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大冰:我不靠寫作吃飯 不看重版稅或稿費多少

大冰的「江湖」地位,是時間積累出來的。

『我講的是江湖故事,有別於其他暢銷書,我不寫都市言情。之所以寫江湖故事是因為這麼多年同時幹了很多工作,延展出朋友圈子,發掘、積累了很多精彩的江湖人物故事,再用真實筆觸寫出來。這個過程幾乎類似於漫長的田野調查,時間跨度15年。另外我不靠寫作吃飯,版稅或稿費多少,不是我看重的,我看重的是與讀者能建立一種心靈交流。』自2013年迄今,大冰先後推出《他們最幸福》、《乖,摸摸頭》和《阿彌陀佛麼麼噠》三本故事集,總銷量達到三百多萬冊。

根據華西都市報報導,大冰身份多元,除了是某衛視主持人,廣為人知的身份還有『野生作家』、酒吧老闆、資深背包客等等。大冰說:『拿起話筒是主持人,拿起吉他是歌手,拿起筆是作者,拿起酒瓶就只是個酒吧老闆,每一個世界都是獨立的。多元世界平行生活,在哪個世界就扮演好哪個世界的角色。』

讀過大冰的江湖故事,可以體會他的確有自己講故事的一套寫作方法。比如有節奏感、畫面感,容易引起年輕人共鳴。大冰說,在出版第一本書前,他沒有發表過文章,『我學美術專業,風景油畫畫了十幾年,而且我做民謠音樂做了十幾年。藝術是相通的,當下我的文字雖不能稱為藝術,但很多藝術背後的基本審美是相通的。』跟很多寫而優則導的作者一樣,大冰的書也要被拍成電影了,而且還是親自當導演,『電影是今(2016)年底明(2017)年初啟動,對,是我當導演。』

對話實錄

華西都市報:你的書出現在很多暢銷榜單上,其中在亞馬遜中國提供的年度暢銷總榜單上,超過了《狼圖騰》、《平凡的世界》,感受如何?
大冰:當然這是對我的一種肯定,值得高興。但是榮譽對我的內心,已經沒有太大的影響 。我的心態很平衡。我有好幾種掙錢的工作方式,所以我不靠寫書吃飯,不靠版稅安家立命 ,所以我的寫作很自由。

華西都市報:讓您自己總結,您覺得您的書的什麼特色吸引了讀者?
大冰:最大的特色就是,跟那些寫都市情感故事的書不一樣,我寫的不是情感故事,我寫的江湖故事,都是真實的。要麼是我自己經歷的,要麼是我目睹身邊朋友的事情。我書裡出現的人都是真人,讀者在現實中都能對上號。

華西都市報:如果一直寫真實的人或事,會不會擔心故事寫完了?
大冰:肯定不會有這個擔心。過去十幾年,我做過很多事情,走過很多地方,見識到很多精彩的人,結交了很多浪蕩江湖,曾和我的人生軌跡交叉重疊的朋友。清點我現在的素材庫,已經儲備了 300多個可寫的人的故事。以前我頂多寫了十分之一。況且,我還在繼續生活,繼續遇見精彩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