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葛存壯留遺憾:未能抱孫子 沒親領終身成就獎

葛存壯。

老一輩電影表演藝術家葛存壯於3月4日病逝,其追思會8日上午在北京舉行。馮小剛、陳凱歌、陳道明、蔡明等到場緬懷。當于洋、謝芳兩位與葛老同時代的藝術家在工作人員攙扶下到場時,全場的悲痛氣氛達到頂點。

根據中新網報導,現年86歲的于洋比葛老小1歲,久未在公開場合露面的他不顧身體的不適,專程來送老哥一程,並特意叮囑葛老的夫人施文心要保重身體,不要過度悲傷。謝芳則表示:『葛老去(2015)年10月份昏迷住院後我曾幾次去看望他,他平時身體很好,做事情充滿熱情。』

葛老遺憾生前沒能抱上孫子

在追思會大堂正中,葛老外孫和外孫女敬獻的挽聯引人注目,上邊寫著『親愛的姥爺我們永遠想念您』。將孫輩的挽聯放到最為醒目的位置,其實是在彌補葛老生前最大的遺憾。葛老曾說起過自己為沒能抱上孫子而糾結,『葛優事業有成,我感到很欣慰,但他一直膝下無子,我抱孫子的心願也遲遲無法實現。我逐漸也想開了,葛優有他自己的選擇,他的想法我扭轉不了。』

葛優遺憾未曾與父親搭戲表演

葛優在圈中是出了名的低調,老人去世後他甚至不想大辦追思會,但其家人勸解說,『葛老的去世並不是單純的家事,他塑造過眾多經典形象,深受觀眾愛戴,需要給朋友和觀眾一個最後的見面機會』,最終葛優還是答應下來,向親朋好友發去了訃告。8日,馮小剛、陳凱歌等參加兩會的電影人都請假到場為老人送行。

接受記者採訪時葛優表示:『由於老人身體不好,我近年來接戲很少,去年一年都沒有新作,也儘量減少遠行,做一個普通老百姓該做的事,陪伴病中的老父親。他昏迷後我就一直陪著他,直到他離去。其實,我比較低調,不愛拋頭露面,這都與老爺子從小對我的教育有關。進入演藝圈後,他告誡我一定要演那種接地氣的、貼近生活的角色,還開玩笑說如果不聽話,觀眾不買帳,照樣可以揍我。

無論我演戲獲了什麼獎,回到家他都要叮囑我說,「拿了獎也別那麼牛氣,別不理人,見到鄰里街坊要打招呼。」儘管老爺子去世前我一直在他身邊,但也確實有遺憾,那就是沒能同他搭戲演電影。這麼多年過來,合作的機會是有的,但老爺子對劇本要求很嚴格,不想為了搭戲而搭戲,因此錯過了一些,這對我來說是一件挺遺憾的事。雖然他人不在了,但他對我的影響還在,而且這種影響會伴我一生,「演戲方面要謙虛謹慎,對人要和藹可親」,我會永遠記著他的話。』

電影界遺憾葛老沒能親自領取終身成就獎

尹力導演在接受採訪時透露,『3月2日金雞百花電影節組委會剛剛決定,將在今(2016)年的金雞百花電影節上授予葛老終身成就獎,沒想到這個決定出來才兩天,老人就辭世了。沒有等到頒獎的那一天,不能見到老人在領獎台上高舉獎盃,這是我們電影界的一大遺憾。』據瞭解,金雞百花電影節組委會會在電影節上安排葛老的系列影展,並在頒獎中對葛老的藝術生涯進行回顧。

中國電影家協會副主席黃建新在評價生活中的葛老時說:『我2002年前後從西影搬到了北影家屬院,跟葛老爺子住在同一棟樓的同一個單元,算是老鄰居了。每次出門碰到老爺子,他總是先開口問候我,「小黃,再忙也要注意身體。」當初拍《建國大業》時,我邀請了葛老爺子來搭戲,他的戲要拍兩天,因為每天都有很多明星要來,現場根本顧不上招呼他,我當時覺得很對不住他,而他卻安慰我說「按照你們的要求來拍就行」,而我們每天都拍到半夜,他一點怨言都沒有。

我們平時總說戲無大小,這一點在老爺子身上體現得非常明顯,哪怕只有幾個鏡頭的戲,他都會查閱很多資料,還主動找我談他的體會,這讓我們非常感動。我也希望這些老一輩電影表演藝術家的優秀品質和敬業精神能影響到現在的青年演員。』

記者手札「綠葉」葛老捧起無數「紅花」

追思會現場,除了近百位前來弔唁的圈內人以外,上千名影迷也自發前來送別這位令人尊敬的老人。一些觀眾打出條幅,深切緬懷葛老精湛的演技以及平易近人的人生態度。記者對葛老的敬業也是印象頗深。

2005年大陸電影迎來百年誕辰時,記者曾到葛老家拜訪。當時老人精神矍鑠,不僅熱情招待記者,在回憶起自己當年拍戲的情景時更是熱情高漲,甚至多次從沙發上站起來,模擬自己拍戰爭片時扔手榴彈的動作,讓人絲毫看不出他已經是年過古稀的老人。

在說起自己演了一輩子反派人物時,他一臉嚴肅地表示:『一部電影是很多部門、很多演員共同完成的作品,每一個崗位都非常重要。觀眾們希望看到那些鼓舞人心的正派角色,但這些角色是需要反派去襯托的,壞人不壞,怎麼體現出好人的好呢?我當了一輩子綠葉,但我覺得我捧起了很多的紅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