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因婚紗照失敗 成都潮媽迷戀寫真一年拍百多套

成都潮媽迷戀寫真。

曾有人說過這樣一段話『我之所以做記者,是因為我的一輩子,可以經歷別人幾輩子的事』,而攝影師亦是如此,前者用筆記錄,後者用鏡頭記錄。

根據成都商報報導,這年頭,不得點什麼『不治之症』都不好意思出門,張口一個強迫症,閉口一個密集恐懼症,低成本的自我標籤充斥於大街小巷。然而,有些『病』你沒有錢、沒有顏、沒有閒,以及沒有那麼一點點藝術表現力還真得不了。

在『一拍集合』商業攝影服務平台,入駐的攝影師黑子黎的鏡頭下,有這樣一位『寫真重度迷戀症患者』,她狂熱地愛好著寫真,一年365天,100多套寫真,一年拍下來的寫真比你一輩子還多,而她,一拍就是十年……

源於一次失敗的婚紗照
不可自拔連續拍寫真

高高妹,自嘲為『寫真重度迷戀症患者』,地道的成都妹兒,非模特兒。在成為全職媽媽以前,她和你我一樣,穿梭在辦公大樓間,從事著普通的財務工作。現在,她只要一有空閒,就會去拍寫真,在成都,大半的攝影工作室她都去拍過。問及在寫真這事上花了多少錢,她笑笑說:『不敢算』。

說起高高妹開始寫真這個愛好的原因略可愛——失敗的婚紗照。大概那次婚紗照給她造成一萬點暴擊,從此掉進追逐絕美寫真的坑不可自拔。

她說:『寫真給人百變的感覺,讓自己看到自己不同的美,女人都會愛上這個感覺。』於是,在攝影師的鏡頭下,她是古風、現代、民族、時尚、先鋒……同世界上任何一項愛好一樣,有著看不清摸不著卻饒有趣味的魅力。

確如她所說,女人很難拒絕這種感覺,很多女孩小時候都盼望著每年生日那天去拍一組『化妝照』,只為讓歲月多一些儀式感。看似『敗家』的舉動,她卻從中獲益了不少。她喜歡鏡頭下的自己,在寫真中越來越自信,在鏡頭下越來越有表現力,在微博上擁有了小規模的粉絲,在論壇裡結識許多志同道合的寫真愛好者……甚至,一些熟識的攝影師朋友,會邀約她參與創作。這一拍,就是十年。

對於高高妹這種對寫真的執著,家裡人其實並不太支持,但只要不影響接兒子放學,家裡人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過,在和高高妹聊天的最後,她說:『等孩子上小學她便不再拍了,還剩最後半年的時間。』 這話,有一種過去十年抓住青春用力瘋狂了一把的感覺。

寫真重度迷戀症患者?
如何『拯救』

對寫真的執著,同世界上任何一項愛好一樣,都不應該被鄙視。如何拯救寫真重度迷戀症患者,對攝影師來說,當然是要把他們拍得美美噠!攝影師黑子黎是高高妹的朋友,他們因拍寫真認識。作為寫真重度迷戀症患者的高高妹,單是找黑子黎就拍了7套。

在黑子黎鏡頭下,高高妹是這樣一群人的代表,實際上,他接觸過不少熱愛寫真的人。這群人拍得多,看得多,比普通客人更有經驗,但也多一般顧客高要求。所以作為攝影師,稍微大眾一點的風格難以糊弄這群人,畢竟這些風格他們都或許已經嘗試過。

因此,針對她們量身定製一些全新的拍攝風格,比如不同的拍攝手法、新的服裝造型、拍攝主題、甚至是不同的後期設計手法……才是『拯救』他們的最佳方式。黑子黎說,一個萬能藥方就可以了:別家沒有的、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