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病/命運促我早交卷… 患癌女博士《枕邊書》情動網友

張白。

『命運是個不耐煩的監考老師,它一再督促我早點交卷。可我不,我會死皮賴臉地撐到最後一刻。』這樣的文字,出自一個癌症晚期病人之手。3年前,赴日讀博的張白不幸患上卵巢癌。如今,這個來自江蘇的85後女孩遠赴廣州治療,再一次站在了命運的十字路口。她的主治醫生說,張白的腫瘤已擴大到開始壓迫腸胃和腎臟,並出現嚴重感染。

根據廣州日報報導,從患病起,她在病榻堅持寫下四千言《枕邊書》,訴盡心中對愛人的不捨和對生命的依戀。這封《枕邊書》感動了無數網友。他們除了鼓勵張白,更相繼捐助了近7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希望留住這個一直與病魔抗爭、堅強聰慧的女孩。

這大半年裡一直跑醫院,車窗外的景色從櫻花開一直到楓葉紅,很快就要變成冬雪飄了吧。月初結束了2015年第八次化療,我的腦袋也終於掉毛掉成了個削皮馬鈴薯。頭髮是早就掉光了,現在連眉毛和睫毛也掉得只剩下屈指可數的幾根。看看鏡子,我連自誇『就算光頭也還是眉清目秀呢』都不能了。眉清目秀起碼要有眉吧?

四月,我的頭髮和那年的櫻花一起落了。終於,我要剪去蓄了十年的長髮,曾經你最愛的長髮。第一刀剪下的時候,好像剪的不是我的發,而是剪在了我心上,眼淚一下子就噴湧而出。你安慰我說,別哭,剃光了頭髮也還是很好看呢,你怎麼樣都美。

如果我真的不幸紅顏薄命英年早逝,我已經想好了要在葬禮上放哪首曲子,你記著,我不要普通的哀樂,難聽。遺照要選我長頭髮時候漂亮的。你叫他們來看我的時候帶點啤酒還有下酒菜。不要哭,再陪我說說話。你可以忘了我,但不要太快忘記我。你可以娶別人,但她一定不能比我愛你少。你可以來看我,但不要帶別的女孩來看我,我還是會不高興的。

我不知道愛是否可以生生世世,我只在乎這一生一世。有時我想提前了斷自己,以一種清醒的有尊嚴的方式,免得讓你看到我插滿管子大小便失禁的樣子。可我又那麼眷戀著你的溫暖。我害怕這一覺睡過去,醒來時忘了你的臉。

正是愛情的力量,讓張白一直忍受著病痛的折磨直到現在。她說:『如果有一個聲音告訴我,這一輩子你要經歷難以想像的病痛,無數焦慮、失望、離別的折磨。你還去嗎?我會如頑石般點頭,我要去。我想看看愛情的樣子。』

《枕邊書》致愛人 始終堅強勇敢

雖然病情一再惡化,但張白始終沒有放棄過。去(2015)年年初,她在病床上,寫下了一篇4000多字的文章《枕邊書》。文中一句『命運是個不耐煩的監考老師,它一再督促我早點交卷。可我不,我會死皮賴臉地撐到最後一刻』,不僅感動了萬千網友,也讓人看到了這個女孩的堅強與果敢。

在張白看來,支撐著她的全在於一個『愛』字。張白說,這篇文章之所以取名《枕邊書》,是希望送給相戀十年的枕邊愛人——她的丈夫。文章回憶了兩人從相識相戀到她生病後丈夫照顧她的點點滴滴,字裡行間盡訴她對生命與愛情的依戀。

剛剛相戀的時候,她寫道:『那時的我還梳著驕傲的馬尾,那時的你還沒有長出那麼多皺紋,那時的我們還是兩個天真的冒著傻氣的孩子,會為了一塊水果硬糖就歡天喜地。』『求婚的那一刻,她同樣銘記於心:『那一刻,我想像了一下我們很老很老的樣子。如果是你的話,生活一定不會無聊,如果是你的話,我不怕老,也不怕死。』

張白坦言,當寫到自己因為化療而剃頭髮時,她一度淚水決堤,『我的長髮留了10年,很長很長了,他一直都說特別喜歡我及腰的長髮。』然而,當她剃成光頭,丈夫依然笑著說:『原來你短髮更美。』

網友捐款6.8萬元
她仍站在生死邊緣

張白說,寫完《枕邊書》後,她將文章發表在自己的部落格上,卻意外地引來無數網友的祝福與鼓勵。在文章下的留言板,有網友寫道:『看了文章,才知道有這麼一位勇敢的女孩在異國,為自己為愛自己的人,與病魔抗衡著。只想說,女孩加油!不為別的,只為能健康地看看這美好的世界。健康地去溫暖身邊想要溫暖的人。』

上千名網友的祝福,她幾乎每一個都不會錯過地閱讀。同時,身邊的家人也給了她莫大的鼓勵。張白的父親張學農在江蘇老家是一名普通的中學教師。自從女兒生病後,他幾乎花光家中的所有積蓄。『現在每個月一發工資,第一時間就是給女兒湊醫藥費。』

為了幫女兒籌集醫藥費,張學農將女兒的病情和文章發表在當地的網路論壇上,網友們紛紛慷慨解囊。截至1月11日,他共收到了300多名網友捐獻的6.8萬元。『很感謝這麼多網友的愛心和信任,這對我們一家來說真的是雪中送炭。』

然而,目前比錢更加讓人心焦的是,張白的病情一再惡化。張白的主治醫生王峰告訴記者,目前張白已經是卵巢癌晚期,不僅腫瘤壓迫到腸道,導致她難以進食,只能依靠靜脈注射營養,而且腎臟內也出現積水,並有嚴重的發炎化膿感染。如果腫瘤進一步轉移,壓迫到肺部,甚至會導致張白無法自主呼吸。

目前,對張白而言,或許只有一條路就是做手術,然而由於她已經出現嚴重感染,手術的風險極大,張白甚至有死在手術台上的風險。『我們明白手術的風險,所以也有些手足無措。』但張父坦言,只要女兒有一線生的希望,他們都不會放棄。

《枕邊書》節選
赴日本讀博士 突然患卵巢癌

12日下午,記者在廣州復大腫瘤醫院看到了病床上的女博士生張白。雖然長久的病痛已經將她折磨得消瘦不堪,但她說話的時候,卻始終保持著淡淡的笑意。張白出生於1986年,是江蘇新沂人。在父母眼裡,女兒一直是兩老的驕傲。

2012年年底,張白前往日本讀博士。一同前往的還有她的新婚丈夫。在所有人眼裡,這是他們幸福的開始。沒想到,2013年初的一天晚上,張白突然腹部劇痛不止,結果被診斷為卵巢癌三期,必須儘快進行切除手術和化療。當時,張白還沒滿27歲,還沒來得及做母親就必須切除卵巢,這對一個女孩來說已是不幸。更令人心碎的是,原本以為手術順利結束,她的所有苦楚得以就此終結。沒想到僅僅半年後,癌症就復發了。

這一次,病魔來得更加兇狠,日本的醫生告訴張白,癌細胞已經擴散到肝和肺。雖然,此後張白一直進行化療,但腫瘤也無可抑制地瘋狂長大,其間,她兩度出現抗藥性,只能一再換藥治療。直到2015年年底,隨著腫瘤已經開始壓迫到腸胃和腎臟,並且出現了感染。張白的父親決定帶她回大陸到廣州治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