滬指接連跌破關口 索羅斯到底說了什麼?

索羅斯。

●世界經濟正在重蹈2008年金融危機前夕的覆轍,但兩次危機並無可比性,因為這次危機的根源是大陸。

滬指接連多日跌穿數個關口,1月27日,滬指一度跌破2700點,最終報收2735點。市場有消息稱,近日A股下跌,很大程度上因索羅斯在達沃斯論壇上『唱空大陸』。新華社、人民日報等官媒連續幾日發表評論文章直指索羅斯。

媒體向索羅斯連續『開炮』

根據新京報報導,近日,『索羅斯「空襲」大陸』等類似標題同時登上多家媒體頭條。在1月21日的瑞士達沃斯論壇上,索羅斯對媒體表示,『大陸經濟正遭遇通縮,並且負債較高』,『大陸經濟硬著陸很難避免』。並且表示自己在做空標普500指數、亞洲貨幣以及大宗商品相關經濟體,同時做多美國國債。

新華社1月27日刊文稱,就在上周,美國著名投資家喬治•索羅斯在參加世界經濟論壇年會期間高調宣稱,鑑於經濟減速、債務負擔、資本外逃等因素,大陸經濟難免硬著陸,大陸將加劇全球通縮。索羅斯的這種觀察視角顯然屬於『選擇性失明』。

在此之前,1月23日,新華社發表英文評論文章稱,肆意投機和惡意做空將面臨巨大損失,甚至法律嚴懲。次日,新華社又一篇英文評論稱,『那些急切砸盤套利的投機者和惡意做空者,面臨更高交易成本乃至嚴重的法律後果。』

隨後,1月25日的人民日報海外版刊登文章表示,做空大陸者終將敗於市場。1月26日,人民日報海外版頭版再次發表《向大陸貨幣宣戰?呵呵》評論文章,稱『索羅斯對人民幣和港元的挑戰不可能成功』。

索羅斯對大陸經濟還說了什麼?

索羅斯向來以目光精準且『戰績彪炳』著稱。他曾在1992年對英國央行發起狙擊;並在1997年做空泰銖,放下了引發亞洲金融危機的最後一根稻草;他曾做空港股,至今都讓香港股市心有餘悸。

近日,滬指接連跌穿市場心理防線,1月25日跌破3000點;1月26日接連跌破2900點、2800點;1月27日,A股高開後迅速下行,滬指一度跌破2700點關口,最低報2638.30點,創下2014年11月以來新低,截至收盤,滬指跌0.52%報2735.56點。

A股近幾日的表現,被市場解讀為與索羅斯唱空有關。索羅斯在達沃斯上到底還說了什麼?記者找到索羅斯在達沃斯上接受採訪的影片。在約4分鐘的影片中看到,索羅斯表示,世界經濟正在重蹈2008年金融危機前夕的覆轍,但兩次危機並無可比性。

索羅斯認為,大陸目前主要問題是通縮與高負債率,經濟硬著陸很難避免。但肯定可以繼續發展兩三年時間。由於從投資導向型和外向型經濟增長模式轉型太晚,硬著陸才不可避免。

但索羅斯同時表示,大陸能管理(硬著陸)問題。因為大陸在資源和政策選擇空間上更為廣闊,這是由於背後3萬億(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的外匯儲備等原因。

另據媒體報導,索羅斯在發言時還表示:『大陸正處在一個十字路口,如果大陸經濟的改革成功,對全球經濟將十分有益。所以作為「局外人」,我們一定要予以支持。』

分析師觀點

索羅斯的言論主要目的是看空亞洲股市,製造悲觀氛圍促使資金加速撤離後,從股市波動中獲利。目前,索羅斯無法對大陸股市造成太大影響,他的主要目的是對亞洲市場如港股、新加坡股市等進行做空。 ——黃金錢包首席分析師肖磊

在大陸強大的外儲和維護匯率的堅定信心下,人民幣不會出現大幅貶值,而匯率的穩定也會為A股市場帶來穩定信心。最恐慌的時刻,往往也是市場出現拐點的時刻,目前A股市場風險已經大幅下降。 ——南方基金首席策略分析師楊德龍

相關新聞
央行官員:沒有異常資金流動

『今天來開會後,很多委員問股市怎麼又跌了。市場有人認為是索羅斯在做空大陸。我跟委員說,跨境這一塊,現在看得很清楚,昨天沒有異常的資金流動。』27日,全國政協委員、人民銀行上海總部副主任張新在上海兩會上稱。

張新同時表示,對於股市風波,決策者面臨最大的問題,就是怎麼把市場、產業、跨境各方面的情況綜合起來,能夠說得清楚問題,這需要強大的監測管理資訊系統。

不過,在市場看來,無論是否有索羅斯式的做空者,目前大陸的匯率仍面臨巨大壓力。今(2016)年1月初,人民幣在岸與離岸匯率之間的利差差距再一次破了紀錄。目前,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已較『8•11』匯改前一天貶值約5.66%,離岸人民幣的跌幅已超過6%。同時,大陸的外匯儲備在過去18個月縮水約7000億美元,降至3.3萬億美元。

為了打擊資本外流,穩定人民幣貶值預期,1月18日,大陸央行曾宣布將對離岸人民幣存款徵收存款準備金。1月21日,外管局稱,大陸外匯儲備充裕,匯率形成機制的市場化程度也不斷加深,同時將繼續開展外匯業務相關檢查,嚴厲打擊無真實交易背景的虛假外匯交易、地下錢莊等違法違規活動。

市場
監管層多管齊下穩定匯市

中國外匯交易中心27日公布,1月27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5533,較前一交易日(1月26日)中間價6.5548升值15點,這也是中間價連續第四天上調。四天之內,人民幣匯率小幅升值52點。

大陸央行近日還宣布,自1月25日起對境外金融機構在境內金融機構存放執行正常存款準備金率政策。多位分析人士此前對記者指出,近期人民幣匯率市場經歷大幅波動,央行為穩定市場消耗大量外匯儲備,這一新政策將有助於在制度上鞏固匯率,降低護市成本。

除此之外,大陸央行也未兌現外界此前普遍預期在新年之際實施降准,而是透過其他手段釋放流動性。『擱置』降准被認為是為了減緩人民幣的貶值壓力,有助於穩定跨境資本流動形勢。

1月15日-26日,大陸央行透過逆回購淨投放6750億,國庫定存投放800億,SLO累計投放2050億,MLF累計投放8625億,引導加大對國民經濟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的支持力度。

國泰證券宏觀分析師任澤平稱,在面臨美元加息週期,大陸國內外金融市場波動加大,人民幣持續貶值壓力下,央行規避直接降准,透過類降准降息工具釋放流動性,引導資金利率下降,既穩定流動性預期,又不加重貶值壓力。

華泰證券研究員張晶表示,隨著匯率的貶值壓力成為短期貨幣政策決策的首要矛盾,總量寬鬆的政策顯然不是第一選擇,所以有了近期『花樣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