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一路回憶一路看 圍觀孩子們的寒冷記憶

冷空氣持續霸屏。

在大人的朋友圈裡,這兩天BOSS級冷空氣持續霸屏。寒冬的話題,也觸動了他們的深層記憶,什麼1977年的西湖結冰,1991年的-8.4℃,2008年的雪災啊……紛紛曬起了當年的回憶。

根據錢江晚報報導,對一年級就學過『下雪啦,下雪啦,雪地裡來了一群小畫家。小雞畫竹葉,小狗畫梅花……』的孩子們來說,除了下雪,寒冷又是一種怎樣的記憶?我們從南到北,找來了3位小朋友,聽聽他們的寒冷記憶。

記憶中的寒冷
9℃
回憶人:昌鈺博,四年級男生,海南人,目前生活在海口

印象中什麼時候最冷?就是現在啊。這幾天冷得我都不想出去玩了。現在海口幾度?(借來媽媽的手機,打開APP)嗯,18~25℃,因為下雨和起霧,所以感覺特別冷,我在家都要穿著長袖T恤,套件棉馬甲。

我知道海南在大陸,已經是很熱的地方了。我爸爸是江西人,過年的時候,我們也會去江西過年,那個時候,媽媽會帶上我衣櫥裡最厚的衣服,就是一件快到膝蓋的棉襖。我在江西看到過雪,不過不大,所以沒機會堆雪人。

我的好朋友告訴我,他媽媽第一次在杭州看到雪時,激動得一下子躺到濕濕黑黑的雪上。我當然不會啦,因為現在旅遊什麼的,也經常會碰到寒冷的天氣,比如去青海湖旅遊時,我就看到過冰,和語文書上寫的一樣。

我媽媽說,這幾年在海口最冷的記憶,應該是前年,2014年,那時海口最低溫度才9℃。我倒是沒什麼印象了。不過海口的冷和其他地方不一樣,一般只能一兩天,很快就會變暖。我在網上看到過很冷地方的人寫過笑話,裡面有me more cool什麼的,不知道這個是什麼意思。(聽瞭解釋後,還是一頭霧水)去江西時,媽媽會給我穿一件打底衫,不過你們說的棉毛褲,我真沒見過。

雖然海南在你們眼中不冷,不過媽媽在我房間裡還是裝了能製熱的空調,她說怕我晚上一個人睡,踢被子凍感冒了。不過自從我一個人睡以來,這個功能好像從來沒用到過。聽說杭州這幾天要零下11℃了,對這個溫度,我真的沒法想像,杭州的小夥伴們,你們要注意身體吶。

-4℃
回憶人:王奕陽,初二女生,杭州人

週三(20日)下午,老師告訴我們,因為寒潮學校要放假了。聽到寒潮,我的第一反應是,oh my god,千萬別來什麼氣象災害啊。不是我覺悟高,因為知識改變思維啊。這周我們的科學課,正好學了氣象災害這個單元,老師講到了寒潮、降雪,讓我知道了原來看上去很美很仙的大雪,會造成很多很多以前不知道的損失。

當然,關於寒冬,我還是有一段非常歡樂的記憶。那是2008年,杭州人應該都知道吧。那年杭州下了好大的雪,我正好讀幼稚園大班。太小麼,很多具體的事都沒印象了,也是這幾天大人們在說這次大寒潮時,聽到一些,比如那場暴雪斷斷續續下了五六天,那年的最低溫度是-4℃……

一些小片段,還是留下了。因為是幼稚園的最後時光,記得我戴著手套,揣著給每個同學寫的一封信,在雪地走,感覺是要送去幼稚園,可現在想想卻不科學,那時幼稚園應該放假了吧(笑了起來)。還有就是和爸爸在小區的運河邊打雪仗,老爸說我當時好像還打到了別人的臉,哈哈,女漢子從小就是那麼猛。

-38℃
回憶人:桐桐,三年級女生,哈爾濱人,目前在杭州讀書

我媽21日在朋友圈裡發了條微信,說杭州這個星期要降到零下11度,她的很多衣服和車技終於派上用場了。對車技,我不大清楚,結冰天從沒坐過她的車。衣服倒是真的,因為我爸我媽都是哈爾濱人,去(2015)年她回東北還給自己買了一件貂皮大衣。

好幾年冬天,我都跟著姥姥姥爺回哈爾濱,留我爸我媽在杭州爽。哈爾濱可冷了。我去了那麼多次,最冷的一次是去二龍湖玩的那天(轉頭問爸爸,那天是幾度?)。有零下38℃吧。反正湖面上的冰特別厚,我和表姐在大壩上,坐著雪橇滑下來,特別好玩,就算摔跤了也不疼,因為雪很厚,大概有七八十公分吧。

零下38度,你們聽聽是不是很恐怖?那天我穿了3條棉褲。真的是棉褲,不是棉毛褲。身上穿了五六件衣服。其實,除了穿衣服這件事,我還挺喜歡哈爾濱的冬天,不過這麼一層層穿,實在太影響行動了。

那天,我和表姐玩瘋了,姨夫把我們的雪橇掛在汽車後面,我們就這麼跟著車子滑,風景是看夠了,尾氣也聞了不少。每次去哈爾濱過寒假,我都發現,並不是每個哈爾濱孩子都喜歡這個溫度。有的就特別怕冷,愛待在有暖氣的屋子裡。我麼,應該屬於正常的孩子,就是玩玩雪。還有特別瘋的那種,在雪地裡跑來跑去,打滾,還挖雪吃。這個,我是不會做的,地上的雪多髒啊。

去年12月,杭州也下雪了,好像是雙休日,我和爸爸下樓去堆雪人,不過沒堆好,這雪太少了,不過癮,而且捏在手裡濕濕的,哈爾濱的雪不這樣,就算下大雪,地也不會太滑。在杭州零下11度會是怎樣?這個問題,我還沒好好想過,估計就是下雪吧,到時哪裡也不去了,應該會和爸爸下樓去玩玩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