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運/2016春運首日 不論聚散離合都要回家過年

1月24日,為期40天的2016年春運正式拉開帷幕。

為期40天的2016年春運1月24日正式拉開帷幕。

根據台灣網報導,年年春運年年講,人們對春運這個話題永不厭煩,你我他都曾是或就是春運大軍中的一員。春運意味著回家過年,意味著團團圓圓,意味著這一年的辛勞終於有了慰藉,飄飄蕩蕩的心也就此有了歸處。


1月24日,一個孩子在家長的懷裡看著新候車大廳開心地笑了。


1月24日,在貴陽火車站檢票口,一名女孩為男友捂臉取暖。


1月24日,在廣州火車站廣場上,一名乘客帶著孩子在小雪中等候進站。


1月24日,上海火車站員工為旅客送上『福』字和農曆猴年小玩偶。 


1月24日,南昌火車站候車室裡,身著『考拉』服的工作人員在為旅客做溫馨提示。 


1月24日,在北京火車站廣場,一對來自吉林的旅客抱著小孫女,他們來與在北京工作的兒子、兒媳團聚過年。


1月24日,在合肥火車站,一名小旅客在車廂內。


1月24日,一位來自四川的旅客帶著孩子剛剛抵達合肥火車站,準備與在合肥打工的親人團聚。 


1月24日,在福州火車站,工作人員在幫助一位年長的旅客進站上車。 


1月24日,三位隨父母返回四川過年的孩子在北京西客站候車室看母親手機裡的動畫片。


1月24日,一位母親帶著的剛出生的孩子在北京西客站候車室候車。


1月24日,在上海虹橋開往北京南的G118次列車上,乘務員在向旅客贈送『福』字。 


1月24日,在鐵路北京站站台,慄洋(左一)、杜立平(左二)夫婦與3歲的女兒慄梓淳(右一)道別。慄梓淳跟著爺爺奶奶先回佳木斯,慄洋、杜立平夫婦隨後再回去與他們團聚。 


1月24日,在南昌火車站,旅客準備乘坐南昌開往成都東的D2236列車。


1月24日,乘客在Z8801次列車上。 


1月24日,來自斯里蘭卡的春運志工佳妮與乘務員在車廂為旅客服務。 


1月24日,在從太原開往寶雞的D2531次列車上,一對雙胞胎姐妹跟著家人坐火車。


1月24日,旅客在鄭州火車站進站乘車。


1月24日,在廣州火車站站台,一名懷抱孩子的乘客匆忙趕路。 


1月24日,一名媽媽在包車的車廂和孩子玩耍。 


1月24日,在河北邢台汽車站,小男孩王俊智和母親揮手告別。

春運十年:回家路上的愛與淚

攝影師吳芳在安徽拍攝春運已經十年,2005年他第一次踏進車站進行春運採訪,印象中就是人多,買車票排隊,上車擁擠。作為記錄者,關於春運的記憶都摻雜著孩子的哭鬧聲與男人的咒罵聲,也摻雜著汗臭味和香水味。

【圖集】春運十年:回家路上的愛與淚

【圖集】春運十年:回家路上的愛與淚

2005年2月14日,火車站工作人員用引導牌引領旅客上車。這種工作牌幾年後被廢除。

2005年2月15日,安徽合肥火車站,准備踏上行程的旅客。

一輛大客車在合寧高速江浦段發生爆炸,車內51名司乘人員中有17人不幸身亡。
2005年2月22日21時40分,一輛大客車在合寧高速江浦段發生爆炸,車內51名司乘人員中有17人不幸身亡。一位幸存的母親親吻自己兩個月大的孩子。

2005年一輛大客車在合寧高速江浦段發生爆炸,車內51名司乘人員中有17人不幸身亡。

2005年2月23日,江蘇江浦境內的一停車場,公安人員在調查。2月22日21時40分,一輛牌號為浙FA3855的金龍大客車在合寧高速江浦段發生爆炸,車內51名司乘人員中有17人不幸身亡,另外有4人受傷。

2006年1月18日,上海至阜陽5008次列車臥鋪車廂的一位乘客在熟睡,外面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2006年1月18日,上海至阜陽5008次列車臥鋪車廂的一位乘客在熟睡,外面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2006年1月18日,蘇州火車站攀車的民工。

2006年1月18日晚,上海站蜂擁返鄉的打工者

2006年1月19日,安徽潁上縣火車站,暴雪中回家的旅客。

2006年2月4日,阜陽火車站等待出去打工的年輕人。

2006年2月4日,阜陽開往寧波的列車上,幾個第一次踏上打工路的女孩對外面很世界好奇。

2006年2月4日,合肥火車站,跟父母踏上春運路的孩子。

2006年2月4日,合肥火車站發車的綠皮車。

2006年2月4日,阜陽火車站改造前大批旅客排隊進站。

寧波至阜陽的5032次列車上,一位媽媽蹲著,一手抱著一個孩子,一邊喂奶。
2007年2月3日,寧波至阜陽的5032次列車上,一位媽媽蹲著,一手抱著一個孩子,一邊餵奶。

2007年2月3日,浙江寧波至阜陽的5032次列車上,女捕快朱穎和徐慧在人群中暗訪 。

2007年2月3日,浙江寧波至阜陽的5032次列車上,女捕快朱穎在審訊盜竊嫌疑人。
2007年2月3日,浙江寧波至阜陽的5032次列車上,女捕快朱穎在審訊盜竊嫌疑人。

