院的大門時,長籲了一口氣。她終於可以做出決定了。跟她並肩而行的丈夫胡丹情緒明顯有些低落,聲調低沉地說『不生就不生唄。』

張妍說,有半個月時間了,二孩成為她和丈夫日常交談的關鍵字。每一次大家庭聚會,也是三句話不離『生不生』的話題。如今,所有的糾結,終於可以因為一個『很難懷孕』的診斷而畫上句號。

同樣糾結的,還有山東『80後』周航。今(2016)年36歲的周航,已經是一個6歲女孩的父親。『過去是政策不允許,好不容易盼著政策允許了,我們夫妻卻不敢給大寶這個禮物了』讓他左右為難的是,如今父母都快70歲的人了,等二寶生了,誰來帶?

生不生二孩,各有各的糾結。一起來聽聽家有二孩『過來人』是怎麼看的。在他們眼裡,要二孩,夫妻先要過『六道關』。

第一關身體關
再懷孕有風險有的媽媽崩潰了

二孩對於媽媽的影響不僅在懷孕生產時,有的媽媽生完老二後,精神一度崩潰。現在每天看著兩個兒子幸福滿滿的山東人樂樂,在剛生完老二後出現嚴重的失眠,有一點兒聲音有一點兒光亮都睡不著,窗簾必須拉得嚴嚴實實的。『那段時間,每天天一黑,我就在腦子裡問自己,今晚能不能睡著覺?』

剛生完老二那段日子,她的體力恢復得相當慢,出現嚴重的自我否定。『生完老大,我帶著他到處玩兒,但到老二時,剛開始都帶不動了,覺得自己很沒用。』

第二關照顧關
家裡老人70歲了,還有一身病

『生老大時,爺爺奶奶還能幫著看看,但現在兩個老人都70多歲,能照顧好自己就很不錯,看孩子不敢指望他們了。』浩媽生老二後辭職當了家庭主婦,每天早晨開車帶著老二送老大上學,回家照顧老二、做家務,放學再帶著老二接老大。『原先也想過找個保姆,但後來發現不現實。』

一些為了支持兒女們工作而堅持幫忙帶孩子的老人,也承受著極大的壓力。『閨女去年生了個男孩,一男一女,兩個孩子,我們也替她高興。』65歲的老杜,今年和老伴兒一起住到了女兒家,幫著照看兩個孩子。

『我們兩個老人,本身也是糖尿病、高血壓的一堆病,但是不能把自己當病人,也不敢病,兩個孩子已經照顧不過來了,我們兩個再生個病,讓孩子爸媽怎麼辦』?

第三關成本關
『有了老二,老大興趣班停了』

自己開了一家公司的于先生,現在已感受到兩個孩子帶來的快樂。但在花錢這個事兒上,于先生坦承,生二孩一定要有經濟基礎,花錢太多了。

于先生說,生老大的時候,在錢上沒什麼感覺,就是少買幾件衣服的事兒,但有了老二後,明顯感覺每月錢花得嘩嘩的。以前一個娃喝奶粉,一個月600元錢,現在是1200元錢,還有其他各種亂七八糟的花費,現在一個月差不多2000多元,『以後孩子長大了,教育類投入肯定更大。』

『剛有老二那兩年,是因為老二年齡小、出不去,這兩年老二也上幼稚園了,能出去了,但出去還是少,錢是挺重要的因素。』琳媽說,『現在老大的特長班也停了,沒有時間接送是一方面原因,多少也考慮到錢的問題。』

第四關老大關
小學生成立『反弟弟妹妹聯盟』

不少父母生老二,是想給老大添個手足,可是老大想不想要這個伴,就不好說了。『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我們班有些孩子悄悄成立了反弟弟妹妹聯盟。』在山東青島市一所小學四年級擔任班主任的王老師說,前段時間,她發現班裡有七八個孩子經常聚在一起竊竊私語,後來找了個孩子一問才知道,他們搞了個反弟弟妹妹聯盟。

