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山東有人叫支付寶 他的願望是見馬雲

支付寶。

『您好,是支付寶嗎?』電話接通,對面似乎愣了一下,緊接著是兩三秒鐘沉默,隨後一個略帶遲疑和顧慮的聲音傳來:『是,我叫支付寶。』自2月26日登上湖南衛視《天天向上》舞台之後,山東省臨沂市沂南縣的支付寶成了一名『網紅』。事實上,支付寶的身分證早在五六年前就因為和網路協力廠商支付平台『支付寶』重名,被具有娛樂精神的網友傳到了網上。

根據山東報報導,只不過那時候,大多數人以為是網友PS的惡作劇罷了。直到半個月之前,支付寶真人在電視上亮相。但是,這並沒有給支付寶的生活帶來多少衝擊和改變。現在他依然不怎麼會上網,更不會用『支付寶』網購,他依然在村口開商店、賣熟食,過著怡然自得的線下生活。

『三顧茅廬』

記者在電話中提出採訪請求時,支付寶還是有點不太情願,猶豫了一下,最終沒有拒絕,『行啊,你來吧』。最後確認支付寶的住址時,支付寶顯得很爽快,『我家就在國道邊上,很好找』。

在上過了《天天向上》之後,面對類似的請求,支付寶已經能夠應付自如。但是當初《天天向上》節目組為了邀請支付寶,可是頗費了一番功夫,甚至連所在鄉鎮副鎮長和派出所都搬來了。

去(2015)年12月底,支付寶接到了自稱《天天向上》節目組的電話,邀請他上節目,『現在騙子這麼多,她說她是湖南電視台的,不見人光打電話誰知道真假啊』。

電話邀請多次,支付寶始終擔心被騙,一直沒有答應。為了表示誠意,《天天向上》節目組專門派出了兩名工作人員親自登門拜訪,邀請支付寶。儘管兩人帶著湖南電視台的工作證,但支付寶依然不買帳,不去就是不去。

為了打消支付寶的顧慮,這兩名工作人員找到了當地派出所,並請來了支付寶所在鄉鎮的副鎮長,請他們一同作證,兩人不是騙子,是實打實的湖南電視台工作人員。

甚至『這期節目如果沒有支付寶,節目就失去一半意義了』這樣的話說出來,支付寶還是不為所動,『家裡太忙了,實在走不開』。最後是支付寶給湖南衛視打去電話,核實真偽,才決定參加《天天向上》的錄製。

1月18日啟程出發,1月19日錄製節目,1月20日返回家鄉。三天時間裡,支付寶經歷了人生當中的諸多第一次:第一次坐飛機、第一次化妝、第一次上電視。

在節目裡,支付寶還見到了『老相識』汪涵。其實對於汪涵,支付寶從前是只見其人,未聞其名,『你看我店裡賣的速食麵、火腿腸,上邊都是他的頭像,但是之前都沒注意到過這人叫啥』。

節目播出之後,店裡原來只做監控用的電腦派上了用場,閒暇時候,支付寶就會打開《天天向上》,津津有味又樂此不疲地,『欣賞』自己在節目裡的表演,『怪好,怪好』。

老二支付寶

支付寶是臨沂市沂南縣人。沂南縣位於沂蒙山區中部,蒙山東北邊緣,屬魯東南低山丘陵區。和支付寶家一條公路之隔,就能看到綿延起伏的丘陵。

支付寶之所以被取名為支付寶,並和網路協力廠商支付平台『支付寶』重名,純屬巧合。『儘管有好多人都不知道有支這個姓,但是在我們村,支是個大姓,大概有四分之一的人姓支。』支付寶說,到他這一輩正好是『付』字輩,加上60年代『寶』字是取名時的常用字,所以他姨給他取名叫『支付寶』。

