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80後夫妻婚房網上出租 每日爆滿月入10萬

80後夫妻婚房網上出租,每日爆滿月入10萬。

小徐和妻子都是80後,父母在餘杭閒林給他們購置了一幢四層排屋作為婚房。他們把三間客房整理出來掛到短租平台上,接待陌生遊客,7個月裡前後住進了四五百位陌生房客,月收入2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左右。

根據杭州日報報導,這種『體驗當地人生活』的自住房短租形式在歐美和日韓已有很多,這兩年漸漸被大陸國人認同。除了最知名的美國房屋租賃網站Airbnb,大陸國內也出現了途家網、小豬短租、螞蟻短租、朋友家等各類在線短租平台,專門為出行者提供個性化的住宿。在杭州,也有上千名這樣的房東,以80後、90後年輕人為主。比起賺錢,他們更樂意稱之為『新型社交方式』。

杭州小夫妻出租客房月入2萬元

絕大多數是個人房東。2015年,杭州緊跟北京、上海、成都、廣州、青島、深圳,位列小豬平台上訂單量第7位,是房源增速最快的城市。每年3月至10月是杭州的租房旺季。

有杭州法律界人士認為,短租市場還處在起步階段,目前法律和稅務等問題還有待解決,比如短租市場目前普遍不納稅。另外,在居民區內進行客房短租生意,是否要經過小區其他業主同意,目前類似問題在法律上並沒有明確規定。

十部委發文支持共用經濟

3月1日,由國家發改委等10部委制定的《關於促進綠色消費的指導意見》全文對外發布。意見提出,支持發展共用經濟,鼓勵個人閒置資源有效利用,有序發展網路預約拼車、自有車輛租賃、民宿出租、舊物交換利用等,創新監管方式,完善資訊體系。

對此,滴滴出行、寶駕租車、滴答拼車、小豬短租等網路共用平台紛紛表示歡迎,並對共用經濟的廣闊未來充滿期待。

事實上,分享經濟正在大陸蓬勃發展,不僅有我們熟悉的分享出行、分享房屋,還有分享物品、技能和知識等越來越多的領域。日前,國家資訊中心資訊研究部和中國互聯網協會分享經濟工作委員會聯合發布《大陸分享經濟發展報告(2016)》,報告指出,預計未來五年,大陸分享經濟年均增長速度在40%左右,到2020年分享經濟規模所占GDP比重將達到10%以上。

『我們有一隻阿拉斯加犬,叫Laughing,若您討厭狗,請不要預訂我們的房間。房間內禁止吸煙,但我們為您提供了視野良好的陽台和院子,您可以在那裡吸煙或吸氧。』記者向小徐發出採訪邀請,他迅速透過微信發來位址定位、繪製的最佳行車路線圖以及到他家的注意事項。

位於餘杭閒林的四層排屋是小徐父母給他準備的婚房,簡約美式風格。去(2015)年8月18日,Airbnb正式宣布進入大陸市場,小徐成了大陸國內較早一注解冊的個人房東。

敞亮的歐式廚房,愛好烹飪的小徐會給房客製作早餐;寬敞的客廳裡,做舊的美式沙發圍著壁爐,牆上是外國電影裡常見的鹿頭雕塑掛壁;影音室裡,房客可以挑選自己喜愛的影片;二樓和三樓共有三個客房,最多能同時容納8位客人,如果一同前來的客人較多,影音室會臨時布置成客房;小徐和太太就住在四樓的主臥。小徐認為,很多『民宿』做的還是酒店的生意,主人和客人幾乎沒有什麼交流和分享,只有主人與客人真正共用自己的空間,才是真正的『民宿』。

『我們在首爾留學時曾經將空餘的房間掛到網上出租,所以很快就決定了要把杭州家裡空閒的客房也租出去。』去年8月,開始有人預訂他們的客房,到現在『每個週末都滿房』,客房定價為每晚452元,提供住房和早餐,客人可以自由使用廚房、客廳、後院的燒烤爐等,『使用後的碗筷等需要客人自行清洗,或者另外支付清洗費。』

靠出租客房,每個月能收入2萬左右,『一月淡季,也有一萬多的租金收入。七八月是旺季,房客多,特別忙。』現在,夫妻倆都辭了工作全職在家做房東。

房東也有挑選客人的權利

小徐告訴記者,80%的房客來自上海,一般是一家人或者幾家人一起來杭州度假,包下所有客房,他們根本不在意住處是否在市中心,大院子、大空間的吸引力更大。

『相對來說,年輕的客人和歐美客人更能認同這樣分享住處的方式。』脫口秀節目《世界青年說》裡的加拿大人詹姆斯也住過小徐的家。

去年,一位芬蘭的教授來浙大做學術交流,他帶著兩個孩子住進了小徐的家。教授告訴小徐,他曾經把自己的房子掛在網上,和德國的一家人約定好到對方城市的旅行日期,互相交換了房子、車子以及家裡的寵物。

大多數入住過的客人都和小徐夫妻成了朋友,但也避免不了糟心的經歷。曾有客人預訂全部房間後,帶了近20位朋友來開派對。派對結束後,家裡一片狼藉,廚房裡堆滿了用過的碗盤,客廳地毯上滿是薯片的碎末。這場派對後,小徐請了三個阿姨連續打掃了三個小時。他在平台上果斷給了客人差評。

這次經歷之後,小徐關掉了平台上的『閃付預訂』(不需要房東確認就能預訂客房的功能),開始挑客,『入住前要先瞭解對方的職業,來杭州的目的,開派對的不接、不喜歡寵物的不接、對住宿要求如酒店般苛刻的不接。』就這樣,小徐已經在預訂網站上拒絕了大約兩成他覺得不合適的客人,與賺錢相比,他更喜歡這種交友方式。

杭州有上千人在做這樣的房東

80後阿樹住在文一路靠近市區的一個舊小區。為了提高出租價格,他花了四萬元翻新住處,自己搬進了客房,把更寬敞的主臥讓出來給客人。因為舊小區的隔音效果不好,房客人數比較多的時候,住在隔壁的大爺就會生氣地來敲門。為此,阿樹在租房介紹中再三強調,『一次入住不要超過5人,不接待派對,不允許大聲喧嘩』。

在大陸國內,短期房屋租賃最大的障礙是信任。不僅要保護房東的財產,以及遊客的人身安全,更重要的是如何讓雙方完全不認識的人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

大多數像小徐和阿樹這樣的年輕房東都把風險規避交給了短租平台。幾乎在所有平台上,房東和客人都需要提交護照、身分證等進行實名認證,如果發生傢俱損壞、物品丟失等情況,平台會提供保險和墊付服務。大陸國內短租網站小豬短租提供的資料顯示,目前,杭州有上千套可以出租的房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