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那些年 我們一起擠過的綠皮車

那些年我們一起擠過的綠皮車。

隨著春節的過去,春女孩的腳步也漸漸臨近了。在沉寂了一整個冬季後,大地一片萬物復甦,山間田野都是生命的綠色,這時候最適合坐著綠皮車來一場自由自在的踏青,去親近大自然感受春的綠意,去享受生活感受生命的活力!

根據上海汽車博物館報導,說到『綠皮車』,相信有的朋友不會陌生,在20世紀90年代以前,綠皮車是大陸火車的標誌性『時裝』,也是大陸火車的代名詞。

當時大陸全國鐵路線上的火車都是清一色的綠皮車,車上沒有空調,取暖、燒水全都靠燒煤,而且速度較為緩慢。最重要的是票價低廉,很受外出務工人員、學生族等低收入人群歡迎。這些都成為了當時鐵路旅客們最有象徵性的回憶。簡陋的綠皮車廂。

記憶中,綠皮車每次都是冒著煤煙,拉著鳴笛慢悠悠的停靠在月台邊的。車站裡擠滿了提著大包小包的人,在車門打開的那一刻,他們彷彿決堤的洪水般擠進車廂,然後各自找到舒適的角落和姿勢等待未知的旅程。

改革開放帶來了民工潮,由於人多車少,民工只好從車窗擠上車。

火車是當時大陸人遠行的首選方式,人常常多得擠爆車廂。

記憶中,綠皮車廂裡永遠是人滿為患,就連走廊裡過道都站滿了人,操著各個地方口音的人不停地說著話,整個車廂亂糟糟的,更令人難以忍受的是各種諸如旱煙、白酒和汗水、體臭的味道不時騷擾著鼻孔。從列車車窗探出頭來的旅客,臉上的笑容衝淡了旅途的困倦。

一家四口擠在過道邊的狹小空間裡。

擁擠的車廂裡,一位光膀子的男子竟然躺在了硬座座椅靠背上,為防止自己摔倒,他不得不用手抓住上面的行李架。

但是,綠皮車帶給那個年代人們的記憶,不只是雜亂擁擠的車廂人群,寒暖交替的旅途環境,喧鬧嘈雜的電子廣播,還有『匡當匡當』的車輪之聲,流於耳畔的絲絲涼風,以及諸多相見恨晚或一見鍾情的溫馨故事。雖然旅途疲憊,但是回家的心總是開心舒暢的。為減輕悶熱,臥鋪車廂裡男人們都穿著短褲光著膀子。

人流量小的綠皮車上,男女青年們顯得舒坦很多,都各自占了一張長椅睡覺。

綠皮車沒有空調,臥鋪上為保暖相擁而眠的夫妻。

在寵物狗旁吃速食麵的女青年,一派小文青的調調。

綠皮車廂就像一個移動的老家堂屋一樣,來自天南海北的人聚在一起,從完全陌生到相見恨晚只需幾句話。男人們聊得興起敞開了膀子,女人們聊得投緣嗑起了瓜子,小青年們忍不住技癢唱起了歌,更有大膽的小夥兒站在車門邊就撒起了尿,尿完意興闌珊地回到自己的小角落瞇盹著等待天亮……

印象最深的還是那時的人工扳道叉,火車進站不停車時,車站值班員會舉著一個直徑50公分的鐵圈,司機伸出手接過那個圈子,據說是圈子上捆著一張紙條,用來提醒司機什麼。於是小時候夢想著成為一個綠皮車司機該有朵拉風啊!

車上撐開衣服擋陽光,打紙牌消遣的旅客。

偶爾還會有列車員賣力地向乘客推銷東西。

可開關的窗戶,為火車外的農民帶來了商機,他們正在用竹桿撐起香蕉、柚子等水果販賣。

那些年,小小的綠皮車廂裝載著世間百態,有苦有樂,有甜有累。這些為生活打拼的大陸普通百姓坦然迎接著生活,或純真,或含蓄,或熱情,或冷漠……儼然是『小小一車廂,人生大舞台』。綠皮車記錄了大陸老百姓最普通的生活狀態,也表達著他們最樸實的人生夢想。一名女孩舉著花歡迎到達北京的綠皮車,這列車上載著參加聯合國婦女大會的代表。

它像一位看透人生的智者,在城市與鄉間的路上賓士,穿過青山綠水,走過平原丘壑。那一抹充滿活力的綠,那一聲聲振奮人心的鳴笛,映在大地、藍天、白雲之間,一路前行,指引著人們去到祖國四面八方,去到他們夢想的遠方。

如今,隨著出行方式的增加,旅客對出行的要求和標準也在不斷上升,鐵路部門也在不斷地推出各種新型火車。昔日裡的『綠皮車』,在回憶中響徹著車輪與鋼軌的撞擊聲,吱吱嘎嘎的風扇裡有我們漸漸老去的回憶,車廂裡熟悉的叫賣聲也慢慢成為了故去的留戀。

火車迷坐上最後一趟綠皮車,以此作為紀念。

不過,2015年春運前夕,有網友發現部分Z字頭和T字頭火車開始悄然回歸到『綠皮車』。橄欖綠的車身,淡黃色的腰飾帶,中灰色的車頂,綠黃相間的顏色,重續了人們對『綠色』的記憶。是的,2016年可愛的綠皮車又回來了!

『新綠皮車』的回歸不僅帶來了新的『記憶』,還帶來了新的體驗。與之前燒煤取暖的綠皮車不同,整列車採用空調取暖,熱水也是由電爐全程不間斷供應;車廂兩端有電子螢幕顯示車速,室內外氣溫等,而且速度也有了很大的提升。新版『綠皮車』設施先進多了。

所以,2016這個春天你想重溫兒時『啤酒飲料花生米,報紙雜誌撲克牌,腿讓一讓』的綠皮車難忘記憶嗎?不如找個春光明媚的日子,在山花爛漫中來一次溫暖的回歸之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