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走近四川考古戰線「女漢子」 文武雙全學霸多

王婷調查夾江千佛崖。

年初上演的電影《尋龍訣》中,舒淇扮演的美籍華人Shirley·楊,以冷靜頭腦和俐落身手助『摸金校尉』探險3人組頻頻化險為夷。在現實生活裡,有一群膽大、心細、專業知識深厚的『女漢子』,也活躍在考古領域。她們可以像男隊員一樣攀懸崖絕壁,可以在野外探險時風餐露宿,甚至在墓地或實驗室面對骨骸也面不改色……

根據四川日報報導,記者從四川省、成都市兩級考古隊獲悉,從事考古相關業務工作的女性有大約20%。考古調查、實驗室研究、著書立說,在這個通常認為只有男人才幹得下來的領域,她們同樣交出了亮眼的成績單。

皮實『女漢子』 吃苦是考古入門『門檻』

3月9日,『荔枝道、米倉道、宋元時期山城遺址考古調查』在達州啟動。39位考察組成員中,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的王婷,是為數不多的女隊員之一。面對即將開始的山地跋涉,這位33歲的嬌小女隊員豪爽表示,『沒問題,在考古隊,我們女人一直就當男人用。』

考古調查,往往日曬雨淋,艱難重重。最讓王婷難忘的,是2011年深入甘孜石渠縣考察吐蕃時期的摩崖造像,『當地海拔至少有4000公尺,到了以後就高山反應上吐下瀉,第二天起床眼冒金星也必須上工地,只好狂喝「抗高反靈藥」酥油茶。』高海拔、無樹林遮擋的高山草甸上,沙塵暴、冰雹、狂風暴雨可以在一天以內換著花樣來。為了在每天上午10點前天氣穩定時進行石刻拓片,王婷和隊友們早上5點就得起床準備幹活。碰上老天突然變臉,只好立刻往附近的車上跑。

2013年,王婷參與阿壩縣甲扎爾甲石窟的明代壁畫調查。這個僧人的修行洞建在懸崖之上,只有近乎90度的陡峭梯坎能夠到達。為了調查洞內壁畫現狀,王婷讓當地嚮導在自己腰上拴好繩子,一頭系在樹樁上,慢慢從懸崖滑進洞窟。在距她下面100餘公尺的谷底,就是滾滾河流。『如果初次見到這種險境可能會怕,現在已是見慣不驚了。』王婷笑著說。

野外考古,吃了上頓沒下頓也是有可能的。2009年,從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研究生畢業到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工作才一年的萬嬌,前往涼山會理進行石棺葬調查。考察隊所經之處大多是河谷村寨,並沒有專門的飯館,大家只有進村寨找村民隨便做點吃的才能填飽肚子。而一周的考察全程徒步,萬嬌需要自帶指南針、手鏟、乾糧等,有5公斤多,每天走山路近20公里。『我早有心理準備,也不覺得多苦。』萬嬌說。

膽是練出來的 和骨骸打交道也曾發怵

現實中的考古,雖然沒有鬼神作怪,但免不了要和墓葬、屍骸打交道。再膽大的女漢子,也有發怵的時候。野外考古調查,要破膽的地方實在太多。在成都市考古隊隊員張學芬的記憶中,大學實習時就去發掘墓葬。『白天看到各個時代的墓地骨骸,心裡就有點不舒服。』結果考古隊還要把發掘出來的骨骸取出來供後期研究。

『我們當時住在一座廢棄的廠房,那堆骨骸就堆在水龍頭旁邊。我睡覺前要打水洗漱,總覺得陰風陣陣,不得不讓同學陪我一起去。』『碰到嚇人的時候,硬著頭皮也得上。』2007年,王婷在綿陽做石窟調查。由於三維掃描器無法適應強光,考古隊員們只有晚上才能到荒郊野外的佛龕幹活。『特別是月黑風高夜,在各種造像中穿行容易產生幻覺,心裡還是有些害怕。』時間一長,女考古隊員們的膽子也練了出來。

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有一間實驗室,堆滿了各種各樣的人骨和動物骨頭。『當我拿著一根人骨,不會去想這是死人骨頭,而是只關心它承載了哪些歷史資訊。』萬嬌說,『我們需要最大限度提取古代的資訊。所以我們考古發掘的骨骸都要進行病理研究,有的要測量,有的則要記錄和觀察。從骨頭的一些特別磨損之處,我們可以看出骨骸主人的生活生產方式,或者看出有無風濕或受傷的病理特徵……』

在實驗室,萬嬌有時候一待就是一整天。但她覺得和白領坐辦公室差不多,『考古又不是「鬼吹燈」,完全沒必要自己嚇自己。』

學霸多多 專家型考古隊員成果豐碩

要吃考古這碗飯,顯然和盜墓賊能看看風水,能念幾句『摸金校尉合則生、分則死』就上崗完全不同。在四川的考古界,女隊員們幾乎都是研究生學歷以上的學霸,省考古院研究夏商周考古的郭明,是目前四川考古界唯一的博士後;而同樣從一線考古積累了豐碩成果的雷玉華,已經成為佛教考古方面的專家。

郭明考古完全是個人愛好。大學學歷史的她畢業後在上海外企搞行政,『早在2001年,年薪就已經達到20萬元人民幣了。』然而工作幾年後,她決定辭職報考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的研究生。當面試老師聽說她的年薪,連連感嘆比自己收入還高時,當年的小女生驕傲地回答:『人的價值不能以掙多少錢來衡量。』郭明在北大讀完了碩士、博士。

2013年,她剛剛進入省考古院,便被委任承擔國家級文保單位渠縣漢闕的保護規劃編制,結果這項規劃一次便被大陸國家文物局審查通過。2015年底,治學嚴謹的郭明成為省考古院『博士後創新實踐基地』首位博士後。兩年裡,她要在核心期刊完成4篇論文,並完成10萬字的博士後出站報告。

而現任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佛教考古研究所所長的雷玉華,不僅同樣擁有博士學歷,還是公認的佛教考古研究專家,她以個人名義或主要作者身分撰寫的專著,已有10多部。在20多年裡,雷玉華幾乎走遍了四川所有的石窟石刻。3月10日,川渝石窟石刻保護專項在北京啟動,而雷玉華就是參與此次調查的專家成員之一。

省考古院院長高大倫透露,以前大學考古系招女生,還主要是為配合做資料整理工作。但現在的女生有膽有識,即使在考古工作中也能獨當一面。據悉,王婷帶隊調查的石渠吐蕃時代石刻調查,在2014年還獲得了大陸全國十大考古發現。


萬嬌工作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