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之鶯」周小燕去世 抗戰中唱《長城謠》

大陸著名歌唱家、教育家周小燕。

大陸著名歌唱家、教育家周小燕教授3月4日凌晨12點32分,走完了她一個世紀的音樂人生,因病在上海瑞金醫院去世。

根據話匣子公號報導,在她奔騰不息的99年音樂旅程中,她用一個又一個音符,用最真摯的情感,為人民歌唱,為祖國母親而歌唱,寫就了一部蕩氣回腸的『生命交響曲』。4日凌晨,正在北京參加全國兩會的廖昌永在朋友圈沉痛地發布了這一消息,追憶恩師周小燕。

1917年8月17日,周小燕出生在湖北武漢的一個工商世家。父親周蒼柏被稱為『東湖之父』,畢業於美國紐約大學經濟系,曾任漢口上海銀行經理,湖北省銀行總經理,雖不會音樂卻讓子女學習薩克斯、小提琴、鋼琴等器樂。

如今湖北的東湖公園就曾經是周蒼柏的海光農圃,周小燕從小就在那裡玩耍。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周小燕被迫中斷上海國立音樂專科學校的學業,回到了家鄉。武漢長江邊,剛滿20歲的周小燕在抗戰烽火中含淚首唱《長城謠》,打動了無數志士的心。這也讓她第一次感到,大陸的旋律是那樣的美。

當周小燕登上長城再次唱起了那首血淚凝結的長城謠是1995年,抗戰勝利五十周年。事後,她仍舊激動地回憶到:『我就想最早我唱長城謠的時候,大陸是個啥樣子,大家心裡頭都是怕做亡國奴,是那種心情。而後來我看到的大陸,是包括我的弟弟、多少烈士、我的父母都想看的,這樣一個大陸。』

受到戰爭的影響,1938年年底周小燕輾轉來到了巴黎學習聲樂。寒窗數載,她終於在1945年登上巴黎國家大劇院的舞台,用中西合璧的唱法高歌《紫竹調》、《紅豆詞》,令世界舞台第一次對大陸美聲演員刮目相看,她也因此被譽為『大陸的夜鶯』。

1949年,周小燕受聘擔任了上海音樂學院聲樂系老師,開始了她的教師生活。1952年的5月5日,她與電影導演張駿祥舉辦婚禮。婚禮簡樸,只是借了周小燕的舅舅的家辦了一桌喜酒請了客人。

據周小燕生前口述,她的兒子曾經羨慕過媽媽的學生,因為母親總把時間是給了她們,直到周小燕80歲的生日上,他看見桃李滿天下的母親被那麼多學生圍繞著,回到海外,他給媽媽寫下了這樣一封信:『從前阿姨說你腦子裡只有你的學生沒有你的兒女,現在我感覺到你是對的,假如你腦子裡那個時候只有兒女,就算是我們成器成材了,也只有兩個,而在慶祝會上,我看到了這麼多從七、八歲到六、七十歲的人,這麼愛你,我覺得你值得。I’m proud I have a great mother.』

周小燕認為,學美聲不是為了追求技術上的先進,是為了用科學的發聲技巧,為本民族音樂文化服務,向世界傳遞大陸的歌聲。

1988年,看到大量的歌劇人才因『英雄無用武之地』紛紛外流,71歲高齡的周小燕親自掛帥出任藝術總監,創辦了『周小燕歌劇中心』,以不同於國有院團的全新體制運作。

在她的努力下,中心排演了《弄臣》、《茶花女》及大陸歌劇《原野》等大量精品劇目,為大陸歌劇走向世界打開了大門。周小燕班上的學生工、農、兵都有。她說,自己挑學生從不看家庭成分,最重要的是人品。

1999年在上海大劇院獨唱音樂會上,廖昌永演唱歌曲《老師,我總是想起你》送給坐在台下的恩師周小燕,僅演唱1分鐘後他幾度哽咽,眼泛淚光,情感真摯令人為之動容,足見周小燕先生平日對學生的關愛與提點。

過了90歲高齡的周小燕,依舊每天都在家中給學生上課。其他人看了總勸她,但她總說給她排的學生還可以更多。對那些能聽到周小燕上課的研究生、本科生來說,這是多麼難得的機遇。

有人曾問她:『您什麼時候關門,不收弟子?』她說:『蓋棺的時候關門,反正也沒有退休的,那我就幹終身的。』

願先生,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