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大陸國產電視劇50億元時代到來?囤IP不易

《微微一笑很傾城》劇照。

最近,《琅琊榜2》、《如懿傳》相繼被傳賣出天價版權的消息,在8日舉行的『上海電視劇製播年會』行業論壇上,成為引致電視圈熱議的導火索。

根據廣州日報報導,不少業內人士都表示,這股IP熱潮需要潑冷水降溫,因為囤積IP不易,做出像《琅琊榜》那樣的爆款無疑更難。實際上,觀眾想要看的其實很簡單,原著龐大點擊量、演員高顏值必須依託於優質的內容才能閃閃發光。

市場很熱:《如懿傳》單集賣出1500萬元,電視劇10億元人民幣時代到來?

近日,有人爆料說,《後宮•甄嬛傳》原著作者流瀲紫的新作《如懿傳》僅僅宣布了周迅擔綱女一號的陣容,還未開機,就已經定檔於明(2017)年的東方衛視和江蘇衛視,兩家衛視分別出價300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一集,加上騰訊影片拿到網路獨家版權的價格是900萬元一集,如此算來,該劇單集的版權已經達到1500萬元一集,按照90集的體量來看,《如懿傳》現在已經獲得13.5億元的資金,這也標誌著大陸國產電視劇正式進入10億元時代,發展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對此,該劇製片人、新麗傳媒副總裁黃瀾在上述論壇上不置可否,『預購片時我們都簽過保密協定,當事人是不會透露的,傳聞的這個數字大家聽聽就好,但市場對一部好作品有期待是應該的,大家願意先給我錢,是一種很強的信心。』

另外,還在劇本創作階段的《琅琊榜2》也被瘋搶,版權費高達800萬元一集,該劇製片人侯鴻亮做了間接回應:『其實真的很高,我沒想到這麼受歡迎,而且我們還打算試水網路付費觀看,這些都對我們的製作團隊壓力很大。』

創作者態度分化:
不是什麼劇都能成為《琅琊榜》

別看劇集屢屢創出的天價版權,《甄嬛傳》的導演鄭曉龍怎麼看?他冷靜的態度中透著一種憂慮:『賣那麼多錢,是不是能讓觀眾真心喜歡?是不是能給電視台、網站帶來同樣的回報?這是壓力。這壓力讓我特別不舒服,好像被逼得必須按著怎麼賺更多錢為標準來拍劇。

我以前拍戲,都沒有什麼必須給他們掙多少錢的想法,而是想著用更好的表演和製作,如果你一開始就抱著要掙錢的想法,很可能最後出來的就不是精品。』他認為,評價一部劇是否為精品的標準很簡單,『電視劇能不能反覆重播,不斷被人看,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標誌,才是我們應該堅持的,而不是說掙了多少錢,那些都只是浮雲。』

對於圈中的高價囤IP的做法,他並不認同,還透露,自己當初買《甄嬛傳》的小說版權根本談不上天價,而是非常便宜,而籌備《羋月傳》之時,小說才出了第一章、第一節,通篇不過7000字,根本算不上是大IP。

身為製片方的馬中駿則有不同見解:『這不是壞事,錢多肯定好。有了一定價格才能讓製作方做出品質好的東西。如果錢能給到更多,多到像美國一樣的製作成本,而演員片酬只占小頭,那就是最好的。』同時,馬中駿也中肯地說,『市場很殘酷,不要以為《琅琊榜》賣了天價,就覺得所有古裝劇、IP劇都賣這個價,賣得好的還是極少數,這東西會給人造成幻想。』

播出平台擔憂:新俗套迅速湧現

有業內人士表示,許多影視公司都已經陷入了IP即將搶空,再晚就買不到了的恐慌潮。但從收視資料來看,IP劇在衛視播出表現並不理想,以東方衛視夢想劇場為例,2015年播出的18部電視劇中,IP劇占比44%,但收視表現一般。

製片人、編劇白一驄則覺得,有些IP並不值得用高價購買,真正好的『IP』太少。同時,大IP堆砌大牌演員的做法已經出現了許多誤區。SMG影視中心主任王磊卿指出:『比如題材重複,集中在探險盜墓、升級打怪、玄幻魔幻,曾經新穎的題材迅速淪為新俗套。又比如,由於部分IP資源具有邊緣文化的屬性,歷史虛無主義、色情暴力等非主流價值觀並不少見。再比如,很多IP雖大,卻集中在一個特定的分眾市場,在主流影視劇市場走不遠,因此將IP影視化當成神器其實是誤區。

IP能否從文字轉化成為圖像,化成具有戲劇性文化產品真的存在風險。』作為《偽裝者》、《琅琊榜》的幕後推手,侯鴻亮表示世上本無IP,『所謂的創作規律、審美趣味都是播出之後總結出來的。』

演員片酬水漲船高
胡歌表示要做儲值卡而非信用卡

無論如何,這些現象,反映出當前螢幕IP熱的一個典型縮影,在去(2015)年,《花千骨》、《羋月傳》、《琅琊榜》等IP作品相繼收獲高收視和高人氣,在2016年,大熱IP劇將繼續霸屏,《幻城》、《誅仙》、《翻譯官》、《微微一笑很傾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將接踵而至。演員也在分食這一塊大蛋糕,從楊冪、鄭爽、李易峰、楊洋、馬天宇等當紅小花旦小鮮肉都擔綱主演,連周迅、范冰冰等電影咖也是抵不住誘惑跳到小螢幕。毫不誇張地說,誰演了IP劇,就表示誰當紅,而長期浸淫在現實題材的實力派也都表示很渴望參演IP劇,閆妮對本報記者說,『這是當前最大的潮流和趨勢,演員也不能太自我,誰要請我,我肯定不會拒絕』。

