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投行啟航 十大看點

這是位於北京金融街的亞投行總部大樓前的紀念石碑。 1月17日,坐落於北京金融街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總部大樓正式投入使用。

歷經兩年多籌備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正式開業運營。面對亞洲基礎設施融資的廣闊『藍海』,即將啟航的亞投行未來如何把握航向?貸款第一站將停靠何處?何時招納新會員?

根據新華網報導,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採訪亞投行新當選的首屆理事會主席、大陸財政部部長樓繼偉,亞投行大陸副理事、財政部副部長史耀斌,首任行長金立群,權威解讀亞投行啟航十大看點。

看點一 亞投行如何構建治理結構?

16日至18日,亞投行除了舉行開業儀式,還有一項重要任務是分別舉行理事會和董事會成立大會,構建完善亞投行的治理結構。樓繼偉介紹,亞投行設立了理事會、董事會和管理層三層管理架構。其中,理事會為最高決策機構,由各創始成員國財長組成,並根據《亞投行協定》授予董事會和管理層一定權力。

董事會負責指導銀行的總體業務,由12名董事組成,將分別來自9個域內成員選區和3個域外成員選區。大陸作為第一大股東國,擁有單獨選區。

管理層則是由行長、副行長、首席運營官等組成的專業團隊,負責亞投行日常運營的具體工作。目前,亞投行副行長等重要職位競爭激烈。金立群表示,儘管和印度、俄羅斯、南韓等大股東合作非常重要,亞投行也不會忽視與小股東合作的重要性,將確保由專業能力符合標準並對亞投行作出貢獻的人擔任這些高級職務。

看點二 千億美元法定股本已認購多少?

亞投行正式開張了,原先承諾的1000億美元法定股本是否都已被認購?樓繼偉說,1000億美元法定股本並非都需要繳納,分為實繳股本和待繳股本,其中實繳股本為200億美元,待繳股本為800億美元。域內外成員認繳股本在75:25範圍內參照GDP比重進行分配,並尊重各國的認繳意願。經理事會同意後,亞投行可增加法定股本及下調域內成員出資比例,但域內成員出資比例不得低於70%。

史耀斌透露,目前,由於個別國家未足額認繳按其GDP占比分配的法定股本,亞投行總認繳股本為981.514億美元,剩餘18.486億美元為未分配股本。

看點三 每個創始成員國擁有多大投票權?

那麼多國家爭相加入亞投行,其實最看重的就是投票權。樓繼偉介紹,亞投行的總投票權由股份投票權、基本投票權以及創始成員享有的創始成員投票權組成。

每個成員的股份投票權等於其持有的亞投行股份數;基本投票權占總投票權的12%,由全體成員(包括創始成員和今後加入的普通成員)平均分配;每個創始成員同時擁有600票創始成員投票權;基本投票權和創始成員投票權占總投票權的比重約為15%。

按照上述規則計算,中方認繳股本為297.804億美元,占總認繳股本的30.34%,現階段為亞投行第一大股東。大陸投票權占總投票權的26.06%,也是現階段投票權占比最高的國家。

史耀斌說,自2015年3月31日(即亞投行意向創始成員申請截止日)以來,尚無新的成員加入亞投行,所以沒有觸發股本及投票權的調整。『截至目前,包括大陸在內的各意向創始成員的股本及投票權均未發生變化。以後,隨著新成員的不斷加入,中方和其他創始成員的股份和投票權比例均有可能被逐步稀釋。』他說。

看點四 創始成員與普通成員權益有何不同?

根據《亞投行協定》,亞投行成立後將繼續吸收新成員。史耀斌強調,創始成員與新(普通)成員的區別主要有三點:

一是創始成員參與亞投行籌建過程,特別是《亞投行協定》的談判和磋商,而新成員需接受上述經由理事會決定的加入條件,才能成為亞投行的成員;

二是每個創始成員均享有600票創始成員投票權,新成員則沒有;

三是在理事提名董事並進行投票、董事任命副董事時,創始成員享有優先權,即每個創始成員均有權在其選區內永久擔任或輪流擔任董事或副董事。

除此之外,新成員在參與亞投行治理、重大事項決策等方面與創始成員所享有的權利、責任和義務相同。

看點五 亞投行是否向台灣、美國、日本等敞開大門?

