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郊大量黑電台推銷非法藥品 隱蔽性強致使打擊難

1月19日,北京市文化執法總隊和警方聯合行動,在通州一高層居民樓內,查獲了正在播放非法藥品廣告的「黑電台」。

北京市文化執法總隊和警方聯合行動,1月19日在通州一高層居民樓內,查獲了正在播放非法藥品廣告的『黑電台』。

直擊:『黑電台』背後的秘密

根據新京報報導,『黑電台』滾動播放廣告,非法藥物利潤驚人。掃描二維碼,觀看獨家報導。記者調查北京城內的隱秘電台,解開『黑電台』背後的利益鏈條。

『剛用了兩三天,時間比以前長了,老婆也不給我臉色看了……別著急,達到亞洲男性健康標準,只是我們修腎養元顆粒療效的底線……』在城市的角落裡,一些被人私自架設的非法『黑電台』,源源不斷地傳播這樣的非法小廣告,直達成千上萬的收音機。

記者連日調查發現,非法電台的架設者花費最低四五千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就能購買到整套播放設備,在租好的高層房屋架設天線,可以向方圓20公里內的收音機播放廣告,推廣一些來源不明、無法進入市場的壯陽藥,在非法電台裡被設置好的一問一答中,變身成為一服即好、標本兼治的神藥。

與此同時,相關執法部門與非法電台架設者的『暗戰』在悄然進行。北京市文化執法總隊提供的資料顯示,自2014年3月至今,北京境內查處的非法廣播電台設備超過50套,7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賣藥』廣播無處不在
『賣藥電台』數量多覆蓋廣,符合『黑電台』主要特徵

2015年11月20日下午五點,地鐵4號線黃村西大街站外,記者打開手中的普通的攜帶型收音機,將頻率調至96.3。收音機的揚聲器中,傳出了一名男性『患者』與『專家』的電話連線,彙報自己服用『修腎養元顆粒』後所收到的奇效。

兩人嘮家常般的對話中,除了包含一些涉性辭彙,對於男女生活的諸多細節也毫不遮掩。『患者』一再表示,自己服用兩療程藥品後,收效顯著,夫妻重回當年恩愛。

電話那頭,『專家』也在不斷重複,該藥系國藥准字,主要成分為桑葚精華,天然無害,並已進入醫保目錄,優惠直接計入藥價,正在進行的搶購活動名額無多,想要再買就得抓緊時間。

在四十多分鐘的時間內,多名『患者』輪番報喜、節目不間斷重複播放。六點鐘,所有正規電台開始整點報時,並播報台名與頻率時,頻率96.3的賣藥廣告卻仍然在繼續播放。

直到兩站路外的義和莊地鐵站,收音機一路都能收聽到頻率96.3的『節目』,在距離黃村西大街地鐵站直線距離7公里外的天宮院地鐵站,這個頻率的內容依然聲音清晰。

2015年12月15日下午6點左右,在義和莊地鐵站,同時可收聽到4個『賣藥電台』,這些電台播報的內容和形式大同小異。這次,『修腎養元顆粒』廣告出現在了頻率104.4。

2015年12月29日、30日,記者隨機挑選了天通苑、北三環北京化工大學、東城區幸福大街、豐台劉家窯等地,每處可收聽到三個以上的『賣藥電台』,其中僅在天通苑地鐵站一處,即可收聽到11個『賣藥電台』。

記者發現,這些『賣藥電台』都有著共同的特徵:不間斷循環播放同一內容,從不報出電台名稱與呼號,廣告形式為『醫患』間的電話互動。

北京市廣播電視出版局的工作人員表示,此類無呼號、不間斷循環播放低俗廣告的『賣藥電台』,符合非法『黑電台』的主要特徵。記者在市內多地收聽到的30餘個頻率,有一半以上已被他們監聽到,只是其中一些頻率推廣的藥品名稱有出入。

對於『修腎養元顆粒』出現在不同頻率,該工作人員解釋,由於發射機的頻率可調,同樣的頻率在不同時段、不同區域播放的內容可能不同;同一種藥品也可能在不同地區使用不同頻率。


『黑電台』的發射天線架設在樓外的平台上,透過饋線與發射機連接。

『黑電台』之害
推銷非法藥品,干擾正規電台頻率,產生輻射影響健康

這些『賣藥電台』推銷的藥品靠譜嗎?以『修腎養元顆粒』為例,在大陸國家食藥監總局的網站上,無法查詢到這款藥品或同名保健品,這說明其並非獲准生產的正規藥品和保健品。

此外,幾乎所有『黑電台』所推廣藥品的銷售熱線均表示,所賣藥品只能透過快遞貨到付款,並未在藥店銷售。這些藥品一般買兩個療程送兩個療程,總價大多在八九百元。

一款自稱西安某廠家生產藥品的銷售熱線稱,他們在延慶大榆樹鎮設有辦事處。但記者前往該地,並未發現有這個藥品辦事處,附近商戶均稱從未聽說過這種藥品,再次撥打銷售熱線,已無法接通。

