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醫者郭俊超的苦樂生活:但行好事 莫問前程

2003年,郭俊超(右)師從於大陸著名的胰腺外科學家趙玉沛院士(左),獲得中國協和醫科大學普通外科學醫學博士學位。

在北京協和醫院主任醫師郭俊超的童年裡,父親常常被緊急拉去解決鄉親們的病痛,或者大晚上被敲門聲驚醒,睡眼朦朧中看見父親一手披上白大褂,一手抓起藥箱奪門而去,寒風夾雜著冰雪從門縫中擠入,是他最慣常的記憶畫面。沒想到的是,印象中很辛苦的工作卻成了他日後孜孜以求的事業。

從調皮蛋到學霸的故事

根據中國青年報報導,雖然出生在醫學世家,父親也一再堅持讓他從醫,但是小時候的郭俊超是個出名的『搗蛋王』,上樹掏鳥下河摸魚,完全不諳『埋頭苦讀』的個中滋味。因為學校條件簡陋,上課時郭俊超常常『糾集』一眾小夥伴直接從四敞大開的窗口爬出去,從此不見蹤影。從小學到初二,每天天黑父母才能看到他的影子。

初三這年,郭俊超轉學到黑龍江省五常市第三中學,這所坐落在市區南部清幽荷花池畔的重點中學,以濃厚的學習氛圍著稱。郭俊超開始越來越多的出現在圖書館、自習室,案頭的書也越摞越高。

這種轉變發生的好像有點突然,用郭俊超自己的話來說,完全是一種自覺自發的轉變。『一旦開始意識到自己該做什麼事情,有了確定的目標後,努力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努力,任何時候都不晚。』他這樣說。

自此,郭俊超的學習成績開始一路上揚,直到考上縣重點實驗中學。這裡的學習氛圍比之以往有過之而無不及。郭俊超逐漸意識到,『只有奮發圖強考上大學才能打開未來人生的大門』。

『那時的氣氛就是比誰起得早,看誰第一個到教室,誰最後一個離開。』三年後,郭俊超考取了哈爾濱醫科大學臨床醫學專業。五年後,郭俊超從全校500多人中脫穎而出,獲得了在協和醫院實習的寶貴機會,並在一年後因為表現出色而留下。

一路過關斬將,留在大陸國內頂級的醫學殿堂,在很多人看來是特別引以為傲的一件事。但是在郭俊超看來,比之這些外在『光鮮』的東西,協和醫院教給自己的其實是更加質樸的為醫道理。

甘冒風險 醫者擔當

有一次,郭俊超的門診來了一位突發腸梗阻的病人。患者疼得在地上打滾,他痛苦地告訴郭俊超,在過去的20多年間,病痛經常反覆發作,讓他痛不欲生。儘管他去三甲醫院看了無數次,也哀求大夫做手術,但是大夫卻不肯。

這位病人此前的手術給這位病人留下了疤痕,並且有一定的粘連風險。後面診治的大夫會面臨很大的風險。也許正是出於這種考慮,很多醫生『望而卻步』。面對這樣的抉擇,郭俊超決定『放手一搏』。手術最終很成功,病人對郭俊超的醫術和人品讚不絕口。

『其實這個手術並不大,難的是決策和擔當。如果你從病人角度出發,願意承擔風險,病人都是可以理解,並且會很感激。』

從這件事情,郭俊超解釋現在醫患關係緊張的原因。『現在醫患關係緊張,一方面是大夫害怕,不願嘗試不願冒險,不想把自己置於被動局面。另外,大夫需要告訴病人你是從他的角度出發,是為他考慮,要把這些事情交代清楚。』

national變international 需當代醫者努力

在郭俊超看來,醫生只要記得兩件事就好:全心投入科學研究,全力解決病人苦痛。在醫學中,普外是比較難的學科。而在這其中,胰腺外科最累,工作量最大。但郭俊超潛心鑽研20年,矢志不移。在艱辛鑽研的過程中,有一個人的名字是郭俊超反覆提及的,那就是著名的胰腺外科學家、院士趙玉沛。

1995年剛剛分配到外科時,實習生的動手機會很少,幾乎連縫皮的機會都沒有。但是趙玉沛教授會為每個人創造動手機會,耐心指導實習生如何打結、拉線,也會一個字一個字地修改學生們提交的手寫論文。實習期結束時,他會給每位醫生一次做開皮和膽囊切除手術的機會。比之『紙上談兵』式的教科書知識灌輸,親自動手的實踐過程極大激發了像郭俊超一樣的準醫生們的熱情和興趣,也正是在這樣『大師風範』的影響下,郭俊超考取趙玉沛教授的研究生繼續深造。

2002—2003年,郭俊超被外派德國攻讀博士學位。當好心的德國老闆問他想做一個輕鬆的小課題還是難度較大的大課題時,郭俊超毫不猶豫地回答,『我喜歡做大課題。』自此,內卡河畔的古堡、小河和美景於他而言,再也沒有了意義。在德國的一年中,家、學校囊括了他全部的生活軌跡。2011年12月他繼續到哈佛大學附屬麻省總醫院和霍普金斯醫院進修。

海外留學經歷使郭俊超深感大陸國內外醫學水準的差距。十年前中外醫學差距很大,美日德處於遙遙領先的地位,國際舞台上幾乎沒有大陸的聲音。而令他欣喜的是,現在,隨著大陸綜合國力的全面提升,大陸的醫學技術和研究成果逐步獲得了國際醫學界的認可和尊重。『很多national的東西,如果要變成international,需要我們這代人的努力。』在採訪中,郭俊超多次表示。


2012年郭俊超在霍普金斯醫學院胰腺外科學習,得到了國際胰腺外科泰斗Cameron教授的指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