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六小齡童:為什麼都說我的孫悟空超越不了?

六小齡童飾演的孫悟空。

農曆猴年已在不遠處,說到猴,大家都會聯想到孫悟空,而說到孫悟空,總有一個名字繞不開,那就是六小齡童。最近,六小齡童講述自己猴王世家故事的微電影在網上熱傳,不少人看得熱淚盈眶,許多網友表示,六小齡童所飾演的孫悟空是自己心裡唯一的美猴王。

根據解放日報報導,在滬上書畫名家劉亨的牽線搭橋下,六小齡童接受了本報記者專訪。他說,孫悟空對於大陸人來說意義非凡,他身上承載了幾代人的熱愛。『我趕上了一個好的時代,觀眾把對孫悟空的愛轉嫁給了我。所以,藝術工作者有責任宣傳、推廣孫悟空身上蘊涵的文化意義。我演的猴,和劉亨畫的猴一樣,為什麼能受到人們的喜歡,因為都將猴人格化了,呈現渲染了其不畏艱險、明辨是非、聰明機智、疾惡如仇的形象。』

理解欣賞美猴王需要接受傳統戲曲藝術

六小齡童本名章金萊,許多人都以為他是浙江紹興人,其實,他只是祖籍紹興,實際是上海出生、上海長大的。『按照外國人的習慣,我應該算上海人,所以對於弘揚海派文化,我是很有責任的。』

猴王世家四代人一百年的歷史,紹興是起點,真正的弘揚發跡則是從上海開始。六小齡童的曾祖父章廷椿是紹興上虞的一個普通農民,自幼喜歡猴戲,被稱作『活猴章』,他的爺爺章益生則被叫做『賽活猴』,是他最早把紹興戲的一些班社帶到上海,在當時叫老閘大戲院演出,曾經名極一時。

六小齡童從上海開始學藝,他還記得小時候,下雨時在服裝公司練功,不下雨時就在人民廣場練功。他父親六齡童主演的電影《孫悟空三打白骨精》1961年由上海天馬製片廠拍攝,成為一個時代的戲曲經典。猴王世家從紹興的石板路走向大上海,從上海又走向北京的長安街,走向世界。六小齡童認為,這其實不只是自己家族的努力,而是和國家的發展、命運緊緊聯繫在一起。『要感謝先人給我們留下了豐富的文化遺產,我們又趕上了好的時代。』

在許多年輕人的心目中,六小齡童成了『孫悟空』的代名詞。『現在有那麼多年輕人不是不喜歡戲曲,而是不懂、不瞭解。』六小齡童回憶,自己去英國牛津大學講演談到中國的猴戲藝術時,問底下的年輕人喜不喜歡、看沒看過中國戲曲,台下都不聲不響,『而問到我演的孫悟空你們喜歡嗎?底下就一下子興奮起來,紛紛大喊喜歡。我告訴大家,如果我這個角色大家認可、支持,這不僅僅是我們章氏猴戲家族的成功,而是我們中國戲曲藝術的偉大,要想演活演好、理解欣賞孫悟空,必須接受傳統的戲曲藝術,不是戲劇。』六小齡童說。

上海京劇院創排『大聖戲』前給六小齡童寫了一封信,希望他能去院裡做一些指導,飾演孫悟空的嚴慶谷則很恭敬地稱他為老師。猴年全年推猴戲,上海京劇院是唯一一個,這一舉動讓六小齡童讚賞不已。『我沒見過嚴慶谷,但是在電視上看他演過,知道他是鄭派猴戲的傳人。其實,鄭派猴戲的創始者鄭法祥是比我父親早一輩的「南猴王」。猴年我的工作排得很滿,無暇前去指導,就寫了一封很長的賀信,鼓勵他努力,也一直在網上幫忙推廣。』推廣猴戲,六小齡童深感自己責任重大。『現在的年輕人不懂戲,管我叫猴戲「祖師爺」,我哪裡是祖師爺。』

要敬畏經典名著萬不可毀了孫悟空形象

1986版的《西遊記》收視率在當年達到99.8%,這是如今任何一部電視作品都不敢想像的。六小齡童說,自己是大陸最幸福的演員。儘管這部劇在當年來看並不能說完美無缺,尤其是高科技應用方面,但直到如今,這部《西遊記》仍然是人們心目中不可替代的經典,而六小齡童塑造的孫悟空形象也是至今無法超越的經典形象。

『為什麼都說我的孫悟空超越不了?因為我演的時候心裡裝的是觀眾。我會去考慮大陸男女老少觀眾心目中的孫悟空大概是什麼樣。』現在問一個想要飾演孫悟空的演員,他們大都會說超越不過六小齡童,不過,『我可以演一個我心目當中的孫悟空。』六小齡童聽了卻說,要塑造孫悟空形象,從說這句話出發就意味著失敗。『習總書記說要為人民演戲、寫戲,心裡要裝著觀眾。這種「演一個我心目中的孫悟空」的說法,說到底是心中沒有觀眾。』