記者透過郵寄管道購買的四款藥品,在快遞單上均未明確標示發貨人及發貨位址,所留電話也均為廣播內容中的訂購熱線。『「黑電台」賣藥就是一錘子買賣,正規製藥廠不會這麼做』,多名正規製藥企業醫藥代理介紹,正規廠商在藥店、醫院有自己的正規銷售管道。『這種藥要麼是黑作坊自己生產包裝的假藥,要麼是仿冒正規廠家的藥品』。

除了播出虛假醫療廣告,欺騙誤導聽眾外,『黑電台』的廣播還干擾民航、軍事通訊,以及一些正規電台的頻率。據新華社報導,2014年3月,某航空公司投訴其調度頻率受到嚴重干擾,無法正常使用。經確認對比,干擾內容與一個『黑電台』播放內容一致,其干擾足以影響航班的正常起降、滑行。

北京市無線電管理局業務三處的工作人員表示,由於民用廣播頻段緊鄰民航頻段,而大部分的『黑電台』設備都是私人組裝,其發射頻率並不穩定,常常會干擾到正常的民航通信。2015年,無線電管理部門就收到了民航的上百起相關投訴。北京市文化執法總隊也曾聯合多部門,分別在朝陽、通州和大興查處了3處干擾閱兵活動的非法廣播電台。

文化執法人員介紹,北京市人民廣播電台FM94.5頻道是一套新開播的青年廣播,於2015年5月18日開播。在該頻道試播時,由於其緊鄰的非法電台頻率場強太大,嚴重干擾了該頻道的正常播出,5月16日,執法人員查處上述非法廣播,才確保了FM94.5頻道得以正常播出。

非法廣播發射設備常被設置在高層住宅樓頂層,長時間大功率發射信號所產生的輻射,可能影響到附近居民的身體健康,其室外天線沒有避雷設施,也會給居民和建築物的安全帶來隱患。

『失控』的發射機
『黑電台』擁有大功率發射機,小作坊生產可網上購買

2016年1月19日,北京市文化執法總隊聯合市公安局刑偵部門,在通州一高層居民樓內,查處了一個『黑電台』。這是一套位於樓頂的兩居室,隨著房門打開,一陣不小的『嗡嗡』聲傳出。噪音的源頭,是兩個臥室內的兩台正在播放違法藥品廣告的調頻廣播發射機。

『黑電台』的主要設備,包括發射機和播放機。發射機的功率越大,價格越高。根據其中一台發射機螢幕資料,這台機器功率在556W至560W之間浮動,設定的頻率為99.1,除了一些英文說明,機器上沒有任何廠家資訊。發射機透過資料線與作為音源的手機大小的播放機相連,同時接出一條拇指粗的饋線,連接到窗外空調護欄的T字形天線上。

另一台發射機的功率達到了1000W,所在房間的窗外視野開闊,沒有樓群阻擋。『像這樣的開闊地最利於非法信號的傳播,1000W功率的發射機能覆蓋到20公里遠的地方』,執法人員介紹,像這樣的發射設備,價值不過萬元。

租房合同顯示該套住宅從2015年6月開始出租,『黑電台』隱藏於此已半年左右。文化執法人員當場查扣了發射設備,公安機關也將透過相關線索對嫌疑人進行追捕。

『黑電台』的發射機又是從何而來?知情人稱,這些設備一般透過網購即可獲取,並且逐漸形成一個灰色市場。在某購物網站輸入關鍵字『調頻廣播發射機』,出現了673條搜索結果,這些發射機的價格幾千元至萬餘元不等,功率越大價格越高。在大多數商家的銷售頁面上,都有著定製校園廣播、村村通、小區及景區廣播等字樣。

江蘇宿遷的『張經理』稱,他賣的100W發射機及30公尺天線售價8800元,並配置遠端手機控制廣播介面,覆蓋範圍可達10公里,如果需要遠端控制,需附加購買一個1500元的網路遠端控制系統,裝上手機卡後,這樣一個硬體裝置就可以實現遠端遙控廣播電台。

記者在網聊時向『張經理』坦言,購買設備是用來做電台廣告,『張經理』稱在網上不便說太多,提出電話溝通,『我們不能大張旗鼓地去賣。』

在電話裡,『張經理』稱其手頭有一台100W的發射機,自帶天線30公尺。『你可以先拿去用,如果需要更多我們可以再做』。對於發射機的來源,『張經理』只透露是從江蘇宿遷發貨,『談這生意時,該說的說,不該問的不要問。』

有商家和專業人士透露,網上售賣的發射機基本都出自小作坊,其中可隨意更換頻率的大功率發射機幾乎都是私人定製。雖然功率可以很大,但穩定性和專業度都無法保證,致使『黑電台』干擾民航通信、正規廣播頻率。

