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女白領微信很多人點讚 想找個吃飯的人卻很難

坐在一起的情侶沒有交流,各玩各的手機。

打十個百個電話,也比不上陪父母吃頓飯;群裡聊得再熟,也比不上見面一次握手或一個擁抱……13日,本報報導了有一種現象,叫『現代交流症』。有讀者歸納了『現代交流症』的一大表現是——『朋友圈裡大家情意綿綿,現實生活中卻很少相見』。這個現象,你有嗎?

這些故事就在身邊
每條微信很多人點讚
想找個吃飯的人卻很難

根據中國寧波網報導,1986年出生的金小姐在高新區一家網路企業做白領。年近30,還沒對象,家裡人催得緊。金小姐說,每天單位、單身公寓兩點一線,社交圈實在太窄。別說找個男的約會、燭光晚餐,現實中想找個吃晚飯的人都很難,『在寧波沒什麼朋友,同事下班後大家都匆忙回家,也沒多少交集。很多時候,都是一個人在家吃著外賣的晚飯,一邊刷著朋友圈。』

和現實生活中的『寂寥』相比,金小姐的朋友圈卻很熱鬧。她每天花很多時間在兩個微信上,上班路上、晚飯時、睡前、上廁所時都忙著刷微信,發美顏自拍,發心靈雞湯,發生活狀態。

最近流行的微信統計顯示,金小姐2015年每天平均發11條微信,自拍照一般有兩條。每條微信幾乎都至少有幾十個人點讚。『好像習慣了和人在網上聊。網上的自己轉轉雞湯,發發購物的戰利品,旅遊照,無憂無慮。PS過的照片,看著也挺白富美的,點讚的人很多。現實中,朋友卻很少。』金小姐說。

和老婆睡同一張床
經常在她微信裡留言晚安

薛先生是記者的一個朋友。他和妻子都是80後,感情很好。10年前異地戀時,網路不方便,兩個人經常坐火車橫跨大半個大陸見面。現在,薛先生發現,兩個人感情仍然很好:『和老婆睡一個雙人枕上,卻經常在她微信裡留言晚安。』

打從2014年初換了蘋果手機,薛先生和妻子就有了睡前玩手機的習慣。晚上關燈後,兩個人在被窩裡背靠背玩手機。『看段子,看公眾號,再是刷朋友圈,刷微博。經常所有更新都看完了。最後一條是我老婆發的,諸如晚安、好夢,再配幾張美圖,這是她的習慣。我就在下面留言,晚安,好夢。』當然,有時候妻子會先留言。

為什麼會這樣?『習慣吧,也是懶,發個晚安的表情符號方便。』薛先生覺得『這是件很小也很可悲的事情』,元旦時,和妻子相約戒掉睡前玩手機的習慣。可是,到現在都沒改過來。

參加家裡長輩壽宴
忙著拍照發微信點讚

這個故事發生在記者本人身上。元旦時參加家裡長輩的壽宴。開席前,長輩拿了個筐子要大家把手機都放進去。想起上次聚餐,除了長輩不玩手機外,幾乎每個人都在玩手機。等菜的時候玩,上菜後拍菜照發朋友圈,吃飯的時候也隔三岔五地拍。特別是吹蠟燭時,每個人都忙著拍,忙著發微信。一會兒工夫,朋友圈裡都是『奶奶79大壽』『外婆壽比南山』,然後忙著回覆朋友的祝福,甚至忙著為同桌飯友的微信點讚。結果,長輩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元旦的這次壽宴,沒有人玩手機。一開始,還多少有點不習慣。可是,兩個小時下來,大家說說笑笑,聊天祝酒,倒覺得比上次更暢快。而記者的表叔感慨:『這才像在一張桌子上吃飯,不是一個朋友圈裡吃飯。』


玩手機成為小朋友的重要娛樂方式。


校園裡,中學生邊走路邊看手機。


餐桌上人手一個手機,忽視了面對面的交流。

心理專家分析原因
網上的我 才是我想讓你看的我

『為什麼很多人往往沉醉於網路上和人交流,卻疏忽了現實生活中的人際交流。從心理學上說,一個重要原因是,網上的我,才是我想讓你看到的我,才是我內心想成為的我。』寧波人和心理諮詢中心主任虞蓉蓉一語中的。

虞蓉蓉說,幾乎每個人都會自覺或不自覺地在網上塑造一個『新的我』,一個『想讓別人看到的樣子』。比如,一個性格急躁的人,會在網上塑造出『人淡如菊,現世安好』的性情來;比如,一個長相普通的女孩子,往往會喜歡發漂亮的自拍照。

虞蓉蓉說,有些人會過度迷戀自己在網上塑造的形象,會花很多時間精力去經營維護這個形象,會和喜歡這個形象的人去互動交流,『甚至,會因為這個形象和現實的形象有反差,有裂縫;因為網上的評價、圈子和現實中有差距,而越來越逃避真切的人際交流。』

一句留言『我愛你』
比現實中要省力得多

『還有個原因是,省力。像例子中的丈夫,在微信裡和妻子說晚安,只要打兩個字,或者發個表情。如果他要在現實生活中親口說的話,要轉身、可能要把妻子摟在懷裡,要調動眼神、語氣,要含情脈脈。怎麼都不及發個表情來得省力。』虞蓉蓉說,交流其實是件需要精力的事。

她打了比方,在網上留言一句『我愛你』,對看的人、說的人,都很省力。在現實生活中,要這樣說,雙方都要調動聽覺、視覺、肢體去表達,去感受。

而且,網路交流可以是非即時性的,想回應了再去回應。現實交流中,卻要及時做出反應,這些都要用精力。『時間長了,有些人就會傾向於用省力的網路交流代替更耗費精力的現實交流。這也是一個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