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網紅女主播:常被粉絲罵哭 父母鼓勵堅持

網紅女主播。

『我不懂美,但我覺得那個女主播蠻漂亮。我不懂聲樂,但我覺得她唱歌蠻好聽。我不懂舞蹈,但是覺得她跳舞也蠻好看。我每次進房間,她都跟我問好。我每次打字她都跟我搭話。前幾天我過生日,她給我寄了小禮物,毛氈的小貓,她手好巧。若不是她,可能我這輩子都不會與白富美有所交集。為什麼看直播?我想大概是因為寂寞吧……』

根據IT時報報導,寫下上文這段話的是YY平台上某位女主播的粉絲,他給她買了1年的守護(價值1200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左右),這是一種直播間裡的虛擬禮物,是粉絲真金白銀購置,透過給自己喜歡的主播刷禮物來表示忠誠。主播從中可以得到一定比例的分成,是收入的重要來源。

在一個個10平方公尺左右的臥室裡,一群群有顏值、有身材的年輕女孩靠一個麥克風、一個網路攝影機,架起她們的明星夢,足不出戶就可以月入過萬。鏡頭那側,男人們用錢填充起貴族、爵位等虛名,只為博紅顏一笑。

『荷爾蒙經濟』成為這幾年網路直播興盛最重要的理論依據。在大陸國內主流的遊戲直播平台——戰旗TV上,每天有600萬人在11.2萬個直播間裡逗留,其中20%-30%的用戶會真金白銀地為主播們刷禮物。在戰旗TV8593萬的註冊用戶中,三線城市的用戶占比高達44.86%。直播平台的出現,讓小城鎮青年無處安放的激情有了出口。

網紅:網路暴力是第一課

最近,小孽在朋友圈曬出了一張接單圖,她推出了5份晚安陪伴影片,99元一份,不到15分鐘就被搶空了,這些令人血脈噴張的直播影片將會陪著5名粉絲入眠。

一個多月前,小孽被戰旗TV高薪收歸麾下,作為行規,她對自己的簽約費守口如瓶,只說『月薪幾萬是平常事』。小孽成名於2014年的Chinajoy,當年因『童顏巨乳』意外走紅,後被包裝成『大陸第一遊戲聲優』,曾為《鹿鼎記》遊戲裡的雙兒配音。現在,小孽每天直播3個小時,剩下的時間經營一家淘寶店,專門售賣自己設計的女裝。

從素人到主播,你經歷了多少彈幕傷害;從委屈到釋然,你被遊客罵了多少次。過了兩年多網路紅人的生活,小孽可以坦然面對所有理解和不理解的目光,她甚至對自己的父母開放了朋友圈,對於女兒的選擇,身為律師和教師的父母非常開明。

大眾往往不能理解直播睡覺、直播吃飯就能火起來的直播圈怪像,戰旗TV女主播達達曾在平台上48小時直播自己的閨房生活,因此引來巨大非議。達達對記者吐露了心聲:『被粉絲莫名其妙罵哭過好幾回,也很多次想過放棄這個工作,反倒是爸媽鼓勵我要堅持。』

對於這些女主播來說,雖然她們播出的只是自己的尋常生活,但曝光自己的隱私,承受網路的暴力,都需要很大的勇氣,堅持下去也許就可以收獲萬眾矚目的明星夢。一場大型演唱會也不過容納3萬人,而在一個小小的虛擬直播間裡,達達有十多萬粉絲用戶。對她來說,直播間就是舞台,直播就是人生,而網路暴力是這群女孩走上主播道路的第一課。

小咖:走在成為明星的路上

單玥雯是2summer的一員,2summer所在的娜妮文化是一家專門培養主播的經紀公司,公司除了給主播接廣告、接商演外,還負責培訓。

在主播文化興盛的南韓,人們稱主播為BJ(Broadcasting Jocky),他們(她們)的影響力不再局限於直播平台,更已成為SBS電視台早間新聞的採訪對象。在這些主播的背後,開始形成與娛樂圈並無太大差異的推手生態,直播平台、經紀公司、土豪玩家便是這場Show的背後推手。

大陸的主播發展之路與南韓非常類似。發展幾年後,直播平台、主播、粉絲這個三角關係漸漸被插足,主播不再是單打獨鬥的個人娛樂,而逐漸變成公司化運營。經紀公司和主播互相吸引,經紀公司將主播包裝成Showgirl、網紅、遊戲主持等角色來撈金,主播為了贏得更多的曝光機會和更多的話語權而加入經紀公司。

娜妮文化目前旗下簽了幾十名主播,由公司負責進行培訓。在一間10平方公尺的直播間裡,要想在鏡頭面前出落得完美,服裝搭配、設備調試到光線調整都是學問。很多女孩子剛入這一行時,素面朝天,不懂得網紅妝怎麼化,Cosplay的頭髮怎麼盤,所以化妝和造型是必修課。2summer是公司推出的一個女團,除了直播外,為了打響名氣,她們還要忙著排練唱歌跳舞,畢竟有一技之長才能走上夢想中的演藝道路。

然而,當你盛裝打扮,花心思準備歌曲、舞蹈、段子等豐富素材,直播了2到3個小時,進來觀看的遊客不過是個位數,往往就在這個時候,主播會開始懷疑人生。『聽說,南韓女主播直播吃飯火了,後來又有直播睡覺被王思聰打賞的,但我們都試過,發現並沒有火,這個世界基本的誠信呢?』沒說幾句,單玥雯便得走了,晚上,還有一場舞蹈排練課。

網紅女主播:常被粉絲罵哭 父母鼓勵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