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因為愛情德博士定居川 在阿壩高原扶貧15年

豪格爾帕奈。

55歲的德國人豪格爾帕奈坐在茶館裡,慢悠悠地喝茶,他是一位生態學博士,世界頂級蘭科研究學家。旁邊坐著他相守近20年的妻子,成都女孩干文清,是一位精通4國語言的賢內助。

根據華西都市報報導,在四川定居的老外大多選擇在成都工作。豪格爾帕奈的選擇很特別。2001年,他放棄德國科學院的工作,和妻子一起去阿壩州松潘縣就職,並萌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用『植物克隆』的技術,在阿壩高原上繁殖藍莓、黑莓、重樓等經濟作物,給當地農民增收。

一雙雨靴、一手泥土,他手把手教農民怎麼栽種『克隆』的幼苗。他話不多,幾句話很簡潔,妻子在一旁用四川話翻譯給農民。每年,他們需要往返成都和松潘黃龍約15次,單程約350公里。15年來,他在這條路上奔走了180000公里。按照地球到月球的距離,他已走了一半的路。


豪格爾帕奈和他的成都老婆干文清。

生活
『呆萌』博士夫妻『最萌身高差』

1997年,豪格爾帕奈37歲。這年,他與幾個日本專家相約來四川考察。這是他第一次來四川。飛機穩穩落地,走出機場,他看到一位長髮飄飄的女孩。這位女孩愣了幾秒,隨即跟他打招呼,她是來接機的。豪格爾帕奈當時不知道,這位名叫于文清的女孩,是被臨時拉來江湖救急的,當時她的同學需要一個日本翻譯,而樂山人于文清剛剛結束了日本8年的學習工作回國,于文清於是就到了機場。可當他看到高大的德國人豪格爾帕奈時,還以為接錯了人。

日本專家的飛機還沒到,作為東道主,于文清便帶著這位德國客人到處走走。然後他們就到了文殊院。走進大門,再朝裡走不遠,兩人就來到了一個漂亮的廊橋,還有小亭子。這時,廊橋兩邊坐了很多人,在聊天。

突然,一個老人走上前來,用英語跟豪格爾帕奈打招呼,然後搭訕起來:『你倆是一對嗎?』老人說。『不是,我們才剛剛認識。』干文清有點尷尬,笑了笑。

『這位先生住你家嗎?』老人繼續打趣。『老人家,我們才認識啊。』……這位老人的話,後來真的就成了。半年後,這位歐洲大個子與這位四川萌妹子結婚,188公分和153公分,他們有著時下最流行的『最萌身高差』。在他們心裡,那個陌生老人就是牽紅線的人。當年的那個小亭子,他們又去過多次,總想再碰見老人,告訴他當初的無心之言,現在已經成真了。

『我相信這是緣分!』干文清說,在國外生活多年,她一個德國人都不認識。現在,他們有兩個可愛的女兒,都在成都上學。但由於兩人經常在外工作,陪伴女兒的時間並不多。

一家人在家主要說德語和英語,因為豪格爾帕奈至今學不會說中文。和丈夫不同,干文清很有語言天賦,她精通中文、英語、日語,和豪格爾帕奈結婚後,德語也說得特別麻溜。她不僅是他的妻子,也是他的工作夥伴,在大陸的傳聲者。

『刻板』博士帶手機也不開機

豪格爾帕奈常說,自己是個『火巴耳朵』。除了與工作相關的事情,一切都要回去請示家裡的『領導』——干文清。其實,豪格爾帕奈沒讓妻子少操心,他對日常生活中的其他很多事情都『缺根筋』,這種『呆萌』經常讓干文清哭笑不得。

上周,他們一同開車去學校接女兒回家。干文清讓丈夫去幫女兒提行李,自己在車裡等。豪格爾帕奈慌慌張張走下車。過了好久,女兒打來電話向媽媽投訴:『爸爸是不是又走丟了?』雖然豪格爾帕奈在野外的方向感很強,但他在城裡老是迷路。

『你怎麼又不帶手機,女兒都找不到你!』干文清埋怨丈夫。『我帶了啊。』豪格爾帕奈一臉無辜,從口袋裡摸出手機一看,原來他忘記了開機。

干文清說,丈夫心裡排斥手機,即便帶上自己的老式翻蓋手機,也老是關機,甚至到現在也不會使用手機回簡訊。他認為手機是用來找人的,只有他需要找其他人時才開機。事情一說完,他又關機了。

豪格爾帕奈的牛仔褲褲兜特別鼓,干文清笑稱那是他的百寶袋。妻子指了指褲兜,豪格爾帕奈默契地笑了笑,馬上站起來,很聽話地把東西一件一件取出來:一個老式翻蓋手機,一盒護手霜,一串鑰匙,一個錢包,一個小相機,一副橡膠手套。他居然把這麼多東西全部塞進了褲兜裡。

