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火星探測任務公開 模擬景象堪比科幻大片

模擬影片截圖。

大陸火星探測專案正在立項,首次發射有望實現『繞、落、巡』的三階段探測任務。這是北京空間科技資訊研究所所長原民輝19日在《國際太空》和《衛星應用》聯合主辦的年度全球和大陸十大航太新聞發布會上透露的消息。

根據人民網報導,發布會還播放了由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製作的大陸火星探索影片《探索啟程》,製作精良堪比科幻大片。《國際太空》雜誌主編龐之浩透露,大陸火星探測的一時間點可能在2020年。大陸對火星探測的探討和計劃時日已久。

2011年11月9日,大陸首顆火星探測器『螢火一號』曾搭乘俄運載火箭發射升空。遺憾的是在飛行過程中出現意外,未能按計劃實現變軌。2014年9月,印度首顆火星探測器『MOM』已經安全進入火星軌道,印度成為亞洲首個擁有火星探測器的國家。同年11月,大陸火星探測系統在第十屆中國國際航空航太博覽會上首次亮相。

大陸國內科學家亦多次對火星探測立項一事表態。2014年5月,大陸嫦娥一號衛星系統總指揮兼總設計師葉培建院士曾呼籲,大陸在火星探測領域落後於印度,而大陸的科學家有技術能力在2018年實現『既能繞又能落』的火星探測。他希望大陸儘快開展火星探測。

葉培建當時透露,大陸航太科研團隊已經為火星探測做了前期設計方案,同樣為『繞落回』三步走案,但是『既然我們已經在時間上落後了,我們就要在水準上做好』。他滿懷信心地表示,按照現在的技術儲備,『我們有能力搞一次既繞也落。』他希望大陸的第一次火星探測能同時創新地實現火星繞、落探測,而目前世界上還沒有國家在一次火星探測任務裡同時完成這兩項任務,『這樣我們就能一步走到國際先進的行列上去』。葉培建介紹,火星探測的難點在於地球和火星每26個月才靠近一次,他非常希望國家儘早決策,在2018年實現大陸的火星探測。

而火箭專家龍樂豪院士則認為,大陸無論從火箭、探測器還是測控條件來說,『去火星沒有任何問題』,因為『嫦娥二號』已經飛到了8300萬公里遠的深空距離。『之所以沒有及時做,是因為我們還有其他的任務』。他認為,以大陸現有的條件,發射一個比印度『曼加里安』號大得多的探測器的能力完全具備。他認為,大陸火星探測的時間比印度晚一些,『但我們後來居上』。他認為,大陸的火星探測方案可能不只是發射一個小衛星,而是一次任務裡實現繞、落和行走的『一箭三期』。『總體來說,我們火箭的能力要比印度強』,龍樂豪說。

神舟飛船首任總設計師、中國工程院院士戚發軔此前談到自己的中國夢時也表示,希望大陸成為航太強國,『不僅要去月球,還要到火星去』,『這是我希望自己在有生之年能夠看到的』。據瞭解,日本第一個火星探測器『希望』號曾於更早的1998年發射,但5年後未能到達火星軌道。


模擬影片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