2007年2月22日,合肥火車站綠皮車上焦急呼喚同伴的乘客。

2007年2月23日,安徽合肥火車站站檯上工作人員像玩雜技一般給乘客購物。

2007年2月28日,安徽合肥火車站,春運期間票販子『集團作戰』。

2007年2月29日,合肥火車站,一個女孩在同伴的幫助下爬窗而入。

2008年1月27日,安徽合肥火車站廣場上,冒雪排隊購票的乘客。

2008年1月27日,暴雪致使合肥交通癱瘓,武警出動掃雪。

2008年1月27日,合肥汽車站被大雪困住的汽車。

2008年1月28日,暴雪中滯留合肥的乘客在車站睡覺。

2009年1月11日,安徽合肥火車站,兩個執勤的武警。

2009年1月31日,安徽合肥大量的民工排隊上車,綠皮車依然是春運的主角。

安徽合肥火車站廣場上企業員工舉著牌子趁著春運招聘。用工荒不僅僅困擾著長三角,中部省份也不例外。
2009年1月31日,安徽合肥火車站廣場上企業員工舉著牌子趁著春運招聘。用工荒不僅僅困擾著長三角,中部省份也不例外。

2009年1月31日,安徽合肥火車站站檯上,一男子焦急地尋找同伴。

2010年1月27日,合肥火車站廣場上的一個孩子看著自己的母親。

2010年1月30日,合肥火車站站檯上水洩不通。

2010年2月1日,安徽合肥火車站候車大廳,一位母親用手喂自己的孩子。

2010年2月5日,合肥火車站,一位父親和自己的孩子吻別。

合肥火車站,一列開往阜陽的列車上,因為空間狹小,一個女孩摟著男朋友維持站立。
2010年2月8日,合肥火車站,一列開往阜陽的列車上,因為空間狹小,一個女孩摟著男朋友維持站立。

2010年2月8日,合肥火車站候車大廳,一對情侶拍照留影。

2011年1月9日,安徽合肥火車站,一位母親背著兩個孩子,艱難地登車。

2011年1月18日,合肥火車站春運期間,春潮湧動潮。

2011年1月18日,合肥火車站返鄉的列車上異常地擁擠。

2011年1月28日,合肥火車站站檯上,一從北京前往無為轉車的女子突然昏厥。

2011年1月30日,合肥火車站候車大廳,一位媽媽用嘴巴喂孩子。

2011年2月8日,合肥火車站,一個父親和妻女告別。6月底開通的京滬高鐵將對鐵路慢時代的一個告別。
2011年2月8日,合肥火車站,一個父親和妻女告別。6月底開通的京滬高鐵將對鐵路慢時代的一個告別。

2012年1月5日,列車即將開行前,一個女孩在趕車。

2012年1月6日,安徽合肥火車站站檯上,一對情侶告別。
2012年1月6日,安徽合肥火車站站檯上,一對情侶告別。當天合肥各大高校陸續放假,合肥火車站迎來春運前一波客流高峰。

2012年1月9日,合肥火車站,兩個年輕人吻別。

2012年1月9日,合肥火車站旅客通過天橋登車。

2012年1月16日,合肥火車站,一個女孩透過行李的縫隙朝外張望。

2012年1月18日,東莞至合肥的列車上大批的乘客下了之後,顯得有些空曠。

2012年1月18日,合肥火車站廣場上通宵登車的母子。

2012年1月18日,合肥火車站候車大廳,一民工與民警發生爭執。

2013年1月17日,合肥火車站廣場上告別的情侶。

2013年1月26日,合肥火車站廣場上,幾個民工簇擁著熟睡。

2013年2月3日,合肥火車站站台,一位父親背著孩子登車回家。

2013年2月15日,安徽合肥火車站候車大廳,一男孩『鶴立雞群』。

2013年2月15日,合肥火車站武警在維持秩序。

2013年2月15日,火車站廣場上,一個女孩因為沒有買到票哭泣。

2014年1月16日,合肥火車站,一群打工妹踏上返程。
2014年1月16日,合肥火車站,一群打工妹踏上返程。 當天一年一度的春運大幕已經開啟。如今的打工女孩的行囊也越來越時尚。

2014年1月17日,合肥火車站站台一個前往黃山的女孩跑著抵達火車站站台
2014年1月17日,合肥火車站站台一個前往黃山的女孩跑著抵達火車站站台時,列車已經啟動,歸心似箭的她急得哭起來,合肥火車站值班員前往安慰,並幫助她搭乘下一趟車。

2014年1月17日,合肥至溫州的動車上,列車員鐘聲樂在檢票
2014年1月17日,合肥至溫州的動車上,列車員鐘聲樂在檢票,在動車於裡,列車員活動空間很大。動車參與春運分流了不少客流,也減少了不少人力,但高票價依然是短板。

2014年1月17日,寧波至成都列車餐車里,列車員鄒旭在一天最後幾分鐘內接受到同事的祝福,很激動。
2014年1月17日,寧波至成都列車餐車裡,列車員鄒旭在一天最後幾分鐘內接受到同事的祝福,很激動。

2014年1月17日,寧波至成都列車上,經過一天半夜的折騰,旅客已經疲憊不堪。

2014年1月18日,寧波至成都的列車上車廂交接處縱橫交錯一大片,狼狽不堪。

2014年1月24日天下午,安徽合六葉高速上,一個女子在高速上將寵物狗抱出來透氣。
2014年1月24日天下午,安徽合六葉高速上,一個女子在高速上將寵物狗抱出來透氣。當天由於返鄉車流增多,合六葉高速因小車禍發生大面積擁堵,堵車長達15公里,下午350左右,經過交警的疏通,高速才放行,據悉當天該高速發生三次大面積擁堵。

2015年2月3日,安徽合肥火車站上的一個女孩。

2015年2月3日合肥火車站廣場,三個時尚的女孩趕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