最奇怪的對象應該是橡膠手套。很少有人會隨身攜帶橡膠手套。豪格爾帕奈的手曾經受到過腐蝕,比較敏感。就算在路邊,只要豪格爾帕奈遇到感興趣的東西,他會馬上戴上手套研究一番。

最寶貝的對象是相機。這是他上周剛從日本買的,用外殼小心翼翼地保護得很好。因為工作需要,他經常使用相機。他看著記者的相機鏡頭,能『行家』一般地馬上辨認出型號。

『嚴謹』博士做飯也要用量杯

12歲的小女兒斯蒂芬妮長大了想當一個美食評論家,因為她覺得爸爸做飯的一招一式特別有大廚的風範。每年聖誕前夕,豪格爾帕奈十幾年雷打不動,必會為女兒做兩道菜:西班牙海鮮飯和巧克力布丁。他會讓妻子離開廚房,自己細緻地將巧克力磨成粉,生奶油打散,再拿出一個量杯,精確各種食材所需的量。整個過程就像在做實驗。

德國人以嚴謹著稱,德國科學家就更加嚴謹了。『我姓帕奈,名字是豪格爾,你可以叫我帕奈博士。』為了避免弄錯,他專門用筆在本子上寫下英文名字,並用中文分別標註姓和名。在做實驗時,如果是他認定的器材,就算貴,他也會使用。其他器材經銷商說破了嘴皮也沒用。任何實驗資料,他一定要精益求精到一公釐、一微米才滿意。

干文清對丈夫的『嚴謹』已經習以為常。有一次,她給丈夫煮紅茶,隨手將水倒入水壺中加熱。豪格爾帕奈不聲不響地走過來,看了看水壺,就把水全倒了。然後,他重新拿出一個水杯,精確衡量所需水量,再倒入水壺重新加熱。

就是這樣一個嚴謹的科學家,唯獨有個缺點——愛遲到。往往在最後一分鐘,他還在實驗室裡磨蹭。快點,快點——干文清再一次催丈夫:『說好了4點45出發,又磨蹭到5點鐘才出門。』上周,他們去參加德國總領事館的一個聚會,差點遲到。而在平時生活聚會,他遲到一二十分鐘是常事。

工作
結緣四川愛情改變了他一生

15年的停留,豪格爾帕奈喜愛四川的程度不言而喻。不出意外的話,他將一直在這裡生活。愛情改變了豪格爾帕奈的一生。他常說,如果當初沒有遇到干文清,他可能早就回德國了。如果不是因為家人在四川,他不可能在這裡生活這麼久。如今,相濡以沫20年,他已經和這裡分不開了。四川充滿了他的回憶。女兒小時候患感冒流鼻涕,他揣了一包衛生紙在兜裡,跟在女兒的屁股後跑著給她擦鼻涕。

現在,他不僅是一名德國科學家,還是生活在成都的一名普通父親。除了家人,作為一名生態學家,四川本身的自然資源也是他留下來的原因。『四川是生態學家的天堂!奇異果不是原產紐西蘭,而是原產四川。』當聊到四川的自然物種時,豪格爾帕奈的眼睛都亮了,話匣子突然打開。記者幾次都沒插進去話。

他說,四川有很豐富的原生資源,全球34個生物多樣性熱點,大陸只有2個,四川地處橫斷山脈,以大熊貓生存地為中心的地區就是其中之一。

在四川,豪格爾帕奈是生態學領域的頂級專家。1996年,他在德國漢堡大學畢業,獲得生態學博士學位,來四川之前他一直在德國科學院擔任研究員。他曾作為首席科學家,參加過多個國際專案的研究。2001年,豪格爾帕奈作為德國經濟與科技部派遣的援中專家來華工作,和妻子一起回成都,擔任黃龍國家級風景名勝區的高級顧問。

進山工作從『保護生態』到『扶貧』

從成都到黃龍所處的松潘縣,約350公里,走213國道,需要六七個小時才能到達。他非常熟悉這條路,也熟悉路邊的草木。在豪格爾帕奈到阿壩之前,這裡沒有居民種植藍莓,甚至少有人見過藍莓長什麼樣子。

高山上的農民很喜歡這個老外,每次豪格爾帕奈進山,村民特別熱情,他總能吃上一頓豐盛的農家飯。『扶貧』這兩個字在一開始可能並沒出現在豪格爾帕奈的工作日程裡。他是入職作為黃龍景區的高級顧問,是高級白領的職位。而現在,他卻總和『田間地坎』打交道,一雙雨靴、一手泥土,彎著腰在地裡檢查藍莓或其他正在試種的幼苗。

