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劇卡麥拉/《羋月傳》與《甄嬛傳》 幕後功臣大揭密

▲《羋月傳》海報。(圖/翻攝自百度百科)

由孫儷、劉濤、方中信、黃軒等主演的《羋月傳》熱播,從《甄嬛傳》到《羋月傳》無論是從畫面、台詞還是演員的演技無疑都是精良的,這不僅要靠編劇導演與演員的實力,幕後的工作人員也是功不可沒的,例如兩部劇都參與了的配音演員季冠霖與張曉龍的禮儀指導團隊。

同為鄭曉龍執導的作品,同是宮廷、女性傳奇劇,很多觀眾也早就聽出,劇中孫儷的聲音,與《甄嬛傳》時毫無差別,因為配音演員確為同一人——『配音女王』的季冠霖。

從小喬、小龍女到東方不敗、趙敏,再到甄嬛、羋月,這些年的熱播劇中,這些性格迥異的古代女子的聲音,都是出自一人之口——季冠霖。 『我雖出生王族,卻一直被人踩在腳下,一無所有,我不墨守成規,也不懷挾偏見,我既能一擲決生死,又能一笑泯恩仇。』《羋月傳》中的這些台詞,聽起來就很霸氣。


季冠霖。(圖/翻攝自百度百科)

從《甄嬛傳》到《羋月傳》,孫儷都希望用自己的原音,但最後角色還是由季冠霖擔綱配音。導演鄭曉龍曾表示,『孫儷的確很努力,但她畢竟沒有經過專門的台詞訓練,表現力和專門的配音演員還是有差距,我們也是反復比較、糾結好久才決定用配音。』而80多集,配音只用了十幾天就完成了。

如今拍古裝片,大多都會選擇後期配音。為什麼要用配音?一是因為拍攝環境所限,現場收音效果差。曾獻聲《步步驚情》《龍門鏢局》等多部作品的配音演員李傳纓說,不僅古裝戲,連現代劇也不能倖免,『尤其是橫店這種地方,可能同時有四五個劇組在拍,還有遊客』,收音器經常穿幫。另外,在各劇組趕工的情況下,大家都在搶景,很少有時間精耕細作地收同期聲,而且對製作方而言,後期配音比同期聲成本低多了。


季冠霖。(圖/翻攝自季冠霖微博)

因為《甄嬛傳》中溫柔的溫太醫一角,張曉龍頂著『古裝禮儀指導第一人』的光環走到台前。我們恍然發現,原來在許多古裝大製作的演職名單中,都有他的存在。神馬《滿城盡帶黃金甲》、《赤壁》、《孔子》、《狄仁傑之通天帝國》,鴻篇巨製一抓一大把,周潤發、林志玲等等超級大咖也統統受過他的禮儀監督。


張曉龍在《甄嬛傳》中飾演太醫溫實初。(圖/翻攝自百度百科)

要知道,除了狠背台詞,古裝戲的一大考驗就是學禮儀。倒退兩千年,你就以為戰國時期的禮儀會比清朝簡單嗎?很傻很天真!周朝的禮儀同樣是門博大精深的學問。《羋月傳》學禮儀究竟有多難?這就為你普及。

一、《羋月傳》禮儀和《甄嬛傳》大不同!天子吃飯都只能先吃一口

《甄嬛傳》的禮儀有多繁複,你們都感受過吧。從第一個鏡頭太監執鞭三響、群臣上朝起,長達76集的『清朝禮儀大講堂』就開課了。什麼三跪九叩首、行萬福禮、群臣御門聽政、太醫懸絲診脈等等,嚴謹考究到讓人抓狂。

中國素稱『禮儀之邦』,傳統禮儀發展到了清代,終於滲透到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說起來,《羋月傳》的故事往前倒退兩千年,所以禮儀還沒開化可以省事些?


《羋月傳》海報。(圖/翻攝自百度百科)

絕對不是!五千年歷史長河告訴我們,建立一個國家,首先都一定要制禮作樂,否則社會一定亂,而且亂得離譜。想當年漢高祖劉邦平民打天下,一開始啥也不懂,放任群臣們玩酒後鬧事、拔劍亂砍,朝廷亂作一團,他才意識到禮的重要性。

《羋月傳》發生在周朝。對,這個朝代既非秦朝也非戰國,所謂『春秋』、『戰國』都是東周時期,劇中的楚、秦、燕等只是諸侯國,楚威王、秦惠文王也就相當於現在的省長。而周朝出了周公這號人物,這人一生最大的功績就是制禮作樂,開盡腦洞,整出了五花八門的制度,為古代制禮大業打響頭炮。所以,劇中所有人物遵循的都是同一套禮儀——周禮。

