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男女比例失衡嚴重 大陸拉響光棍危機

大陸拉響光棍危機。

據大陸國家統計局發布資料顯示,2015年大陸總人口137462萬 人,男性人口70414萬人,女性人口67048萬人,總人口性別比為105.02(以女性為100),出生人口性別比為113.51。

根據中國經濟網報導,男女人口相差3366萬,這意味著約有3000餘萬的男性人口將面臨『打光棍』的局面,大陸光棍危機風險仍舊嚴重。此外,大陸出生人口性別比,自2009年以來實現了 連續第七次下降。

男性人口70414萬人 女性人口67048萬人

據大陸統計局資料顯示,2015年末大陸總人口(包括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中國人民解放軍現役軍人,不包括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和台灣以及海外華僑人數)137462萬人,比上年末增加680萬人。全年出生人口1655萬人,人口出生率為12.07‰, 死亡人口975萬人,人口死亡率為7.11‰,人口自然增長率為4.96‰,比上年下降0.25個千分點。

從性別結構看,男性人口70414萬人,女性人口67048萬人,總人口性別比為105.02(以女性為 100),出生人口性別比為113.51。從年齡構成看,16周歲以上至60周歲以下(不含60周歲)的勞動年齡人口91096萬人,比上年末減少487萬人,占總人口的比重為66.3%;60周歲及以上人口22200萬人,占總人口的16.1%;65周歲及以上人口14386萬人,占總人口的10.5%。

從城鄉結構看,城鎮常住人口77116萬人,比上年末增加2200萬人,鄉村常住人口60346萬人,減少1520萬人,城鎮人口占總人口比重為56.1%。大陸全國居住地和戶口登記地不在同一個鄉鎮街道且離開戶口登記地半年以上的人口(即人戶分離人口)2.94 億人,比上年末減少377萬人,其中流動人口為2.47億人,比上年末減少568萬人。年末大陸全國就業人員77451萬人,其中城鎮就業人員40410萬 人。

3000餘萬的男性人口將面臨『打光棍』的局面

記者透過計算,大陸男女人口差在2015年已經達到3366萬,這意味著約有3000餘萬的男性人口在面臨『打光棍』的局面。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異常的性別比失衡呢?一般來說,造成一個國家和地區的性別比失衡有兩大主要原因:移民和出生性別比失衡。由於移民比例很小,大陸人口性別比失衡的根本原因是出生性別比失衡。

在正常的自然情況下,出生性別比一般介於103和107之間,也就是說,每出生100個女嬰,相應有103至107個男嬰。大陸的出生性別比在1980年代之前基本正常,在1982年為107,但之後迅速攀升,1990年達到111.3,2000年升至 116.9,到2004年更高達121.18。盡管自2008年以來出生性別比有所下降,但仍然徘徊在117左右的高位。

大陸國家衛計委在2015年初的出生人口性別比治理體系創新研討會上表示,目前大陸出生性別比整體水平依然偏高,其後果已經顯現,風險進一步聚集和擴大。過去20年來,大陸出生性別比一直高於115,成為世界上出生性別比失衡最嚴重的國家。

『婚姻擠出』很形象地顯示了性別比失衡對婚姻的影響——原本相對穩定平衡的婚姻市場因為多出數千萬男性變得擁擠,使得多出的男性被擠壓出去,被迫成為光棍。

從1980年到2014年,大陸一共出生了6.75億人,這34年的平均性別比是114.7。按性別比正常值推算,男性比女性多出了3000多萬。2014年末,大陸男性人口70079萬人,比女性多3376萬。到了2015年, 3366萬的男女人口差僅僅是比2014年減少10萬而已,大陸光棍危機的局面嚴重程度仍不減。

放開二胎政策是否能緩解『光棍危機』?

大陸自上世紀70年代開始實行計劃生育政策,這一政策旨在控制國家人口,解決人口過剩問題,但也導致了大陸人口加速老齡化、人口性別比率失衡以及獨生子女『嬌生慣養』的社會問題。 十八屆五中全會閉幕後,引起最大反響的政策變動是宣布將全面實施一對夫婦可生育兩個孩子政策。

有媒體解讀說,這不僅能解決生育率低、人口急劇老化的問題, 而且能夠緩解目前男女比率嚴重失調的危機。然而是否能真正的做到緩解光棍危機,我們仍不得而知。

眾所周知,大陸男丁情結較嚴重,和許多亞洲國家一樣,大陸有重男輕女和傳宗接代的傳統觀念,這加劇了人口性別比例失衡的問題。其次,由於大陸社會養老機制尚不健全,靠兒養老的傳統家庭模式占據一定的社會主流。然而在這兩個問題的先行關鍵是,是否願意生育。

放開二胎後,由於養孩子成本太貴,很多大陸家庭不計劃生第二胎,有專家測算,每年增加的出生人口估計最高有 500萬~600萬,加上目前1600萬左右的年出生人口,年出生人口峰值在2200萬左右。

而據中國社科院的一項研究成果,大陸父母把孩子帶大到16歲的撫養總成本平均已達25萬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平均每年的花費就是1.6萬。生了二胎後便要面臨各種的經濟壓力和家庭矛盾。尤其是大陸的一線大城市,生育二胎的成本遠比想像的要高得多。

所以,放開二胎政策是否能緩解光棍危機,還是一個較難回答的問題,促進出生人口性別結構平衡依然任重道遠。但是我們仍應看到幾個關鍵的數字,2015年,男女人口差比2014年減少10萬,出生人口性別比113.51,比2014年的115.88出現下降。據記者了解,這實現了自2009年以來的連續第七次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