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老闆們的兩會故事 給出供給側改革實戰方法論

供給側。

初春的三月乍暖還寒,『老闆們』的全國『兩會』時間卻是火熱的。記者們追逐這些企業家代表(委員)們,不僅因為他們自帶『光環』,更因為,他們和他們的企業,作為大陸經濟最生動的一部分,是推進改革的大膽而創新的實驗者。

根據北京晨報報導, 企業家們自身也有強烈的表達慾望。他們在『兩會』的輿論場上,將底層聲音、產業現狀毫無保留地展現在媒體的聚光燈下,給了我們傾聽時代發展腳步的最佳契機。今(2016)年,最值得關注的是,作為『財富的供應及處理者』的企業家們,他們在第一時間給出了供給側改革的實戰方法論。

企業家閃耀『兩會』
他們的提案,是大陸經濟最生動的信號

平時『不懂社交、太過嚴肅』的全國政協委員、蘇寧控股集團董事長張近東會堅持利用這段難得的『北京時間』,抽出幾個小時和記者們吃一頓飯、聊一聊天。

一向在『兩會』上受歡迎的『採訪對象』——全國人大代表、TCL集團董事長李東生無論面對記者拋出的什麼問題,都會溫和而有耐心的解答。

近年來『屢上頭條』的全國人大代表、小米科技董事長兼CEO雷軍依然會有經典的照片流傳,無論是他手中的自拍桿還是格力電器董事長跟董明珠『大姐』的賭約,都被記者們津津樂道。

平時難得一見的全國人大代表、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馬化騰堅持在腰傷康復後面對大陸全國記者的提問,會議室換了好幾回,卻還是不夠坐。

今年準備低調『上會』的全國政協委員、百度公司董事長兼CEO李彥宏依然沒能躲過記者們的圍追堵截,在一片高呼『求採訪』聲中停下了腳步。

在全面深化改革的背景下,企業家活躍的身影無法低調。他們雖有時也涉及專業以外的領域,但大多還是基於自身行業的發展現狀,提出有關自身公司發展戰略或所在行業集體利益的改革方法,他們不但代表了自己,還代表了自己的公司,代表了自己所在的行業。他們的議案和提案,是大陸經濟最生動的信號。

提案聚焦『供給側』
為改革勾畫出具體可行的路徑

『十三五』時期要突出抓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既做減法、又做加法,減少無效和低端供給,擴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給,增加公共產品和公共服務供給,使供給和需求協同促進經濟發展——《政府工作報告》中關於供給側改革的論述已經被企業家們集中討論。

6日,雷軍在廣東團開放日上的發言和他的『冤家』董明珠做客新華網時,說出了同一個關鍵字——供給側改革,企業家要有擔當。而在更多企業家們帶來的提案和議案中,為『供給側改革』勾畫出具體可行的路徑。

比如李彥宏帶來的提案:加快制定和完善無人駕駛汽車相關政策法規;支持專網資源投入社會化運營促進提速降費;完善大陸空域資源管理制度,提升民航準點率。這三項提案不僅暗合了宏觀層面供給側改革的方向訴求,也為科技界實施供給側改革提供了可供參考的維度。

馬化騰帶來的五項建議,直指分享經濟、互聯網醫療、數字內容產業、互聯網生態安全和『互聯網+』落地措施等五大民生『痛點』。針對互聯網+的落地,他建議從基礎設施、當前監管環境和行業配套政策上落地;在關於分享經濟的建議中,他認為分享經濟將為大陸經濟增長注入一股強大的新動能,有助於大陸經濟實現『動力轉換』,把服務業變成經濟增長的『主引擎』。這些都需要從供給側著手。

老闆們手中的『爆款』
自拍桿已經『下崗』,更酷炫的VR襲來

除了聆聽委員和代表們積極地倡言國是、建言納策,『兩會』上越來越多的高科技『玩意兒』的搶眼球效果也十分顯著。去(2015)年紅極一時的『自拍桿』今年無奈地下了崗,取而代之的是更酷炫、更具科技感的VR虛擬現實眼鏡盒360度超高清全景攝像機。報導者透過VR設備錄製並上傳『兩會』現場影片,當觀看者也使用VR設備進行觀看時,便會獲得彷彿置身會場的立體空間體驗。

當各地代表就國家政策、民生關切展開激烈討論之時,花樣百出的新聞報導手段儼然成為最潮數位科技的練兵場。成為『爆款』的還有代表和委員們手中的手機。比如『董小姐』和『雷先生』這對歡喜冤家,今年的『兩會』上他們又坐到了一起。面對曾經的『賭約』他們相視一笑,但格力牌手機卻迅速透過『兩會』上的攝影記者傳遞出去。

雖說這些依然屬於『兩會』的花絮,但與往年大為不同的是,娛樂明星、花邊八卦的關注已在逐漸減弱,而對於企業家、科學家、經濟學者等的追捧則成為了『新常態』。人們的心態也從原來的『看熱鬧』,轉變成為『看門道』,將關注的重點放在委員們所帶來的提案上。

企業家個體的心態和期待,折射了經濟整體上的創新和政策需求,他們在觀點上的相互碰撞、相互融合,本身就是改革推進所必需的一種力量。也正是這種力量,為2016年的政策和經濟走向提供了有價值的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