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有光111歲壽辰 跨界跨得如此任性的漢語拼音之父

周有光。

周有光面色紅潤,鶴髮童顏,甚至長出了黑髮;他起居定時,飲食清淡,愛吃麵包飲紅茶;他堅持讀書,筆耕不輟,用電子打字機寫作。13日是周有光先生的111歲壽辰,回顧他的一生,簡直是教科書級別的精彩,他把一生活成了傳奇……

他是『漢語拼音之父』

根據人民網報導,周有光曾參與設計漢語拼音方案,主導建立漢語拼音體系,被譽為『漢語拼音之父』。1954年,因為之前已發表、出版過一些關於拼音和文字改革的論文和書籍,周有光被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邀請擔任漢語拼音方案委員會委員。1955年,周有光提出普及普通話的兩項標準,並提出漢語拼音方案三原則:拉丁化、音素化、口語化。

1958年2月,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透過了漢語拼音方案決議,同年,漢語拼音成為全國小學的必修課。周有光在北京大學等高校講授漢字改革課程,其講義《漢字改革概論》系統、全面地總結了三百餘年漢語拼音字母的演進史和大陸人自創拼音字母的歷程。

1982年,經周有光的努力,促成國際投票透過漢語拼音方案為拼寫漢語的國際標準(ISO7098)。他從上世紀五十年代開始主編《漢語拼音辭彙》,成為電腦中文詞庫基礎。

他是跨界跨得很『任性』的學霸

周老一生跨越了晚清、北洋、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四個時代,經濟、語言、文化三個領域。他早年西裝革履搞經濟,49歲後奉命研究創制漢語拼音,百歲後仍堅持讀書寫作,成為公共知識份子。

周有光1906年1月13日出生於江蘇常州,1923年進入上海聖約翰大學主修經濟和語言學,1925年轉入光華大學學習。1927年從光華大學畢業後,先後任教於光華大學、江蘇教育學院等校。1933年至1935年赴日本留學。1935年回國,任職於江蘇銀行、新華銀行。1946年由新華銀行駐派美國紐約工作。1949年回國,擔任復旦大學和上海財經大學教授。49歲後,周有光開始與語言打交道。1955年,周有光奉命到北京,進入大陸文字改革委員會,研究創制漢語拼音,被稱作『大陸漢語拼音之父』。退休後,周老廣泛探討公眾問題,成為公共知識份子。2005年,已經100歲的周老出版了《百歲新稿》。


年輕時的周有光。

他是愛因斯坦的『陪聊』

愛因斯坦和周有光?乍聽到這兩個名字,你可能不會把兩人聯繫起來。事實總是會讓你大吃一驚,他們見過兩次,周有光是極少見的和愛因斯坦聊過天的大陸人。

『打完仗,何廉到美國,我也到美國,他到普林斯頓大學做研究教授,愛因斯坦也在普林斯頓大學做研究教授。他跟我說:「愛因斯坦現在空閒得不得了,想找人聊天,你高興跟他聊天嗎?」我說:「當然很高興。」這樣就兩次去訪問愛因斯坦。我們是一般的談話,當時的國際形勢,當時美國發生的情況,隨便講講。為什麼我會把這個事情忘掉呢?因為談話內容沒有特點。這是一個遺憾的事情。也不可能有特點,因為他的研究方向跟我不一樣。

我跟愛因斯坦談過兩次,只是隨便的聊天,沒有學術性的,所以我就不放在心上。愛因斯坦的學術我不懂,我的專業跟他又不一樣,就是普通的朋友。小輩就說:「你多少年都不講愛因斯坦的事情。」我說:「我忘掉了。」見愛因斯坦可能是1947年。

愛因斯坦的物理學我一竅不通。我的印象就是他的人非常好,生活也很隨便。我們在銀行界,穿衣服都很講究,他在大學裡,大學的風氣跟銀行不一樣,大學教授穿衣服馬馬虎虎的,他穿的衣服還沒有我講究。他沒有一點脾氣和架子,給我的印象非常好,我們侃侃而談,沒有任何架子。他不是講話滔滔不絕的人。』——引自《周有光百歲口述》

他是沈從文的連襟,張允和的丈夫

周有光和文學大家沈從文是一對連襟。周有光娶了張允和,沈從文娶了張兆和,葉聖陶曾說『九如巷張家的四個才女,誰娶了她們都會幸福一輩子』,這或許正是他們的寫照。

張允和是安徽合肥人,長於蘇州,是當代著名昆曲研究家,也是著名的『張家四姐妹』中的『二姐』。周有光說,『我跟她從做朋友到戀愛到結婚,可以說是很自然,也很巧,起初都在蘇州,我到上海讀書,她後來也到上海讀書。後來更巧的是我到杭州,她也到杭州。常在一起,慢慢地、慢慢地自然地發展,不是像現在「衝擊式」的戀愛,我們是「流水式」的戀愛,不是大風大浪的戀愛。』

周老還在書中說,『結婚前,我寫信告訴她,說我很窮,恐怕不能給你幸福。她說幸福要自己求得,女人要獨立,女人不依靠男人。她當時的思想也比較開明。』談到婚後生活,周老說,『的確,我們的婚姻生活是很和諧的。

到了北京,一直到我老伴去世,我們每天上午10點鐘喝茶,有的時候也喝咖啡,吃一點小點心。喝茶的時候,我們兩個「舉杯齊眉」,這當然是有一點好玩,更是雙方互相敬重的一種表達。下午三四點鐘,我們又喝茶,又「舉杯齊眉」。有朋友來家裡特別是記者,看到我們「舉杯齊眉」,都覺得有趣得不得了。』直到2002年8月14日張允和去世,二人都感情和諧,這種流水潺潺的戀愛也許正是二人相守相伴七十多年的原因吧。


右二為沈從文。

2015年2月份,周老住院,三個多月時間內,幾次被下達病危通知書。但最終還是挺過來了。13日是周老的111歲壽辰,我們也在此祝願周老身體永健康,快樂永相伴!


二老的感情羨煞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