王老師說,這些孩子的父母都提到生弟妹的事兒,他們都不太情願。有的孩子對弟弟妹妹從一開始就不歡迎,有些痛痛快快答應的老大,等弟弟妹妹真正來到身邊時,臉也變了。


『老大』也會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突然降臨的『老二』,綜藝節目《二胎時代》的截圖。

第五關職場關
覺得產假有些短,想延遭婉拒

去年底,儘管有想再生一個的願望強烈,李女士卻有些忐忑。『我們單位一個單獨媽媽,今年4月份預產期,但產假就那麼長,就想和領導商量著能不能多休半年,因為她懷的是雙胞胎。我們領導說:你好不容易到了這個位置,咱們單位一個蘿蔔一個坑,你想放棄?再說了,你要延長產假,她們後面都要求延長,咱們工作怎麼開展?』

李女士和那位單獨媽媽都是單位不同科室的『小頭目』,手底下帶著3-4個人,『看樣子如果想多休產假,就要放棄目前的位置了。』李女士說,她總覺得產假有點短,可如果養家糊口的擔子放在一個人身上,壓力也太大了,畢竟都是工薪階層。

第六關保姆關
金牌保姆5千多,夫妻『壓力山大』

『我家老人指望不上,真要生二孩,只能雇保姆。特意去打聽了一下保姆月薪,金牌還不是特別好的,白天班月薪5000元,要是24小時的,一個月得1萬多元。』家住濟南歷城區的寧女士說起這個就有點垂頭喪氣,老家的母親已經說了,她不能到濟南看孩子,要是想生,只能放回老家養。

『這不是製造新的「留守兒童」的節奏嗎?』寧女士問了問身邊老家在農村的朋友,老人很多也是這種說法。『他們不想來濟南。』高昂的保姆費讓她和丈夫打了退堂鼓。『我們兩個人加起來一個月才萬把塊錢,給保姆了,我們吃什麼?』

不同看法:『有了老二後,育兒焦慮沒了』

『最近也不停有朋友問我要不要生二孩,我鼓勵他們只要有可能,還是生一個,因為那種家有兩個孩子的幸福,你不親身經歷,是不可能明白的。』樂樂媽和丈夫都是獨生子女,在孩子身上,才知道什麼叫手足。

『老大上幼稚園、小學,我們給他擇園、擇校,去的可以說都是青島最難進的幼稚園和學校,但到了老二,不折騰了,一切就近。』40歲的胡先生是兩個孩子的父親,老大小學四年級,老二剛兩歲。

在老大的教育問題上,胡先生和媳婦可謂『折騰』到了極致:報各種特長班,最多的時候同時上五個,每天都不閒著;小學選的也是一熱點學校,離家更遠,孩子一大早就要起來坐校車……

『養老大的時候,真的是唯恐他落在起跑線上,恨不得把所有能給的都給他。』胡先生說,可有了老二之後,想法全變了,老二現在也沒上親子園,平日裡跟哥哥玩兒,幼稚園就準備在小區裡上了,小學也準備就近。

樂樂媽說,自從生活裡有了老二後,簡直就是人生觀、教育觀全部顛覆。對老二的這份淡定,也潛移默化到老大身上,樂樂媽說,現在對老大,也給他更大的個人空間,不再那麼焦慮。『獨生子女,成敗都是百分百,對孩子就會過於關注,有了老二之後,心態很自然就變了。』

大陸國家出新政:支持女性生育後重返崗位

5日公布的《中共中央大陸國務院關於實施全面兩孩政策改革完善計劃生育服務管理的決定》對全面兩孩實施後可能遇到的疑問予以進一步明確。

1、兒科醫生要加快培養

加快產科和兒科醫師、助產士及護士人才培養,合力確定服務價格,在薪酬分配等方面加大政策傾斜力度。

2、進城務工人員生育享有同城待遇

按照常住人口配置服務資源,將流動人口納入城鎮基本公共衛生和計劃生育服務範圍。鞏固完善流動人口資訊互通、服務互補、管理互動的全國『一盤棋』工作機制。

3、完善計劃生育獎勵假

依法保障女性就業、休假等合法權益,支持女性生育後重返工作崗位,鼓勵用人單位制定有利於職工平衡工作與家庭關係的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