會客、吃飯、上朝、婚禮、葬禮等等都有各項禮儀規定。天子、諸侯等貴族階層,也要嚴格遵守等級和禮數。比如大家一塊吃飯,天子要先吃一口,然後跟大伙說『我吃飽啦』,垂手等著同桌的人勸『再吃兩口吧』,才會繼續吃。諸侯們的程序也差不多,只不過要比天子多吃一口再撂筷子。

現在文藝表演誰都能買門票看,但按照周禮,不同爵位能欣賞的舞蹈、聽的音樂類型也有限制。說難聽點,天子要是想接地氣地聽『民謠』還要被罵沒禮貌呢。不知道看客們有沒注意到,劇中人不管多著急,進屋一定會先做一件大事——脫鞋!進門穿鞋可是犯大忌的喲。但是問題來了,如果嚴格依照周禮執行,於我們的劇情也不相符。張曉龍透露,『春秋時代各個諸侯國還算和睦,但到了戰國就打起來了,禮儀也產生了變化,這個時期屬於「禮崩樂壞」。』《論語·八佾篇》曾有『八佾舞於庭』一說,孔子看見只有權看四佾舞蹈的季氏,居然在庭院用天子獨享的八佾奏樂舞蹈,氣壞了,直嚷嚷『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所以《羋月傳》也花了點兒心思,劇中人物偶爾也會學季氏搞搞反叛、僭越神馬的。

也有同學要問了,直接照搬《甄嬛傳》那套禮儀行不行?當然是不行的呀。不僅朝代不同,連民族都不同,一個是漢文化的民族,一個是滿文化的民族,一南一北禮制能一樣嗎?

二、《羋月傳》比《甄嬛傳》禮儀更繁瑣!一場大婚戲禮儀要演8分鐘

關於《羋月傳》的禮儀設計,張曉龍曾放話要比《甄嬛傳》再上一個高峰,更有衝擊力。所謂『衝擊力』,更多仰仗藝術創作。

近日有些較真的觀眾,專門找來古代官員的官帽形制,對比指出劇中版本『過於超前』。但張曉龍一向有套論調,他不贊同在禮儀設計上過分古板。『我們尊重歷史,也一定會有藝術創作的成分,不敢說完全寫實。紀連海老師也說過,寫實是讓歷史學者做的。』

所以這一次,也出了不少前衛玩法。光是劉濤和方中信大婚的一場戲,就有不少講究。劉濤扮演的羋姝是從小養尊處優、高高在上的嫡公主,有一幕她姿態昂揚地帶領宮娥走,亦步亦趨的,極有儀式感。這一設計靈感源於張曉龍早年執導演唱會時的舞台創作。而兩人進入大殿完成的每一個步驟都不可謂不繁瑣,小編粗略估計了下,從行禮到禮畢,這場戲總共呈現了將近8分鐘。

高雲翔扮演的義渠王身為秦國西北部少數民族狄戎之王,性情桀驁不馴。甭以為就可以不守禮數,當個瀟灑不羈的美男子哦。這位異域王不但要守,尊奉的禮數還和其他人不是一套路數。這片場要晃個神,連模仿對象都沒有。鑑於彼時的少數民族禮儀難以考據,在這套禮儀設計上結合了蒙與吐蕃(藏的前身)等多個民族。有時隨地撿拾個石塊、草枝神馬的,還能即興發揮創作。

光一個『坐』,裡面更是七拐八彎許多花花腸子。拿席子來說,古代天子可以坐五重席,那麼士大夫和諸侯就不可以坐那麼多層。在表現某位官員身份不斷升高時,《羋月傳》不興玩口播,而是直接用鋪席子,席子越高表明爵位升得越高。

這個時期,不管諸侯王還是文人士大夫都得跪坐,經常一跪就是一整天,跪久了不但拍戲要分心,疼起來呲牙咧嘴還要影響畫面。當王的待遇稍好些,有時也可以跏趺坐(即盤腿坐),但坐久了也一樣折騰。早前周潤發拍《孔子》時,為了好好拍戲,乾脆用上最笨的辦法,拍戲跪休息也跪,隨時隨地跪著。

然而發哥忘了,二十年前瓊瑤劇曾出了一個偉大發明家,還珠格格曾有一項傑出發明——跪的容易。好在咱們《羋月傳》沒忘,演員們不僅齊齊用上『跪的容易』,還發明了『跪的容易2.0』升級版——小板凳。寬袍子裡面藏著張特製小板凳,坐得那叫一個愜意,從此再也不必擔心跪的不易啦。

