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李克強:你對股市有信心,我就有信心

李克強。

歷時兩個小時的總理記者會結束後,李克強一邊往會場外走一邊向記者招手,此時,《華夏時報》記者大聲問道:『總理,您對股市有信心嗎?』由於現場嘈雜,總理並沒有聽清問話。當記者問出第二遍後,總理停下來,笑著說:『只要你有信心,我就有信心。』

李克強總理記者會答問要點一覽

根據鳳凰財經報導,3月16日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人民大會堂三樓金色大廳會見採訪十二屆大陸全國人大四次會議的中外記者並回答記者提出的問題。

李克強:大陸將逐步放寬美國對華投資門檻

李克強指出,中美兩國之間有廣泛的共同利益,當然也存在著分歧,有的還是比較尖銳的,這毋庸諱言。一段時間不少人紛紛議論中美之間的分歧,但是往往會忽視中美之間去(2015)年發生的一個重要事情,就是大陸成為美國最大的貿易夥伴,貿易額接近5600億美元,這本身就表明中美的共同利益是在不斷擴大,而且遠遠大於分歧。

李克強表示,如何使中美關係健康向前發展,我想還是要遵循平等相待、互利共贏的原則。現在中美雙方都表示,要積極推進中美投資協定談判,我們將會放開或逐步放開美方對大陸投資的准入門檻,但是這應該是相向的,雙方開放應該是對等的。

所以我們也希望美方在和我們進行中美投資協定談判過程中,能夠本著平等共贏的原則來推進。我相信,我們之間的共同利益會不斷擴大。對於出現的分歧,我們之間有上百個對話交流機制,只要是出於誠意,管控好分歧,我相信中美共同利益還會不斷擴大。在中美合作不斷擴大的過程中,分歧的量會增加,但所占比例會下降。中美深化合作不僅有利於中美兩國,也有利於世界。

李克強:大陸和香港力爭今年開通深港通

李克強指出,我們已經開通了滬港通,積累了比較豐富的經驗,而且實踐表明,對兩地都有好處。現在大陸和香港正在密切磋商,力爭今(2016)年開通深港通。

李克強:我們有政策儲備可以穩定大陸經濟運行

李克強指出,世界經濟走勢還不確定,不穩定的因素也在增加,但是我們有政策儲備。去年是世界經濟6年來增速最低,我們還是實現了7%左右的增長目標,並沒有用『大水漫灌』式的強刺激,而是選擇了一條更為艱難但可持續的路,就是推進結構性改革。大陸經濟在發展過程當中,還會有小幅的、短期的波動,但是如果經濟運行滑出合理區間,我們有創新宏觀調控的手段,可以穩定大陸經濟的運行。

李克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能釋放市場活力

李克強指出,大陸正在推進的簡政、減稅,這些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都會釋放市場的活力。同時,大陸新的動能正在生成,而且超出我們的預期。這幾年大陸經濟增速是在放緩,但是我們還是實現了比較充分的就業,去年新增城鎮就業1300多萬人,而且今年一二月份我們的服務業又增長了8.1%,其中包括研發等高技術領域,這也帶動了傳統動能的改造。

我們的傳統動能還有很大的潛力,因為我們正處在工業化、城鎮化的推進過程當中,產業升級有空間,新型城鎮化是最大的內需,特別是中西部地區,還有很多有效投資需求。我們把培育新動能和改造提升傳統動能結合起來,形成大陸經濟的『雙引擎』,就會闖過困難的關口,躍上希望的高原。

李克強:可以頂住大陸經濟下行壓力

李克強表示,我們對大陸經濟長期向好充滿信心,這種信心並不是憑空的,因為我們堅信只要堅持改革開放,大陸的經濟就不會『硬著陸』。因為大陸市場還有很大的潛力,人民群眾可以說有無窮的創造力,而我們政府確實還管了一些不該管的、束縛生產力發展的事情。同時,在保障公平競爭環境的監管方面又沒有完全到位。所以透過推進改革,就可以激發市場更大的活力、人民群眾更大的創造力,把億萬群眾的勤勞和智慧的空間拓展開來,就可以頂住大陸經濟下行的壓力。

李克強:不同意大陸不能完成主要經濟目標說法

有記者提問,開年以來,世界經濟金融形勢很不穩定,大陸也面臨較大的下行壓力,有人擔憂大陸經濟會一路下滑,甚至會擊穿6.5%這條線,不僅會影響自身的全面發展和小康社會建設,也會拖累世界經濟,請問您怎麼看?

李克強表示,你讓我同意說大陸經濟完不成已經確定的主要經濟目標,那是不可能的。的確,世界經濟現在復甦乏力,大陸經濟又深度地融入世界經濟,會受到影響和衝擊。大陸經濟本身也在轉型,一些長期積累的矛盾在凸顯,所以說下行的壓力確實在持續加大。

有一個很明顯的特徵,就是地區和行業的走勢分化。我記得前不久看有外媒報導,說是到大陸的某個重化工企業,感到經濟不景氣,而到科技城看,那裡的場面火爆,好像經濟還在兩位數增長,這跟我們下去調研的一些感受是類似的。實質上它說明瞭大陸經濟是困難和希望並存,如果從底盤和大勢來看,希望大於困難。

李克強:改革和完善金融監管體系實現全覆蓋

李克強指出,去年由於多重因素的原因,大陸股票市場發生了異常波動,有關方面採取綜合性穩定市場的舉措,實際上是要防範發生系統性的金融風險,這一點是做到了的。下一步怎麼辦?前兩天我們新上任的證監會主席關於具體問題已經作了闡述,因為時間問題我不展開了。不論是股市、債市、匯市這些金融市場,本質上是市場,還是要推進市場化、法治化的改革。

當然,政府有監管的責任,現在看,隨著形勢的變化,需要改革和完善我們的金融監管體系,要實現全覆蓋,因為現在金融創新的產品很多,不能留下監管空白;要增強協調性,因為金融市場產品之間關聯度比較高,協調要有權威,還要做到權責一致。中央有關部門和地方要分層負責,發現問題要及時處置,防止苗頭性的問題蔓延,當然也不能容忍道德風險。總之,還是要瞪大眼睛,練就一雙加強監管的『火眼金睛』。

李克強:堅定不移地發展多層次的資本市場

李克強表示,當然金融也有其自身的規律,要防範風險。他表示更關注的是金融機構本身,去年由於一些行業、企業經營困難,金融機構不良貸款比例是在上升的。但是我們有抵禦風險的能力,因為商業銀行的資本充足率超過了13%,高於國際標準,撥備覆蓋率達到180%以上,高於我們定的150%的標準。

而且我們還可以利用市場化的手段降低企業的債務率。企業債務率高是老問題了,因為大陸是間接融資為主,但是我們的居民儲蓄率也比較高。即便如此,不管市場發生怎樣的波動,我們還是要堅定不移地發展多層次的資本市場,而且也可以透過市場化債轉股的方式來逐步降低企業的槓桿率。

李克強:金融首要任務是支持實體經濟

李克強表示,金融首要任務還是要支持實體經濟的發展,實體經濟不發展,是金融最大的風險。去年我們採取了一系列像降息、降准、定向降准等措施,這不是量化寬鬆,我們始終注意把握貨幣供應量的鬆緊適度,主要還是為了降低實體經濟融資的成本。所以金融機構還是要著力去支持實體經濟,特別是小微企業的健康發展,絕不能脫實向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