因此,演員片酬水漲船高再次成為熱門話題。不少導演和編劇、製作人曾感嘆,在整個製作費中,演員身價占據太高比重,會嚴重影響劇集水準。資深編劇王麗萍吐槽道,播出平台的發行人員每逢買劇,首個問題便是『這個劇是誰演的?』劇本、故事好壞似乎倒是其次,因此也就造成了演員片酬越來越高。她踢爆,如今已有演員一部電視劇開價6500萬元,記者瞭解到,如今許多當紅的電視演員已經開到8000萬元甚至一億元了。

一直以來,坊間流傳說,侯鴻亮與演員簽合同時在片酬欄上留白,開出一張『空白支票』,侯鴻亮笑說:『這件事是真的。』對於演員開『天價』,侯鴻亮也不覺得為難,關鍵還是得有好劇本:『你做的東西滿足不了專業人士的專業需求,價格就開始漲了,演員毛病也開始多了,這都是雙方面的。』

對此,鄭曉龍回應:『這事對我來說沒壓力,你要超出我的預算,我就不用,我只在預算內才用你。劇本好、創意好,就會有好導演、好演員。好演員寧可降價也會演。所以我們製片方要首先把力量花在劇本創作上,再去談其他的,這時候什麼都好辦。』

演員本人又是怎麼想的?『當紅炸子雞』胡歌表示,只要遇到好劇本,降片酬是應該的,『我今天被捧到這個位置,是因為觀眾喜歡我。如果遇到好的劇本好的角色,賺錢不是第一考慮因素。』他同時說,演員是儲值卡、不是信用卡,不是市場流行什麼就去追尋什麼,演IP劇也是如此。但佟大為表示,片酬不怕貴,物有所值甚至是物超所值就好。

觀眾看法:追劇不在乎IP只看劇情

另外,製片方手中IP一大堆並不就能提高觀眾觀看熱情。不少觀眾表示,這是一個問號,謝女士說:『我追劇並不關心它是不是IP改編過來的,始終內容為王,故事必須吸引我,其次要看什麼演員演的,那些只有特效的所謂大劇完全不看。』談到它們的天價版權,她也不關心,『這是市場所求,很多題材都是跟風,全部都是相似的,講帝王愛情、偶像言情之類,已經審美疲勞了,賣多少錢和觀眾有什麼關係?我就看劇情。』

作為掌握電視機遙控器的中年觀眾,她就投訴說,現在IP改編作品的風格和自己的審美越來越遠,『年輕人喜歡的類型,我們一聽名字就暈,對所謂純愛、虐戀完全沒興趣,IP是要拋棄我們了嗎?』另一位女觀眾雖是言情網路小說迷,但她也表示,追劇與劇集本身是不是IP無關,『你看小說時會對人物有想像,但是一搬上螢幕就會打破幻想,所以沒有一部改編的口碑好,《如懿傳》本來就是寫一個失敗的皇后,不喜歡這種設定,除非它改結局,我才看。』

也有年輕觀眾說,如果喜歡的網路小說被改編成電視劇,自己會比較關注,『比如《鬼吹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九州•海上牧雲記》,雖然眼花繚亂,但前期都會看,因為有期待,拍得不好就棄劇,比如《華胥引》就完全看不下去,太爛了,簡直是破壞經典。很多的網路小說都是奇幻類的,不適合現在大陸電視劇的技術,《花千骨》也只是勉強過關,五毛特效。另外,很多瑪麗蘇的人物在文學世界裡覺得很有可能,但放在電視劇中就很假。』

頭評
曾俊 已播IP劇差評多

在資本的加持下,市場對IP的熱情仍將持續,最近一年來,IP中出現的爆款一個接一個,但有的並不能讓觀眾買賬,頂著大製作、高顏值主演的IP劇卻不斷讓人失望,呈現水準與外界期待差距太大,《花千骨》就曾陷入五毛特效的爭議,《何以笙簫默》就曾遭遇劇情低齡化的批評,即便是紅極一時的《羋月傳》,也被吐槽『打光差,配角整容,劇情瑪麗蘇』等。差口碑太多了,才反襯出《琅琊榜》這樣的良心劇組太少了。

這些事實已經足夠讓製片方警惕。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人未必日後有美好前程,IP也並非萬能。現在的情況更多的是,製作方都急吼吼地趁著這股瘋炒,把手裡花大價錢囤積的IP變現,就請一些編劇日夜趕工,再加快進度拍攝,以趕上與觀眾見面的好檔期。可是,創作本來是一件手藝活,急不得,趕出來的工程就會存在問題,你別以為有了網路小說龐大的閱讀量,加上幾個好看、有人氣的演員,就能任性妄為,小心觀眾和粉絲的口水隨時都能把作品噴成篩子。

其實,觀眾想要的很簡單,甭管某一部戲是IP改編,還是原創,演員是小鮮肉,還是大叔,他們要看的始終是走心的表演,精彩的角色,觸動心底的故事,顏值也只有依託於優質的內容才能閃閃發光,否則一切都是虛有其表。IP的擁有方千萬不能本末倒置,放棄基本的創作底線,要不然,你某一次賣個好價格又如何?欺騙了觀眾和市場,後果很嚴重。

《誅仙》劇照
《誅仙》劇照。

《琅琊榜》海報
《琅琊榜》海報。

《翻譯官》海報
《翻譯官》海報。

遇到好劇本胡歌願意降片酬。圖為《獵場》劇照。
圖為《獵場》劇照。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劇照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