營銷『一條龍』
『黑電台』團夥分工明確,非法運營形成鏈條獲取暴利

誰在運營『黑電台』?其中又暗藏多少暴利?2015年6月,在文化、無線電管理、公安等部門的專項打擊行動中,所查獲的一個『黑電台』團夥,為我們揭開了其中的內幕。

據執法人員介紹,這個以健康科技公司為掩護的『黑電台』團夥,有成員不到10人,其中包括聯繫推銷廣告業務的合夥人、負責公司帳目的財務人員,以及負責架設非法電台、遠端操控的技術人員。

不但如此,該公司還有專人負責聯繫錄製『節目』,為一些民營醫療機構和保健品、藥品等提供『一條龍』廣告服務。文化執法人員介紹,該公司的主要架設地點在市區和河北燕郊一帶,使用的發射機功率多為1千瓦到2千瓦,架設在高層建築頂層的房間後,信號可以傳播到方圓20-30公里遠的範圍。

同時,這個團夥的成員都十分警覺。負責聯絡廣告的人員往往是透過固定的圈子去找客戶,和考察好的醫院、藥品代理合作,並不公開招攬廣告投放者,而且經常更換電話,不接陌生人號碼。相應的技術人員,也都使用假身分證件租賃高層房屋,設置『黑電台』。

新京報記者瞭解到,該團夥非法牟取的經濟利益也十分可觀,一家民營醫院和其簽訂合同顯示,3個月的廣告費達到80萬元。目前,該團夥有5名犯罪嫌疑人被控制,相關部門取締了10處共14套非法廣播設備。

除了團夥接單架設非法電台,一些藥品經銷商也會購買設備設立黑電台。接聽某藥品銷售熱線的工作人員就表示,電台是自己架的,但當問及具體情況時,對方立馬掛斷了電話。文化執法人員表示,因為可以輕易在網上買到一整套發射設備,藥品經銷商自己買設備租房設立電台,『完全有可能』。

追查『隱身人』
『黑電台』隱蔽性強,架設者難現身;執法需『威懾力』

新京報記者瞭解到,2014年3月,北京發現查處了首個非法廣播頻率,之後北京市建立起一套多部門聯合打擊非法廣播的工作機制:廣電部門根據投訴舉報甄別非法頻率,無線電管理局查找定位發射機,公安、文化執法人員根據定位線索抓人,查扣設備。

其中,定位查找發射機是打擊非法廣播的關鍵一步。一般來說,無線電管理部門會依靠市內多個監測站和監測車,將範圍鎖定在某個小區。接下來,需要專業人員透過便攜設備和肉眼觀察室外天線,確定發射源的具體房間。

『運氣好,去了就能找到,運氣不好時,一個發射機需要找一兩天時間』,北京無線電管理局業務三處工作人員黃海波說,『黑電台』架設者安裝天線的隱蔽性和專業水準也在提高。

他解釋,鎖定發射機大致位置後,需要透過肉眼和望遠鏡查找天線,有些天線會被隱藏在木板偽裝的假牆後,技術人員爬上樓頂也難找到。

一次查找經歷令黃海波印象深刻,樓頂天線連接發射機的饋線被引進煙道,無法判斷是哪層住戶,只能透過發射機的電流聲將目標鎖定在了兩層住戶間,試著對其中一家斷電後,目標信號中斷了,才最終準確定位了發射機的位置。『他們的走線很專業,很多時候都找不著』。

黃海波說,更讓人頭疼的是,『黑電台』架設者都不住在設有發射機的出租屋內,執法人員只能查抄設備,而這對『隱身』的架設者來說損失並不算大,只需再找地點置辦一套設備即可重新運行。更有一些人還會在房門安裝監控設備,一旦有人開門,報警信號就會發送到手機上,對方發現被查便不會再出現。

此外,作為打擊『黑電台』法律依據的刑法擾亂無線電通訊管理秩序罪,曾有一個『經責令停止使用後拒不停止使用』的行政前置環節,但在實際使用中,『黑電台』幾乎不存在責令停用後第二次發現再次使用的情況。

『這曾經讓不法人員難以受到法律制裁』,北京文化執法總隊副總隊長王寧之說,一些『黑電台』架設者很瞭解這一點,甚至有人當面向執法人員提出,『你看,拿我沒辦法吧。』

不過,2015年11月1日起實施的《刑法修正案(九)》,去掉了『經責令停止使用後拒不停止使用』的行政前置環節,公安機關可根據當事人涉案情節進行逮捕,司法機關可參考廣播電台主管部門鑑定意見追究當事人刑事責任。

『只有抓到人,將其送上法庭,執法才會更有威懾力』,王寧之說,目前執法的重點是『黑電台』的架設者,無線電部門對黑頻率定位完成後,會將線索先轉交公安部門,透過刑偵手段抓捕相關犯罪嫌疑人,從源頭上進行打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