史耀斌表示,亞投行始終堅持以『開放、包容』的原則吸收新成員,成員資格向國際復興開發銀行和亞洲開發銀行成員開放。但由於部分成員國仍在批准協定過程中,因此需待絕大部分創始成員批准協定後再共同商討確定。『亞投行成立後,新成員的加入請求應提交給亞投行管理層,並由管理層根據董事會批准的新成員加入程序來辦理相關申請。』他說。

對於亞投行大門是否對美國和日本敞開,金立群表示,亞投行的大門是敞開的,並將繼續敞開。在回答臺灣將以何種方式加入亞投行的問題時,金立群強調將遵照《亞投行協定》『成員資格』一章的規定執行。

看點六 亞投行運營中如何杜絕腐敗?

金立群表示,亞投行的核心價值觀是『精幹、廉潔和綠色』,對腐敗零容忍。為此,亞投行會成立一個內審部門,直接向董事會進行彙報。

金立群表示,亞投行將『毫不妥協』地確保監督機制的有效實施,『我們有信心向世界承諾,我們說到做到,我們能夠實現把亞投行建成具有21世紀先進治理理念的多邊金融機構的目標。』

看點七 亞投行專案是否會使用人民幣結算?

金立群說,作為一個多邊開發機構,考慮到現行的國際金融系統,亞投行將使用英語作為工作語言、美元作為結算貨幣,但從國際市場融資時,亞投行也將籌集以美元、歐元、人民幣和其他貨幣計價的資本,以便更好地為成員服務。他表示,亞投行發放的貸款將以美元計價。

金立群還表示,亞投行將與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和歐洲復興開發銀行等機構合作,聯手為專案提供融資。

看點八 大陸5000萬美元援助資金如何使用?

亞投行的開業儀式上,大陸作為亞投行倡議方承諾,除按期繳納股本金外,將向亞投行即將設立的專案準備特別基金出資5000萬美元,用於支持欠發達成員國開展基礎設施專案準備。

為何要設立專案準備特別基金?金立群說,亞投行與現有國際多邊開發機構的一處不同就是沒有軟貸款供給窗口。由於一些欠發達國家和地區在基礎設施建設的能力建設、專案準備等方面需要幫助,專案準備特別基金將在這些方面提供支持。

金立群表示,亞投行感謝大陸政府以及南韓政府為專案準備特別基金提供支持,這些資金將用於幫助欠發達國家專案運營、技術援助和人員培訓。『亞投行將用好基金的每一分錢,確保欠發達國家從中受益,也相信未來亞投行會吸引到來自更多國家這方面的資金支持。』金立群說。

看點九 未來如何處理好與現有多邊金融機構關係?

史耀斌說,在亞洲基礎設施融資需求巨大的情況下,由於定位和業務重點不同,亞投行與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等現有多邊開發銀行是互補而非競爭關係。

『從歷史經驗看,包括亞洲開發銀行和歐洲復興開發銀行在內的區域性多邊開發銀行的設立,不僅沒有削弱世界銀行等已有多邊開發銀行的影響力,而是增強了多邊開發性金融的整體力量,更有力地推動了全球經濟的發展。』史耀斌表示,大陸將一如既往地支持現有多邊開發銀行,並將推動亞投行與現有多邊開發銀行合作,相互補充,共同促進亞洲經濟持續穩定發展。亞投行成立後,將透過聯合融資、知識共用、人員交流等方式加強與現有多邊開發銀行的合作。

看點十 亞投行與金磚開發銀行、絲路基金是什麼關係?

亞投行、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和絲路基金都是大陸政府從國家戰略全域出發共同推進的工作,三者間的關係備受關注。史耀斌說,三者雖然都有政府出資,但機構性質不同,也不影響各自獨立運作。同時,三者錯位發展,各有側重。

亞投行和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是多邊開發機構,遵循多邊程序和規則。亞投行側重於亞洲地區的基礎設施投資建設,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則主要是為金磚國家及其他新興和發展中經濟體的基礎設施和可持續發展專案動員資源。絲路基金主要是大陸有關機構出資成立的中長期開發投資基金,服務於大陸『一帶一路』戰略,其融資管道、運營模式、管理方式等與多邊開發機構也有較大的不同。

『考慮到全球巨大的基礎設施融資需求,三者之間是互補合作關係,今後將透過加強合作,促進全球和亞洲基礎設施建設和互聯互通,為推動全球和區域發展共同努力。』史耀斌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