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整容市場藏美麗陷阱 學員5天「變身」微整醫生

整容市場藏美麗陷阱。

不開刀、不動骨、創傷小,相較於大刀闊斧的「改頭換面」,短時間變美變年輕的微整形正得到越來越多愛美人士的青睞。而在微信朋友圈內,各色「微整大師」也悄然出現,他們打著「國際機構認證」的旗號,沒有任何營業執照或許可證,就在美容院、美甲店、甚至居民樓內支一張手術台,為客人注射填充物。

微信、微博成微整事故重災區整容瞬間變「毀容」

根據山西晚報報導,『打一針就變美』『隆鼻除皺填充法令紋』『無毒害可吸收』……如今,微信朋友圈內微整形資訊多如牛毛,其聲稱經過專業培訓,甚至赴南韓進修,產品都是國外進口,價格比正規整形醫院低很多,再配以幾張整形前後的對比照,讓不少愛美者『心中長草』。

近日,福州的林小姐經朋友介紹,結識了微信朋友圈內一位『南韓整形李醫生』,其聲稱只需2000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就可以注射隆下巴,注射地點在一家賓館內。『主要覺得打針是小事,價格也比正規整形醫院便宜一些,所以就心動了。』林小姐說,這位『李醫生』自稱是一家公立醫院的整形醫生,而給她注射的是一種美國進口針劑,目前大陸國內沒有出售。

林小姐一開始對注射效果很滿意,誰知一個多月後,她的下巴越變越長,最後竟成了『鞋拔子臉』。萬般無奈之下,她只好去公立醫院檢查。經診斷,林小姐是被注射了違禁藥品『自體細胞生長肽』,導致下巴增生,而目前大陸國內並沒有允許將這種藥品進行整形填充。

非法醫療機構、非專業醫師、非合格產品,據業內統計,目前微整形毀容事件中,有九成來自『三非』,而微博微信正是『三非』整形的重災區。在微博上輸入『微整形』,相關用戶達上千名,多標榜自己為微整形美容師。

中國整形美容協會教育與管理分會副會長周展超告訴記者,一些『微整專家』帶著針管四處『走穴』,甚至約好時間到賓館、住家登門服務。事實上,在一些大城市的繁華商圈,存在大量『打黑針』的美容院。

需求大、利潤高、門檻低零基礎的外行人紛紛『試水』

資料顯示,目前大陸每年平均有105萬人次進行醫療美容手術,其中八成為微整形手術。正是瞄準了這個需求大、利潤高、門檻看起來很低的市場,不少零基礎的外行人在暴利的刺激下紛紛『試水』。而為了速成『整形醫生』,大量未經許可的培訓機構應運而生。

搜索引擎內輸入『微整形培訓班』,相關詞條超過100萬個。記者隨機致電一個培訓機構,工作人員介紹,培訓班是在南韓濟州島授課,課時為5天,學費8800元,教授肉毒素注射、填充美容技術、4D蛋白線提升等,課程針對零基礎學員,包教包會,結課後為學員頒發南韓醫學會認證的畢業證書。

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學員畢業後多是自己開『工作室』,或者掛靠在美容院、美甲店,每月平均都有幾萬元的收入。記者詢問『沒有招牌,客源哪裡來』『大多是從朋友圈先下手,接著口口相傳』『不會被抓嗎?』『大陸國內沒有專門管理的部門,一般沒人查』。

記者了解到,如此這般的培訓班多是大班授課,學員中醫生所占比例僅為5%至10%,其餘多是非醫療美容行業的從業人員。培訓時先用假人練習,接著學員之間互相在臉上練習打『美容針』和『瘦臉針』。

『整形醫生不能速成,操作者必須持有醫療執業資格證。』中國醫學科學院整形外科醫院副院長吳念說,醫療美容主診醫師相當於專科醫師的水平,按照規範的培訓標準,醫學生大學畢業後,需要繼續接受3年至5年的專科醫師培訓。

中國整形美容協會技術標準與質量控制部主任劉琳琳說,近年來大陸醫療美容,特別是微整形行業發展迅猛,但由於缺乏統一的行業規範,相關管理辦法滯後,監管部門職責不清,醫療美容出現管理真空,再加上消費者自我保護意識薄弱,導致相關醫療事故頻頻發生。『微整形不開刀、微創並不意味著風險降低。』第四軍醫大學西京醫院整形外科主任郭樹忠說,其要求操作者熟悉神經學、解剖學等多門學科,而不少非法機構使用的玻尿酸、肉毒素並非大陸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認證的產品,一些機構甚至為消費者注射早已明令禁止的奧美定。

吳念表示,微整形本應由衛生行政部門監管,但由於許多微整形在美容院、美甲店或者酒店進行,論管轄權又歸工商部門管理。然而工商部門對醫療美容難以界定,且這些非法機構隱蔽性強、流動性高,在沒有充分証據的前提下,工商部門難以有效執法。

消費者也需提高自我保護意識。劉琳琳提醒,消費者要選擇正規的醫療美容醫院,在微整形之前,要和醫院簽訂合同,保留憑據、病歷、手術記錄等,做完手術繳納費用時,應當向機構索取發票。如果在美容院遭遇了不正規的美容手術,也可向衛生部門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