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太子妃》男星遭前妻毆打 扇500耳光

張林煥。

一部《太子妃升職記》不僅帶火了主演張天愛和盛一倫,如今張鵬的扮演者張林煥(也叫張志遠)也因為一條長微博引起了網友的圍觀。

根據鳳凰娛樂報導,張林煥是一位男模,曾和張亮一起拍過大片。在長微博中,張林煥敘述了自己的情感故事,如今29歲的他,曾有一次婚姻,離婚收場,有一個6歲大的兒子。他坦言離婚的原因是被前妻家暴,『五年半我和你在一起挨了你至少有五百個耳光吧,身上也不知被抓流血多少次』、『你把我鎖在了門外,因為固執想進房間的我太用力折斷了門鎖,門把手斷掉了,但邊緣把我的手割了一個很深的傷口,我看到了自己的骨頭。當時的血幾秒鐘就濕透了一條毛巾。』

長微博發表後,網友紛紛對他表示關心,『不管你是張志遠還是張林煥未來的日子我們都陪你一起走』、『一個字沒漏的看下來。我們願意陪你走很久』、『熬過苦逼的歲月,你就是最牛逼的人。所以,加油』。


張林煥微博截圖。

長微博原文:

87年,獅子座,o型血,離異,兒子6歲,還有很多,很多時候我會覺得除了死亡我應該都有經歷過了……

忍了快三年了,為什麼今天要說這些,是因為被黑的太慘了,只是想把事實說出來。因為我不想就連剛認識我的朋友,遇到從前共同認識的並不熟的朋友和剛認識的朋友說離我遠一點,我並不是什麼好人。

我不想從前很好的朋友因為你的一些經過杜撰的故事而對我有人格上的歧視。就連我剛剛剛搬家進來的房東都會突然問起我的從前莫名的偏見,當然基本是從她的所謂創業故事中得知,我曾幾次和她說也和幾個發表她創業故事的新媒體上去私信留言可不可以不要這麼黑我?而得到的回覆永遠是:『沒人知道你是誰,也沒人在意你是誰,你不用擔心。』

但事實呢,那時的我失去了幾乎所有的朋友,沒有工作。我知道你會看到,我不想說那些關於你的公司的事情,也不想因為我說了什麼對你的事業造成什麼傷害,我希望曾經相處五年半的我們各自安好。不希望你同事在介紹你的時候說的是『嗨,這是張志遠的前妻。』

幾個朋友勸我不要去公開說這些,因為你現在的社會地位比我高,人們只會更願意去相信你。事實究竟是如何,聽我慢慢道來,因為我同樣需要尊嚴需要工作需要朋友。

07年的12月10日來到北京,這是我的前妻的生日那一天,然後一個多月不到兩個月的樣子之後就沒有錢花的我開始試著做起了模特兒。沒想到一切竟然如此的順利,我覺得那時沒有人比我還幸運。當然要謝謝你幫我介紹了第一本雜誌,這份恩情我永遠不會忘記。

那時我二十一歲

後來因為打破你的香水我們養了一隻小狗,名為張金睿。好像因為這個小生命使我們更想去孕育一個因我們而生的小生命,所以後來我們擁有了我們的小寶寶,得知消息的時候我在西藏,興奮的快缺氧,我想也許你會開始變得柔軟了吧。

好吧,我要開始吐槽了。也許是因為《我的野蠻女友》影響了我對情感的認知,那時我覺得男人都是要不停的讓步,沒有原則的讓步。覺得女人嘛,就是拿來寵拿來愛的。只是沒想到對你的包容和耐心卻把我們的感情送上了一條不歸路。

五年半我和你在一起挨了你至少有五百個耳光吧,身上也不知被抓流血多少次,記憶深刻的一個是和朋友們打麻將,我劫了你的胡,你一個耳光過來我鼻子開始流血了。

五年半的時間我起碼經歷了你有上百次的提出分手,也曾經被你趕出去過幾次。為什麼決定結束?那天我們一起在朋友家,我喝醉了。回到家裡我幾乎瞬間暈睡過去,你卻覺得我在裝睡然後開始用煙頭在我身上燙了6個煙疤,我疼醒後看到自己竟想起了被虐待的狗。於是我拿起了打包好之前被扔出去還沒有及時放回衣櫥的行李和我的電腦還有800塊人民幣現金離開了,也是所謂的淨身出戶,這是我唯一一次說要分開。

從前我和絕大部分的人一樣,覺得既然已經有了孩子就算再不開心也要為了孩子不受傷害而繼續隱忍。可是後來我想想,經常吵架的兩個人其實會給孩子帶來更大的傷害。

我受不了對任何人有虧欠有隱瞞,所以在我們拿了離婚證後的那一刻,我對你說:對不起,我曾經背叛過你,我希望你可以原諒我。然後,終於這成為了你喋喋不休的翻盤話柄。

是的,我現在就是在為自己『狡辯』,試想一個生活在長期暴力環境的女人如果突然出現有一個努力溫暖她的人會發生什麼。對此我並不後悔,相反可能如果什麼都沒發生我會覺得遺憾。是的這就是我,21歲的我需要溫暖需要愛。

記得我們剛剛在一起的時候,你和在我面前經常讚賞的前男友在廁所裡待了至少有半個小時。在陌生男人的車上消失1個小時,在當天party上的幾個人陸續和我說不要再和你在一起。在你第一次去墨爾本跑去另一個城市見網友。

