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大陸/大陸最美的禪意小鎮 苦等5年終於對外開放

拈花灣。

位於無錫靈山的太湖之濱,有一個叫拈花灣的靈山小鎮,這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石一葉,一門一窗,一桌一燈,一杯一盞,乃至鳥叫蛙鳴,彩雲薄霧,燭光暗香,晨鐘暮鼓,漁火晚唱,無處不是禪意,無處不是生活。

根據悅住報導,拈花灣,取名自佛教中佛祖拈花一笑的典故,昭示著佛祖對禪的參悟。坐落於太湖邊的拈花灣,其外形就如同佛祖手指拈花,所以小鎮的景觀無不透露出東方的『禪境』。

茅草屋頂的故事
會呼吸的禪意建築

居所最講究的就是靜中有動,所以拈花灣的小鎮景觀都要符合『會呼吸的』原則,就像這一切所有的物體不是搬來的,而是像自然生長出來的一樣。

為了讓苫廬屋頂最大程度達到自然禪意的效果,他們從江蘇、浙江、福建、江西、東北甚至印度尼西亞的峇里島等地方選擇了二十多種天然材料,同時將能夠找到的最好仿製品拿來,放在一起進行日曬雨淋等各種手段的反覆試驗比對。

一個小小的茅草屋頂,整合了十八家專業機構和企業的資源與力量,前前後後『折騰』了十三個月的時間。

竹籬笆的故事
大巧若拙重劍無鋒

原本最簡單的庭院竹籬笆,在拈花灣卻演變成最複雜的工程。經過數月的嘗試,換了好幾個施工隊伍,竹籬笆就是難以令人滿意。浙江安吉、江蘇宜興、江西宜春……許多大陸國內著名毛竹產地的工匠都來試過了,空靈的禪意、藝術的質感、天然的美感、竹製品的韻律感、建築需要的功能性……綜合大家的力量,也不能做到全部兼顧。

而主事者堅持一定要達到最好、最全面的效果,於是將視線放大到國外和東瀛,尋找大匠來指導。幾番苦苦尋覓,終於在國外找到兩位七十多歲的匠師。他們做竹籬笆已經三十多年,一輩子只專注做這一件事,還是竹籬笆『非遺』傳人。主事者花了十萬元人民幣將兩位老先生請到拈花灣,手把手教自己編竹籬笆。

選竹、分竹、烘竹、排竹,編織手法、竹節排布技巧、結繩技法……竹籬笆在拈花灣不僅成為一個藝術創作,也是一個浩大的系統工程,光打結的麻繩就選了三十多種、十幾種技法。

老先生教大家打蝴蝶結就用去半天的時間。主事者認為,僅僅學會還不夠,還要把這些工藝標準化,牢牢地烙印在大家的心裡,確保這裡的每一尺竹籬笆都達到完美的水準。

於是,又經過一百多天的反覆操練、印證、強化、完善,形成絲毫也不准走樣的標準流程。後來,人們在拈花灣竹籬笆建造標準流程表看到一組令人驚訝的數字:這裡的竹籬笆搭建,共需使用二十九種標準工具。普通竹籬笆建造有二十九道標準工序,竹絲竹籬笆有四十三道標準工序。

苔蘚的故事
最不起眼的往往是最重要的

分布於拈花灣庭院、池邊、溪畔、樹下的苔蘚,或許是最不起眼的,卻是營造禪意最重要的因素之一。苔蘚受空氣、陽光、水分、土壤酸性等多種因素影響,很難大面積移植成活。上海世博會雖有推薦,但是大陸國內尚無成功先例。這也注定拈花灣的苔蘚鋪植,是一個『品質偏執狂』才會乾做的事。

這裡的每寸苔蘚,都是有著豐富的故事。從遙遠的大山來到拈花灣,它們是從臨安、蕭山、天目山、宜興、雁蕩山、武夷山、湖州、吉安等自然生態極好的山區,經過層層嚴格的選撥而來。主事者專門設立一個苔蘚基地,將入選的苔蘚,植入拈花灣的泥土。安排一位農學專家帶領一個團隊,每時每刻悉心照料呵護。

一個月過去,5公斤的入選苔蘚死了好多。另換其他山區的苔蘚再來,三個月過去,這次大部分活下來了。放大移植量再試,又是三個月過去,這次全部活了。

為了讓苔蘚們在拈花灣快活地生長,每片巴掌大的苔蘚都要整三次地形、澆三遍水,一塊桌面大的苔蘚,要花上一整天的時間。六個月過去了,大山中的苔蘚在拈花灣安家落戶,鮮活疏朗,禪趣盎然。

一群如同『瘋子』和『傻子』們的『偏執狂』追求,其實就是用心到極致的另一種表達,是一種繩鋸木斷、水滴石穿、抓鐵有痕的境界,也是對美好目標鍥而不捨的追求。而在佛家眼裡,這種對善法的不懈追求,叫『精進』。

走進拈花灣
這便是拈花灣你想去嗎

踏過『童心橋』,便進入拈花灣的小鎮,小鎮以一條名叫『香月花街』的路貫穿南北,路面是用石板鋪就的,道路的兩旁是以唐風宋韻格式修造的仿古建築。行走在街市上,就如同進入一個充滿禪意的世界中。

『香月花街』上的最高點便是拈花塔,它位於小鎮的中心位置,與拈花廣場、百花堂和妙音台等組合在一起。這是一座四方五層的唐風木結構樓閣式佛塔,由須彌座台基、塔身、塔剎三部分組成,古樸氣息由內而生。

在美食廣場前的『五燈湖』,不經意間,一陣薄霧從湖面冉冉升起,藍色的鐳射從湖面的霧中穿透;再不經意間,佇立在湖邊的人們就會被輕紗薄霧所纏繞,似幻似仙。禪樂就從花草間輕輕滑出,似一股清泉,在你的胸中緩慢流淌。大型禪意主題演出《禪行》,就在這如仙境般的五燈湖上呈現在你面前。

遊拈花灣,最好的體驗是晚上在小鎮上選擇一家禪意客棧住一夜,這樣才能更好地融入到拈花灣的禪意世界,12家主題各異的禪意客棧,蘊含深厚的禪宗底蘊,連接並承載著拈花灣禪意生活的精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