三、大牌們如何學習禮儀?『羋月』天生麗質難自棄『屈原』認真學習遭表揚

不想變成穿著現代裝的古代人被人指指點點是吧?那麼哪怕是大牌,都要從學當古人做起。《甄嬛傳》開拍前,就曾展開為期半個月的禮儀集訓。張曉龍帶著孫儷、蔡少芬、蔣欣等一眾小主在大觀園訓練。別看華妃一丈紅賜得瀟灑,一樣要成天練跪,連遊客都覺得這夥人瘋了。拍攝期間,身為『太醫』的張曉龍晚晚不消停,天天有妃子敲門。別想歪啊,只是學禮儀。

《羋月傳》的訓練倒沒那麼折騰。前期大部分演員分成男女兩組,由張曉龍帶隊操練。不過就兩天,撐一撐也就過去了。大牌明星則可以豁免這一環節,當然實拍過程要邊拍邊練。不過因為張曉龍有戲要拍,這次的跟組禮儀指導換成了李斌,也是來自張曉龍的公司。包括孫儷、劉濤、馬蘇、方中信在內的所有演員,舉手投足統統由他親自調教。

精通書畫、能歌善舞的孫儷,在禮儀學習上也是棵好苗子。張曉龍對她的悟性讚不絕口,『不但一教就會,而且融到了身上。別人學會了也會覺得拘謹,就像木雕得慢慢化,感覺被束縛著演。但孫儷就很輕鬆,一下子就化到了身上。』

因為培訓過一次所以占得優勢?非也,非也。『她上次就已經是這樣了,學過舞、有舉一反三的能力,最重要是對文化的接受力,這是一個人的藝術天分。很多演員你天天和她說,還是架在那裡。她一上來感覺這個禮儀就是她的,像是多年形成的一個由內而外的儀態。』

另一個被點名表揚的是屈原的扮演者祖峰。此前拍攝《謀聖鬼谷子》時,祖峰曾參加過張曉龍為期五個月的培訓。該劇同樣是戰國時代的故事,與《羋月傳》遵循的都是周禮。但祖峰的可貴之處在於十分好學,在《鬼谷子》殺青八個月後的《羋月傳》中,他又不厭其煩聽講了一次課程,還虛心問老師『兩者有什麼不同嗎?』忍不住為這種踏實精神點個讚!


張曉龍。(圖/翻攝自新浪娛樂)

四、禮儀圈出頭到底有多難?門檻太高,目前可用之人僅2

因為《甄嬛傳》中溫柔的溫太醫一角,張曉龍頂著『古裝禮儀指導第一人』的光環走到台前。我們恍然發現,原來在許多古裝大製作的演職名單中,都有他的存在。神馬《滿城盡帶黃金甲》、《赤壁》、《孔子》、《狄仁傑之通天帝國》,鴻篇巨製一抓一大把,周潤發、林志玲等等超級大咖也統統受過他的禮儀監督。

在當今禮儀圈,張曉龍的名氣叮當響,確切說,叫得出名的唯有張曉龍。這就讓人納悶了,『小鮮肉』一年都能蹦躂出一打,禮儀圈混出頭怎就這麼難?關鍵原因還是門檻太高。張曉龍扳著手指頭說,『這職業需要一門交叉學科,得懂禮儀、懂戲劇拍攝規律、懂鏡頭怎麼好看。不懂形體,你就沒法做示範;不懂歷史,也沒辦法指導。』

以他為例,跨學科經歷是敲門磚:本科在舞蹈學院就讀,研究生念的是古代史,後來到了中戲當老師,對各個朝代的禮儀生生研究了十年啊,從先秦、漢、唐、宋到明清,一朝就研究一整年好嗎?至於演戲是寒暑假的社會實踐,拍過的影視劇有二十部之多……別急,還沒說完咧,他還涉足導演!然後,除了腦子靈活還要體力倍兒棒,能夠打持久戰從早盯到晚,碰到大場面還能扯破喉嚨幹指揮。

《羋月傳》的執行禮儀指導李斌是張曉龍千挑萬選出來的。他是張曉龍最得意的門生,除去懂形體禮儀,還當過場記、統籌、執行導演,也是個全能型人才。所以,神馬禮儀圈競爭激烈難出頭根本是天大的誤會,別談優勝劣汰了,目前能幹活的籠統也就這倆人。

面對這樣僧少粥多的現狀,怎辦?張曉龍表示:『有時候很多劇組找過來,沒辦法一一給他們做,的確很為難。有的我不跟組,我前期給執行導演講完,他錄音錄下來;也有的拍攝期間突然出現問題,我們也會去幫忙,哪怕改掉一個錯誤都好。』

