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大陸中紀委排除的「黨內重大政治隱患」?

王岐山。

大陸中紀委六次全會結束了。

根據俠客島報導,不說廢話,島叔直接說重點。

一、形勢判斷

對比歷次全會的公報、以及習近平在歷次全會上的講話,可以發現,今(2016)年,中央對反腐的形勢判斷有了變化。

具體說來,就是從『嚴峻複雜』變成了『壓倒性態勢正在形成』;但同樣,即使是已經開始形成壓倒性的態勢,反腐同樣『長期』、『艱巨』、『永遠在路上』。

什麼是『壓倒性態勢』?在俠客島看來,就是力量的對比發生了變化:之前對抗反腐、阻撓反腐的力量已經或正在被消除、至少已經沒有還手之力,反腐的態勢已經不可逆。

下這個判斷,是有資料支撐的。
二、反腐三年

很多人注意到了,這次大陸全會和以往有一項顯著不同:在過去,每次全會都是回顧上一年度的工作,但這一次,首先就是給過去三年下總體評判。

這三年反腐、抓作風,中紀委主要做的工作大家都知道:打老虎、執行八項規定、巡視、追逃。如果我們把這2013、2014、2015年的資料放在一起看,會有非常明晰的感受。

在查處違反八項規定問題方面,2013年,查處問題2.5萬起,處理3萬人;2014,查處5.3萬起,處理7.2萬人;2015前11個月,查處3.2萬起,處理4.3萬人——加在一起,一共查處了11萬起此類案件,處理了14.5萬人,其中包括至少10名省部級、639名廳局級、6448縣處級;

而2015年中紀委網站新開的『查處群眾身邊的」四風」和腐敗』,僅過去一年,大陸全國就查處問題8萬起,處理9.1萬人。

打老虎的態勢呢?在幹部的最核心層級——中管幹部中,2013年,查處31人;2014年,38人;2015年,37人——這還只是落馬的,不包括被紀律處分的中管幹部。

巡視,到2014年,完成了對31個省區市和新疆建設兵團的巡視;到2015年,對中管央企、金融單位的巡視也已經結束——這意味著,在中央確定的五大巡視板塊(地方、中管央企、金融單位、中央和國家機關、事業單位)中,已經有三塊完成,剩下的2個,也會在十九大之前完成。

追逃方面,2014年,追回來500多人,追贓30多億;2015年前11個月,追回了863人,平均每天追回來2.58個人。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1-11月,追回來的黨員和國家工作人員有196人,新增外逃人員20餘人,追回來的首次超過了跑出去的。


圖片來源:人民網。

換句話說,把上面這些數字,和相應的整體數字(全國幹部總數、各級領導幹部數量等)進行對比,就可以一目了然地知道,中央對中紀委過去三年高效工作的肯定並非虛言。

支撐『壓倒性態勢』的還不僅是數字,更有隊伍和機制方面的支撐。大陸全國紀檢監察機關精簡了機構,查處了自身隊伍中的違紀違法分子(僅2014年就查處了1575人);出台了全新的《廉潔自律準則》和《紀律處分條例》;工作重心則從『查案』轉移到『執紀』,辦案效率也提高了。

三、獨特表述

同樣值得注意的是,公報中出現了一個此前從未有過的表述:對周永康、令計劃等人的查處,『消除了黨內重大政治隱患』。此前黨內隱患的表述並不鮮見,在表述腐敗、四風、執政能力不足等問題時時有出現。但把『重大政治隱患』和具體的個人聯繫起來,則非常少見。直白說吧,這也是支撐『壓倒性態勢正在形成』論斷的論據之一。

之所以如此的表述,是因為在習近平之前的講話中,這些人『有的政治野心膨脹,為了一己私利或者小團體的利益,背著黨組織搞政治陰謀活動,搞破壞分裂黨的政治勾當』。清除這些人,實際上清楚的就是黨內的團團夥夥、小山頭。

四、基層延伸

中紀委對今年工作重點有幾點部署。但在島叔眼中,最值得關注的是這一點:『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基層延伸。對基層貪腐以及執法不公等問題,要認真糾正和嚴肅查處,維護群眾切身利益,讓群眾更多感受到反腐倡廉的實際成果。』

換句話說,中共的反腐是層層推進的:打老虎,形成震懾;推巡視,全面覆蓋;抓作風,糾小事小節;抓外逃,堵住後路;改革紀檢工作體制,從查案到執紀;設立規章制度,固化已有做法。

這幾點已經做好的時候,壓力的傳導就開始向下延伸了——讓群眾實在感受到成果。老虎隔太遠,蒼蠅天天在耳邊,這事兒解決好了,普通民眾對反腐執紀的認可就會上一個台階。事實上,中紀委2015年給出的資料已經開始說明問題。

上面說到,中紀委新開設了『查處群眾身邊的」四風」和腐敗問題』專欄。在這個專欄中,中紀委官網曝光了1355人,其中就包括了村(居委會)幹部776人,超過半數;其中,村、居委會一級的黨支書、主任,占比也超過了半數。

為什麼這麼搞?從現實來看,查處的這些人中,涉及基層民生的腐敗案件就有57%,包括土地徵收流轉、扶貧救濟、低保醫保、惠農補貼等,直接影響到基層民眾的認可和信任;而包括生冷硬推、吃拿卡要、欺壓百姓、違規收費收紅包等,加起來也超過30%。


以上二圖來源:中紀委官網。

如果說對於高級領導幹部的查處,可以在黨內消除改革的政治阻力、肅清官場整體生態的話,那麼對基層腐敗的處理成效,將直接關係到這一場戰爭能否走向真正的『壓倒性勝利』。

五、趨勢:極極少數

有獨特表述,就有共同表述。和上一次全會公報相比,這次會議重申了,反腐要『不刮風,不搞運動、不是一陣子,踩著不變的步伐』。

在中紀委看來,答案的邏輯是:減少存量、控制增量。已有的問題先解決著,同時控制新的問題發生。在這個基礎上,逐漸把問題化解在早、化解在小——否則的話,『今天好同志、明天階下囚』的畸形生態就沒法徹底改觀。怎麼做到這一點呢?這就涉及到紀委監督執紀形態的變化,這一點此前島叔就寫文分析過。

按照以往的思路,紀委就是查案子的,職責就在此;但未來的趨勢是,紀委要和司法隔離,不當黨內公檢法,直接查有沒有違紀,發現違紀線索了,迅速移交司法機關;長此以往,紀委的『查違紀』功能完全實現之後,必然會出現一個比例的變化:日常組織生活規範化之後(如民主生活會),『紅臉出汗』是常態,早點糾正;黨紀輕處分、組織調整成為查處中的大多數(小問題就處分,早點消滅苗頭);如果這兩點能做到了,那麼帶來的必然結果就是『重大職務調整的是少數』、『嚴重違紀涉嫌違法立案審查的只是極極少數』。如島叔此前文章說到的那樣,這是一個理想形態分布。要做到這一點,還有很多的工作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