支付寶說,在他們隔壁村有人叫『支付保』,保家衛國的『保』,『我去他家看過身分證,可能大陸全國來說和「支付寶」三個字一模一樣的,就是我自己了。』

在家裡,支付寶兄弟姐妹共四個,支付寶排行老二,哥哥叫支付順,弟弟叫支付發,妹妹叫支付花。兄弟三個的名字都是姨給取的,妹妹的名字則是三個哥哥給取的,和所有人一樣,『順』、『寶』、『發』、『花』四個字也寄託了家人對他們兄妹四人的美好願望。

當記者趕到支付寶家中時,他正在院裡伙房燒柴火煮雞爪。現在,支付寶夫妻倆在村口開了一家小商店,主營副食和熟食。此前,支付寶曾幹過木匠,磨過豆腐。

商店不大,只有十幾平方公尺,但是貨品一應俱全,柴米油鹽、煙酒糖茶應有盡有,其中汪涵代言的速食麵和火腿腸被放在較為顯眼的位置。裡間是個小倉庫,擺著一高一矮兩張桌子和一台電腦。

除了二女兒回家之外,這台電腦常年做監控用,直到最近支付寶上了《天天向上》,學會了用它來看影片。小商店經營了五六年,支付寶一家也逐漸走上了小康生活。兩年之前,他花了5萬元人民幣買下了家裡的第一台小轎車。

支付寶說,現在村裡就兩家小商店,另一家是他親家開的,大女兒嫁過去之後就和女婿兩人經營,『所以商店經營還不錯,村裡人甚至鄰村的都到我們這來買東西。』

如今,支付寶的大女兒已經有了家庭,有了孩子,小女兒正在沂南縣城上高三,馬上就要參加高考,現在每隔兩三個星期才能回一次家。

支付寶說,小女兒選擇的是理科,學習成績還不錯,在班上能排到前十名。對於小女兒的高考成績,支付寶只希望順其自然,發揮出自己的水準。

『網紅』之後

『你都上電視啦,發個紅包吧!』一位送貨員剛邁進商店門,就衝著裡間的支付寶喊道。支付寶笑盈盈的看著年輕的送貨員,一時間沒說上話來。

在登上《天天向上》的舞台之後,支付寶已經火了。用時下流行的一個詞來形容,就是『網紅』。幾乎每天,支付寶都要面對送貨員或者顧客這般善意『騷擾』。

甚至有不少人慕名而來。『從臨沂市來了兩個人,專程過來和我聊了幾句,給我做的雞爪子拍了幾張照片,說拿回去宣傳宣傳,讓大家都來買我的雞爪子。』支付寶說,甚至有從外地來臨沂談生意的,聽說了支付寶之後都要來合個影,『去青駝鎮做生意的,原來不知道我,來了之後聽人一說,開車十幾公里過來找我,和我一起照了張相。』

原來不知其姓名的送貨員現在也像見了名人一樣紛紛和支付寶合影留念,還有人跑到店裡讓支付寶打開電腦一起看《天天向上》。對於近期這樣頻繁發生的事情,支付寶倒是並不感到厭煩,他覺得現在和原來並沒有什麼不一樣,『頂多就是人家來了,我多和人家說兩句話,一起照個相罷了』。

實際上,在五六年前,支付寶的身分證就在網上被廣泛傳播了。但是那時候,大多數人只以為是網友PS的惡作劇罷了。至於自己的身分證為什麼會被洩露到網上,具體細節支付寶並不清楚,他猜測這事可能是進貨的經銷商幹的。

支付寶說,一開始他開商店進貨都是透過電話,後來廠家系統升級,改成網上報貨的形式。這樣一來,支付寶在報貨時就需要填寫姓名等個人資訊,甚至需要上傳身分證,『可能是這時候洩露出去,讓廠家那些工作人員給我傳網上去了』。

既然和『支付寶』同名同姓,支付寶心中也有一個小小的願望,那就是能見馬雲一面。在錄製《天天向上》時,支付寶也跟汪涵表達了這一願望,『當時汪涵答應我了,但到這了還沒給我打電話呢』。在他心中,還保留著能夠見到馬雲的絲絲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