從『保護生態』到『扶貧』,豪格爾帕奈覺得這是兩件『唇齒相依』的事。來到阿壩,他發現黃龍周邊有很多貧困的農民,他們世代在這生活,靠攝取大自然的資源生存。特別是牧民放牧,對生態破壞很大。要保護生態,首先得讓農民轉變生產方式。

2007年,豪格爾帕奈經過反覆考察不同經濟作物發現,藍莓是適合高山地區的植物,且經濟效益可觀。以前村民種植馬鈴薯、玉米,一畝年收入為七八百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而藍莓的每畝收益可以達到上萬元。

2015年,豪格爾帕奈想把藍莓往更高海拔移栽的第一次嘗試沒有成功。看著海拔4公里的紅原大草原上,第一批克隆的藍莓沒有一棵存活。豪格爾帕奈一直低著頭,心情很沉重。第二年他還得再試一試。

植物克隆 把歐洲藍莓種到川西高原

把藍莓『搬家』到阿壩高原,豪格爾帕奈選擇了一種頂尖技術——植物克隆。什麼是植物克隆?植物克隆有哪些好處?同一個品種的藍莓種在同一塊地裡,這一株年產可達到十來公斤,另一株只能收兩三公斤。有的果實特別甜、特別大,有的個頭口味都一般。即使是同一個品種,也存在個體差異。豪格爾帕奈想用那棵最甜、產量最多、最優質的藍莓,就像工廠一樣,成百萬千萬的複製。等到它的『克隆姐妹』都長大了,它們不僅內部基因序列一樣,結的果實也一樣甜。

選擇哪一棵植株作為克隆母本,豪格爾帕奈有很多標準。例如果實多、抗病強、口味甜、不容易破損、產能高等,綜合評價後,他會選擇最滿意的一棵。

『克隆技術不是轉基因。』豪格爾帕奈說,它們都是從同一個細胞組織分離出來的,內部具有同樣的基因序列,母本最好的特性都能在克隆植物身上體現。這在生物技術和現代農業領域非常具有廣泛應用空間,是科技轉化為生產力的最好表現。

在黃龍,豪格爾帕奈有一個科研處,團隊中有10個人。作為團隊中的最強大腦,他的主要工作是思考更多的研發方案。他打算尤其是在高寒地區,用3年時間急速推廣5個品種的經濟作物。包括藍莓、蔓越莓、黑莓等。其中黑莓由於不挑剔土壤酸鹼性,將在1年時間大面積推廣。

目前研發中的名貴中藥材紅豆杉、重樓以及溫帶莓類樹莓、黑莓、蔓越莓、蜜莓等組培在實驗室已取得組培苗,在接下來的2至3年內,將實現擴量繁殖、練苗及示範大田的移栽,5年內實現每個中藥材品種1000畝,莓類水果3000畝左右的推廣,每個品種年產3千萬元的產值。幾乎所有品種都是歐美已經優質化了的品種,很多是國內還沒有的新型園藝品種。

對話
他的嚴謹折射到生活中,令人抓狂

華西都市報:在四川定居了15年,你有哪些變化?
豪格爾帕奈:我在成都生活得非常適應。最大的變化是我現在特別愛吃辣,比我妻子還厲害。如果有可能,我會一直在四川生活。

華西都市報:有一個科學家的丈夫,生活是什麼樣子?
干文清:天天都抓狂。德國人很嚴謹,德國科學家就更嚴謹了。他的這種嚴謹也會折射到生活中,讓人抓狂。而且,他特別不懂人際交往。領導來了,可能就是簡單打個招呼。我以前說過他,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現在已經懶得說。

華西都市報:生活了近20年,你們會吵架嗎?
干文清:經常吵架,而且很尖銳。他就像一個小孩子一樣。但是他有一個好處,可能是科學家的好處,就是他不僅沒有隔夜仇,而且幾分鐘就忘得乾乾淨淨,什麼事兒都沒有似的跑來和我說話。他看起來個子大大的,不說話時一臉嚴肅,但和他接觸久了,就會發現他是很單純很好相處的人。相處20年,我覺得我們很幸福。

新聞背景/豪格爾帕奈入選四川2015年『千人計劃』

2015年省『千人計劃』入選名單最終確定,新入選的154名高層次人才和19個創新創業團隊將獲得2015年『天府英才』工程資金列支的1.41億元資助。其中,首次增設的『貧困地區專項』僅有兩人獲選,其中一人就是豪格爾帕奈。

據悉,入選省『千人計劃』後,我省將對入選省『千人計劃』引進人才給予每人50—100萬元的資助,對引進團隊給予200—500萬元的一次性資助,同時市、縣將分別給予配套資助。入選者還將在出入境及居留、配偶安置、子女入學、醫療保險、激勵表彰等方面享受相關特殊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