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宋代沉船「南海一號」 出土文物14000餘件套

圖為「南海一號」挖掘現場。

目前最大的宋代沉船已出土文物14000餘件套,從中可一窺當時的陶瓷技藝和海外航運。

南海一號,帶你閱千年

根據人民日報報導,沉船,是一條人們瞭解過去的隱秘通道。數年前,宋代沉船『南海一號』成功實現整體打撈,吸引眾多目光。如今,經過發掘保護,沉箱(特製的鋼結構箱體,用來固定船體和文物)內的『南海一號』已經浮出水面,隨之揭開神秘面紗的還有古代陶瓷技術、造船技術以及海外航運的歷史。1月9日,記者走進『南海一號』保護現場,揭密沉船最新發掘成果。

沉船應屬南宋中晚期,目前共出土文物14000餘件套,其中瓷器最多

在廣東海陵島上,廣東海上絲綢之路博物館靜靜矗立在海邊。這個以安放『南海一號』宋代沉船而聞名的博物館,擔任著發掘、保護、展示研究成果的功能。

走進博物館內的水晶宮,沉箱內偌大的船體,已經清晰可見。船被橫縱隔板有序分成若干艙,每個隔艙內堆積著瓷器、漆器等文物。雖然經過近千年時光沉浮,它們的外觀、排列已不甚完整,但不難窺見昔日的榮光。

『南海一號』保護發掘專案領隊劉成基說,目前已清理完成打撈時的回填堆積和晚期海泥淤積,取得了一定收獲。隨著大量凝結物的提取,沉船左右舷板、水線甲板、隔艙板、舵承孔等已經暴露,船中桅托梁、甲板、船殼板、底板和小隔板部分顯露,船體表面殘存結構基本清晰,船板搭接等部分造船工藝比較明確。

劉成基介紹,船體殘長22.15公尺,最大船寬約9.9公尺,共有14道橫向隔艙壁板,已發現間距在0.62—2.01公尺的14個隔艙,縱向有兩列隔板,船舯部設有可倒桅,兩舷上部為多重板搭接結構,部分隔艙上部存有甲板殘留。『從已發掘暴露的船體結構和船型判斷,「南海一號」沉船是長寬比較小,安全系數高,耐波性好、裝貨量大的短肥性船型,屬於中國古代三大船型的「福船」類型,船體保存較好,存有一定的立體結構,這在以往的大陸沉船考古中較為鮮見,對於研究中國古代造船史、海外貿易史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劉成基說。

據介紹,『南海一號』是一條滿載貨物的沉船,從大陸的東南沿海港口裝貨後,在前往南亞、西亞地區進行貿易活動的途中沉沒於海底。船內現存的貨物以瓷器、鐵器為主,錢幣亦有相當數量,紙張、絲綢等有機質貨物可能已分解不存。截至2016年1月5日,總共出土文物14000餘件套、標本2575件、凝結物55噸,其中瓷器13000餘件套、金器151件套、銀器124件套、銅器170件,銅錢約17000枚以及大量動植物標本、船木等。

出土文物中最多的是瓷器。劉成基介紹:『瓷器主要是當時南方著名窯口的產品,大部分源自江西、福建和浙江。金銀銅錫和漆木器等其他發現也非常重要,金頁、銀鋌上多有店鋪名稱、重量、地名等戳記,反映了南宋時期商品經濟異常活躍,已延伸到海外貿易領域。』

劉成基說,從已發現船載貨物的時代分析,銅錢中最晚年號為南宋早期宋高宗時期(1131—1162)的『紹興元寶』款,而金頁和銀鋌銘文都與大陸國內出土的南宋時期同類貨幣一致,瓷器中的景德鎮窯青白釉嬰戲紋碗與江西出土南宋嘉泰元年(1201)『青白釉嬰戲水紋碗』 南宋中期紀年瓷相同,醬黑釉和綠釉器物的大部分為福建晉江磁灶窯土尾庵、蜘蛛山等窯址的南宋晚期產品,部分器物也與南宋晚期的『華光礁Ⅰ號』等沉船出水文物一致,據此推測該沉船年代應屬南宋中晚期(13世紀中早期)。

模擬與海底相似的水體環境,所有保護發掘工作在沉箱內完成,過程對公眾開放

在現場可以看到,所有保護發掘工作,都在沉箱內完成,置於沉箱頂部的噴淋系統,不時給文物保濕。相關工作人員介紹,這是為了防止環境巨變對文物造成不良影響。

劉成基說,『南海一號』全面保護發掘工作於2014年正式進入挖掘季,該專案既不同於水下考古作業,也有異於傳統的陸地考古,所有的發掘工作需要在沉箱內進行,根據專案需要隨時調整發掘方法,以提取最全面準確的船載資訊。

『南海一號』保護發掘專案另一位領隊孫鍵說,在發掘工作中,考古隊採取了先內後外的次序,即先清理船內文物,再從內外兩側對船本體進行加固後,再依次清理於發掘船舷外側。為使遺址環境不發生劇烈變化,減少文物損毀,滿足濕度、溫度對保護工作的需要,目前利用進排水對水位進行控制,保持沉箱外水面與發掘面的合理高差,逐步降低水位,『在對沉船發掘狀態綜合判斷並做好保護支護方案後,再逐漸開展下一步船體外部發掘,最終將沉船與沉箱分離。』孫鍵說。

據悉,『南海一號』發現於1987年,為目前大陸發現的尺寸最大的宋代沉船實物。按照『整體打撈,原址保護,就地展示』的原則,『南海一號』整體打撈工程用沉箱固定沉船船體、船載文物及其周圍淤泥,將分散、易碎的遺物一體化、一次性吊浮起運到能人為控制的新水體環境中進行科學的水下考古發掘和保護。

『南海一號』進入博物館後,被放置在一個與其原海底環境相似的水體環境中進行保護,水下考古專業人員在室內繼續對沉船遺址進行科學的發掘和保護,工作過程對公眾開放。

『整體打撈有助於最大限度獲取資訊量,最大限度回饋社會。』孫鍵說,預計船內考古發掘工作2016年將基本結束,後續還將進行船外發掘和船體支護移動,船體保護和全面展示等工作。


圖為龍泉窯系青釉菊瓣紋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