據千龍網綜合,《羋月傳》於2014年9月6日在內蒙古壩上草原開機,輾轉了河北涿州、北京園博園及浙江象山等多地取景拍攝,2015年1月29日在橫店殺青。

《羋月傳》壩上草原開機

就旅遊地域而言,主要又分為圍場壩上(木蘭圍場)、豐寧壩上等區域組成,是內蒙古高原的重要組成部分,其中木蘭圍場縣-烏蘭布統大草原最為美麗,但距離北京也最遠。

木蘭圍場

清代皇家獵苑——木蘭圍場,位於河北省東北部(承德市圍場滿族蒙古族自治縣),與內蒙古草原接壤,這裡自古以來就是一處水草豐美、禽獸繁衍的草原。『千里松林』曾是遼帝狩獵之地,『木蘭圍場』又是清代皇帝舉行『木蘭秋獮』之所。清朝前半葉,皇帝每年都要率王公大臣、八旗精兵來這裡舉行以射獵和旅遊為主,史稱『木蘭秋獮』。在清代康熙到嘉慶的一百四十多年裡,就在這裡舉行木蘭秋獮一百零五次。

木蘭圍場主要由現在的塞罕壩國家森林公園、御道口草原森林風景區和紅松窪國家自然保護區等三大景區組成。


木蘭圍場。(圖/翻攝自百度百科)

豐寧壩上

位於豐寧滿族自治縣,屬河北承德市。以壩上高原為區域的京北第一草原度假區,以其清新涼爽的宜人氣候,吸引著諸多中外客人來此度假避暑,全域分為壩下、接壩和壩上三個地貌單元。壩下地域崇山峻嶺,起伏連綿,龍潭飛瀑,峽谷幽深,山水相間,景色宜人;接壩地區林海茫茫,鳥語花香,是採集和狩獵的天然王國;壩上地區,天高地闊,草肥花豔,盛夏時節,氣候涼爽,是理想的度假避暑的勝地,自然資源十分豐富。


豐寧壩上。(圖/翻攝自百度旅遊)

涿州影視城

涿州中國影視城,是亞洲最大的影視拍攝基地,有『東方好萊塢』之稱。涿州中國影視城是中央電視台投資建造的一處為電影和電視劇拍攝提供場景及製作服務的場所。影視城內的建築,在建設手法上具有虛實結合、真假並用的特點,充分考慮拍攝的需要。其中最具特色的建築是曹魏時期的銅雀台,其造型優美,結構獨特,深得攝製組及遊人的親睞。


涿州影視城。(圖/翻攝自百度百科)

北京園博園

北京園博園為第九屆中國國際園林博覽會的舉辦地,位於北京西南部豐台區境內永定河畔綠色生態發展帶一線,總面積267公頃,東臨永定河新右堤,西至鷹山公園,南起梅市口路,北至蓮石西路,依託永定河道,與盧溝橋遙相呼應,歷史文化氛圍濃郁,地形多變,山水相依,頗具特色。


北京園博園。(圖/翻攝自百度百科)

象山影視城

象山影視城,坐落在風景秀麗的浙江象山縣大塘港生態旅遊區,集影視文化與旅遊休閒於一體。 以靈岩山為大背景,巧妙結合了當地的山、岩、洞、水、林等自然景觀,占地面積1091畝,主要由大門廣場區、村街作坊區、墓府山洞區、莊園湖塘區、店鋪城宅區等五大景點區域組成,象山影視城以其獨特、眾多的設計建築,遠可拍春秋秦漢、唐宋,近可攝明清,不同歷史階段的影視題材均可在這裡找到合適的場景。


象山影視城。(圖/翻攝自百度百科)

橫店影視城

橫店影視城,是集影視旅遊、度假、休閒、觀光為一體的大型綜合性旅遊區,以其厚重的文化底蘊和獨特的歷史場景而被評為大陸國家AAAAA級旅遊區。1996年,為配合著名導演謝晉拍攝歷史巨片《鴉片戰爭》而建,並對社會正式開放。地理位於大陸浙江省金華東陽市橫店鎮,處於江、浙、滬、閩、贛四小時交通旅遊經濟圈內。自1996年以來,橫店集團累計投入30個億資金興建廣州街、香港街、明清宮苑、秦王宮、清明上河圖、華夏文化園、明清民居博覽城、夢幻谷、屏岩洞府、大智禪寺等13個跨越幾千年歷史時空,匯聚南北地域特色的影視拍攝基地和兩座超大型的現代化攝影棚。已成為全球規模最大的影視拍攝基地,大陸唯一的『國家級影視產業實驗區』,被美國《好萊塢》雜誌稱為『大陸好萊塢』。


橫店影視城。(圖/翻攝自百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