婚姻是兩個家庭的結合,在你的母親因為我的母親說要不要等雨停了再去買菜而對我的母親也在場的我狂爆國罵的時候我已經快忍無可忍了。我見到我的母親委屈的哭那幾次都是因為我們的家庭。想到這我真是覺得我腦子有病。

你說你為了我放棄了輝煌的事業,但事實如何你自己最清楚。09年的時候相信很多朋友都知道,那應該是我目前人生中最頂峰的輝煌時間,而我選擇放棄一切去到遙遠的澳洲等待孩子的出生,每天照顧著孩子。剛到澳洲的我還是留有一些積蓄,但最終還是連菜也買不起了,只能每天忍著委屈看著臉色生活著。那時的我需要每天刷吃過飯的碗,掃地拖地不乾淨也會被罵。嗯,寄人籬下能怎樣又有什麼反駁的權利呢,只能希望未來好一些吧。可能有人會想問,為什麼你不去工作?因為我並不是移民簽證,我是旅遊簽證只能打黑工,但因為那時英文太爛了只能在家裡照顧孩子。

心是從合適開始涼的?有兩次你把我鎖在了門外,因為固執想進房間的我太用力折斷了門鎖,門把手斷掉了,但邊緣把我的手割了一個很深的傷口,我看到了自己的骨頭。當時的血幾秒鐘就濕透了一條毛巾。在劃開的一瞬間血灑滿了地毯,門開了,你出來了看到我的第一句話是你把地毯弄這麼髒我媽回來看怎麼罵死你。

我說,可以送我去醫院嗎?(當時的醫院離住處大概有500公尺)你說,送你去醫院孩子睡覺沒人看肯定不行。我想想也對,於是說我自己開車去吧?你說,你把車再弄髒了怎麼辦?然後我任性的不管不顧的開車去了醫院,身上帶了100澳幣。到了醫院後醫生驚訝的問你的手還能動嗎?我身高慶幸的動了動手指。醫生開了單子讓我去縫補傷口,可我一看金額是500多澳幣,於是我又開著車回到了家用伏特加沖洗傷口,拿創可貼固定劃開的肉。

有一次去越南工作拍攝一位大陸國內設計師的廣告,你說希望也可以去玩,答應了帶你去。第一天之後你覺得很累,於是你說第二天就不去了。第二天拍攝了一整天,你在傍晚打電話給我說你想我陪去你吃飯,當時我們距離居住的酒店還有差不多一個小時的車程,在一個有家度假村的荒郊野嶺的小路上,你說要我立刻回去陪你出去吃東西。

我和你說,我是來工作的,全部的人一天沒有吃飯了,現在我們路過一個可以吃東西的地方,我因為要陪你讓整個團隊十幾個人陪著我餓著嗎?然後我們又吵了起來……回到酒店可能我在十秒內就被你抓的可以用遍體淋傷來形容。然後你衝出房間到了大堂我追了出去,你看到團隊的人都在瞬間扇了我一個耳光爆出各種國罵… 所有人看傻了……然後你說一定要走,可是在異國他鄉在越南一個混亂的晚上我怕你會出事,我想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你離開。

然後你上了一台計程車就再也不下來了,你知道我非常抗拒下跪這事,於是威脅說不跪下你就立刻走,直到我答應你給你跪下,於是我在越南的馬路上那時連給菩薩都不願下跪的我,給你跪下了有十分鐘吧,那真是我人生中最他媽丟人的半小時。

後來去上海一次出差與我們當時拍攝團隊的朋友聚會,設計師問起:你的女朋友家裡是很有錢嗎?你為什麼要這麼生活?但好像事實並不是誒,我想沒人比我更瞭解。

嗯,先寫到這裡吧,希望你也可以好自為之……我不想說太多,我也希望你可以擁有一份成功的事業也可以得到幸福。也希望你可以善良一些,說點別的吧……

我的眼角是真的,沒有動過,這幾天教你辨別方法,所以那幾個人就別總逼逼這個了。嗯,鼻子也是真的。難道你們沒發現我的耳朵還挺像精靈耳嘛……(讓我自戀一會,是的我仍然有心情自戀)

我是直男,喜歡女人,未來會怎樣就不多猜測了,搞不好再被傷透就出櫃了。但之前我聽過各種關於我和男人的故事,你們不做編劇可惜了。我有很多Gay的朋友,他們人都很好,性取向是天生的,別人有什麼喜好和我沒關係。看著他們幸福我看著也開心,也特別為他們高興,愛是沒有界限與規則的。

沒有人給我爸媽買過房子,也沒有人給我買過房子。我可以說是一無所有,沒有房子,沒有車子,沒有積蓄,沒女朋友但我現在很快樂。像你說的:沒有人會知道你是誰,也沒有人在乎你是誰,不會對你有任何影響,我又沒有提到過你的名字。

你甩了我上百次未果,最後被我甩了很不甘心吧?我不再有牽絆,不再委屈自己。如果你想認識我請不要從別人的嘴裡瞭解我。過度的包容和忍讓只會讓那些偽善的人有欲望不停踐踏你的底線,而並不是內心強大的表現。

我並不懦弱,你也並不牛逼,只是因為我一直報著你在未來一定會改變的心而繼續和你的情感,但最終我發現我真他媽蠢。

現在我只會在乎在意我的人。如果我說了半個字的謊話歡迎大家大嘴巴來抽死我。我不希望看到這些的你們對任何人做出任何激烈的行為,我一定會發火的。我希望這一切就這麼翻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