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副部級官員林建華 建議取消自己行政級別

全國人大代表、北京大學校長林建華。

就業網站上最近流傳著一個段子:某學生本科讀的是重慶大學,碩士讀的是浙江大學,博士讀的是北京大學,結果畢業證上統統蓋的是校長林建華的章。找工作的時候,面試官調侃說:『造假也要專業一點嘛,你就不能多刻幾個章?』(註:五年間,林分別在這三個高校任職)

根據長安街知事報導,這個段子,說的是具有官員身分的大陸校長換員過頻:一個學校沒幹兩年,就主政它校。表面上看,這無可厚非,大陸的高校有行政級別,在高校工作的人也有仕途發展需要,院長是處級,副校長是副局級,常務副校長是正局級,校長是副部級,一旦在本校難以進步,調任它校或進入黨政機關晉升自是合理通道。

但是,對於學校發展來說,行政色彩過濃,學術氛圍必然就要變淡。因此,每到全國『兩會』上,雲集了眾多高校校長的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群體,必然要對這一問題響亮發聲。

有意思的是,今(2016)年發聲的人,正是上文提到的林建華,被稱為『改革校長』的他對解決高校行政化的問題提出了更為直接的建議:『如果能夠把級別去掉是最好的,如果真是去掉了,那對於去行政化肯定是有好處的。』

看到這,小夥伴們驚呆了,高校去掉行政級別,校長、書記就都沒有級別了。這位副部級的北大校長,竟然建議取消自己的行政級別,可見高校行政化已讓校長感受到了『切膚之痛』。

高校去行政化,談了很多年,只聽聲響,動靜不大。記者清楚地記得,幾年前,人大原校長紀寶成作為人大代表,就是去行政化呼聲最高者,每次一談到這一問題,他必然言辭激烈縱論一番,引來媒體圍觀無數。而事實上,他本人卻將『行政化做到了極致』,有人大教授稱,每逢校內開會,會議都會按照嚴格的順序排座、發言,任何環節都不可越級,中央巡視組到人大巡視也特別提到幹部職工反映學校行政化色彩濃。現在回想紀校長當年的言論真是有種啪啪打臉的趕腳。

去(2015)年剛剛成為清華大學副校長的全國人大代表施一公也『吐槽』 ,最近一些高校的會議很多,『行政化』趨勢加重。不過,他並不Care校領導的級別問題,在他看來,『行政化』並不體現於校長、副校長的行政級別。而是指教授和科研人員不把主要精力用於科研和學術上,卻用在了冗長的行政環節中。

高校的根本使命是培養人,高校制度建設的最終目的是有益於提升培養人才的質量。如果大學是一個行政化的機構,自上而下地執行命令,是不利於完成人才培養的根本任務的。在這一方面,無論是教育部門領導、校長、教授還是學生,都能達成共識。

但問題的關鍵是,高校去行政化說了這麼多年,為何就難見行動呢?全國人大代表、南開大學校長龔克接受採訪時就說,加快去行政化已經在中央文件裡面多次出現,但這方面的步伐邁得非常慢,對此我個人覺得是很不滿意的,我們應該果斷地加快這方面的工作進程。

慢,確實有慢的道理。因為,這影響著很多人的利益。從人事格局上來說,高校行政化的受益者不少,特別是從事非教學工作的幹部,他們的收入、名望雖然沒有教授們高,但掌握著科研資金分配、人事考核、招生就業等關鍵環節的權力,在學校裡是『能辦事、會辦事』的人物,由於高校建設發展的需要,他們與行政管理部門溝通、對接、辦事的才能和地位不可替代,因此校大陸位顯赫。

更為重要的是,他們本身走的就是從政之路,而非治學之路,『級別』是工作的最大目標,當了處級,自然就要『瞄準』副局級,而高校的副局級幹部就是副校長,最終也就誕生了許多財務處長、後勤處長、辦公室主任出身的校領導,他們對行政工作更為熟悉,採用的工作方法也更為行政化,久而久之,行政化的色彩自然越發濃厚。

說到底,關鍵還是從上到下的『級別』問題,林校長看來已經抓住了問題的要害。《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也提出,要推動公辦事業單位與主管部門理順關係和去行政化,創造條件,逐步取消學校、科研院所、醫院等單位的行政級別。

取消級別的意義在哪?不得不提紀校長的一句名言,他說,『去行政化』並不是不要行政管理。事實上,用行政手段來管理學校,本身就是對『級別』一種強化,因為行政管理強調下級對上級命令的執行,高校的行政部門有了級別,自然就是在『管理』老師和學生,而非服務了。

很多高校都在做一些嘗試,如建立學術委員會,成員由學者和教師推薦,又比如院長和教授團隊採用聘任制等等,試圖透過一些『編外』的辦法來解決問題。有分析指出,『一校兩制』並不符合大陸國情,因為大家敬畏『級別』,只要『級別』存在,沒有級別的必然在有級別的人面前身分尷尬,更別提相互制約甚至是提要求了。

從實踐上看,『取消級別』並沒有那麼難。當前的群團組織改革就提供了很好的範本,上海在試點中任用了三名兼職的團市委副書記,沒有行政級別,一樣為青年服務。這一模式,可為高校改革提供借鑑。

任何改革都要有個突破口。我們在談論作風建設時,總喜歡用以上率下一詞,此言確是真理,取消行政級別,也有個示範引領的過程。從這點上說,林校長確實是位堅定不移的改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