2014年10月的北京文藝座談會,六小齡童是72位代表之一。對於西遊題材的文藝創作,他有許多話要講。『藝術上我們當然希望是百花齊放,但是萬變不離其宗,不論怎麼變,西遊文化的精髓和它的魂不能變。』他認為,孫悟空代表中國文化拼搏進取、樂觀向上、永不言敗的精神,應該在結合名著的基礎上去做一些合理的詮釋和改編,而不是沒有底線的誤導。『孫悟空不是章氏家族的,而是大陸的、世界的,我們應該有敬畏之心。像孫悟空這樣屬於大陸的世界級形象不多,萬萬不可毀在我們這代人手裡。』

2004年也是猴年,那一年六小齡童開始走進學校、社區免費給大家講解孫悟空和西遊文化。『因為當時有一些不負責任的媒體,過分地渲染說大陸名牌高校大學生喜歡戲說惡搞的《西遊記》,這讓我感到震驚。正好有校長邀請我去跟孩子們講《西遊記》怎麼拍的,我就借著這個機會去跟孩子們說一說。』

六小齡童走到哪裡都是一片歡呼聲,大家都歡迎自己童年的偶像『孫悟空』前來講演。『地上坐滿了一個個的「小猴子」,去哪裡都弄得像花果山一樣。』如今,他已經講了800多場,今(2016)年打算講到1000場。『我們要對下一代負責。大陸到現在,影視劇、網路沒有建立分級制,國外有成人電影、雜誌,未成年人是不能看的,但是我們的影片把孫悟空、唐僧惡搞成那樣,孩子們都看得到。所以我去講演時,才會有孩子問我,孫悟空在取經的路上有幾個女妖精朋友?家長就跟我說,現在的孩子小學就想談戀愛,說孫悟空都談戀愛了。我們在惡搞名著時,要想一想我們的少年兒童!』

學習孫大聖精神走向世界推廣西遊文化

六小齡童塑造的孫悟空不僅在大陸家喻戶曉,也為世界人民所喜愛。他被選為英中文化友好使者、全法學聯中法文化大使、日中兒童交流協會名譽會長、泰中文化藝術交流協會永遠名譽主席、越中文化體育旅遊形象大使、緬中友好文化大使……上海的六小齡童藝術館裡陳列著和各國政要、文化名人的合影,越南有位官員來到大陸,首先提出要見六小齡童,因為在越南,《西遊記》家喻戶曉,小孩子多會哼唱《敢問路在何方》。『我在越南感受到觀眾對我的愛跟在大陸完全一樣,所以我有責任要代表國家,向世界弘揚孫大聖形象的正能量。』

為了給陝西銅川六小齡童藝術館展示唐僧取經圖,六小齡童經人介紹,在上海認識了畫家劉亨,兩人因為對《西遊記》及孫悟空有著共同的觀點、解讀而一見如故。劉亨是滬上公認的畫馬高手,畫猴也是別有一工,他根據六小齡童在《西遊記》中的扮相創作了美猴王肖像,六小齡童非常喜歡。藝術都是相通的,需要雅俗共賞,先讓普通老百姓能夠看懂,然後再給內行看門道。

『我和六小齡童之間其實是兩種文化類型對孫悟空思考的殊途同歸。他是動態的,我是靜態的。他考慮的是如何輸出,我思考的則是源頭疏理。兩種類型的藝術在猴子身上產生了無盡的話題和深厚的友誼。』劉亨認為,猴年談猴旨在猴身上的人文精神,以及對現在的人文建設所起到的積極作用。

孫悟空的形象由白猿傳說演化而來,由邪而正,由醜而美。在《西遊記》中,吳承恩把孫悟空的正面形象發揮到了極致,由石猴到美猴最後成佛。透過這一變化讓我們的文化更具備了為尋找真理威武不屈、貧賤不移、富貴不淫的意志品德。現在孫悟空的形象如此備受喜愛,一是因為六小齡童表演得好,二是長久以來多少代人的理想和希望都寄放在猴子身上,沉澱到了《西遊記》等文學影視作品中,讓人從中感受到中華文化的偉大。

這些年,六小齡童一直在各地做西遊記文化宣傳,包括絲綢之路沿線的地域、國家,好像重走當年的取經之路一樣。他到過印度,發現當地人對自己很友善,對《西遊記》的人物有著感情,東南亞好多國家對孫悟空的熱愛更是根深蒂固,『把孫悟空宣傳出去,對讓外國人瞭解我們中國文化很重要。』

最近,六小齡童又接拍了中美合作的3D電影《西遊記》,第一次參加大陸題材、大陸人主演的美國電影的拍攝讓他非常自豪,儘管已經56歲,他仍然有信心把『美猴王』的形象在大銀幕上繼續下去,帶給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