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手機換號忘「解綁」 後果很嚴重

手機換號忘「解綁」,後果很嚴重。

在行動網路時代,手機變得越來越重要,除了打電話,還可以捆綁各類行動應用,購買理財產品或者方便快捷地完成行動支付。在實施『實名制』之後,用戶手機號更是被視為一種資產受到運營商、品牌商家、軟體應用商等各類商家的重視。

根據南方網報導,可是消費者一旦更換手機號,各類不便接踵而至。近日,有不少消費者向記者反映了在更換手機號後的種種遭遇,基本上都涉及到『二次號』手機沒解綁,造成個人帳戶、網銀使用不便,或存在安全風險的問題。

案例 新手機號綁卡要認證前號主身分

東莞的洪俊青最近遇到一件煩心事,他告訴記者,本來想用新買的手機號註冊一個百度錢包,但是發現這個手機號碼已經被人註冊過,並且這個號碼裡還綁定了一張銀行卡,更神奇的是,他發現銀行卡裡還有餘額。

當他自己想要綁定自己的銀行卡時則被提示,綁定的卡要與持卡人身分一致,但是『持卡人』也就是該手機號的前任機主,該上哪兒去找呢?同時更讓他煩心的是,他還會經常性地收到來自一張陌生銀行卡的消費提醒和存錢提醒,看著手機簡訊提示的進進出出的餘額,他總覺得那張銀行卡不屬於自己。

據記者瞭解,像洪俊青這樣的遭遇並不在少數。時下,熱門的網路應用和平台以及銀行卡業務均實行手機卡綁定帳戶,但是很多又缺乏便利的解綁功能,一旦這個手機號被登出掉,再次流向市場之後,新的機主在重新使用時就會遇到各種不便,舊機主的個人資訊和財產也有可能受到威脅。

『二次號』重新註冊,轉進錢款用不了取不出

去(2015)年11月11日,佛山的朱小姐也遭遇了類似情況。她用新買的號碼開通了支付寶,然後把舊支付寶帳戶上的1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轉到新帳戶,本以為完成了這一步之後,新的支付寶帳號就可以安心使用了。但是沒想到她的號碼屬於『二次放號』,朱小姐重新註冊的支付寶可以設置登錄密碼,但是支付密碼卻是由前任機主設定。這也意味著,她轉進去的錢,無法使用。

後來,由於聯繫不上前任機主,朱小姐一紙訴狀將支付寶告上了法庭,希望支付寶可以賠付他無法取出的1萬元。近日,該案一審結束,法院駁回了朱小姐的訴請,認為支付寶無義務向原告返還涉案款項。支付寶公司也回應,如果在沒有前任機主本人的授意,支付寶公司將款項劃歸朱小姐,不僅僅侵犯了前任機主的財產所有權,還會影向支付寶的信譽。

銷號未解綁應用,無法接收驗證碼

此外,除了買到『二次放號』的人會遭遇一些麻煩之外,那些前任機主也會因為沒有及時在那些網站上登出帳號遭遇尷尬。日前有媒體報導,朱先生在美團上購買了餐飲團購券,去年8月左右更換號碼並登出了舊號碼,由於此前一直使用手機動態驗證碼登錄,號碼登出後,無法接受動態驗證碼。美團帳號也就在難以登錄,而他此前所購買的團購券也就無法使用了,也無法將帳戶與原先的號碼解綁。

還有媒體報導,佛山的吳小姐在去年8月更換了手機號碼,不過後來一直為舊號碼續費,直到12月。在去年11月左右她購買了佛山皇冠假日酒店的兩張自助晚餐券,價值約為170元/張,但由於其百度糯米帳戶綁定的是原號碼,換號碼之後因為無法收到簡訊驗證碼,也就無法登錄,最終導致也無法消費相應的團購券。

不少消費者向記者反映,美團、窩窩團等團購網站的用戶名大多是系統隨機生成的一串字母,為了方便,使用手機驗證碼登錄是很多人的首選。但是,一旦更換手機號碼,這些帳號將很難能夠再次使用。

現狀 各類網路應用解綁程式『嚴格』

造成上述案例的主要原因就是很多網路平台具有註冊、綁定功能,卻無登出、解綁功能,或者即便可以登出、解綁,也需要走一個很麻煩的流程。並且絕大多數網站的登出或者解綁功能,均需要撥打客服電話才可以找到解決方法,有的甚至只能透過客服來完成登出和解綁。

對此,不少消費者向記者表示,這樣的登出、解綁方式存在隱蔽性,在更換手機號碼的時候,很少會主動想起這些帳號的問題。同時,即便是想起來了,但是也常常會因為嫌麻煩而不去處理。

針對幾個常用網站平台,記者也對他們的登出、解綁功能做了瞭解。以支付寶為例,記者發現,手機號碼可以開通支付寶帳號,同時也可以被某個支付寶給綁定。如果這個手機既開通了支付寶帳號,又被另外一個支付寶帳號所綁定,當在支付寶上搜索這個手機號碼時,則會出現兩個支付寶帳號。

支付寶的客服人員告訴記者,如果用戶要登出或者解綁手機號碼,則需要將帳號裡的錢全部轉出,然後將個人資訊在相關係統上輸入,那麼這個帳號在兩個工作日內就可以完成登出。但是,前提是,用戶需要知道支付密碼。如果像佛山的那位朱小姐一樣,則無法完成登出和解綁。

相對來說,百度錢包使用的頻率較小,這也意味著當人們在更換手機的時候,很容易忘記清理掉裡面的個人資訊。百度錢包的客服人員告訴記者,如果要想解綁,就必須先使用手機動態驗證碼的方式登錄電腦版,點進去電腦版左下角的『安全性原則』,然後按照指示操作,而手機版的百度錢包則沒有解綁功能。

微信的相關人士則告訴記者,透過手機號碼註冊的微信可以完成手機的解綁,即當這個手機號不再使用時,該手機號所註冊的微信號依然可以使用,只不過不能再透過搜索手機號的方式搜索到這個微信號,再次登錄時,也必須依靠系統分配或者自己設定的微信號來登錄。但是,記者瞭解到,由於微信沒有直接的電話客服,關於如何解綁手機號的問題,很多網友並不熟悉。

提醒 手機換號,五類捆綁需解除

為什麼會出現這類問題?在中國政法大學智慧財產權中心特約研究員、知名IT與智慧財產權律師趙占領看來,網站、平台不願意讓用戶放棄自己的平台,更多的還是處於用戶資料的考慮,即便明知一些用戶是僵屍粉,也不願意這些用戶登出,尤其是對於那些正在起步的公司,用戶資料對於吸引投資者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趙占領告訴記者,2013年9月工信部曾頒布《電信和網路用戶個人資訊保護規定》,其中第九條明確規定『電信業務經營者、網路資訊服務提供者在用戶終止使用電信服務或者網路資訊服務後,應當停止對用戶個人資訊的收集和使用,並為用戶提供登出號碼或者帳號的服務』。

造成此類事件頻頻出現的另一個原因是再次流入市場的『二次手機號』。據廣東行動的相關人士介紹,由於手機號碼資源的稀缺性,當用戶所使用的號碼銷號之後,會先經過一段時間的凍結,然後重新發放給新的用戶使用。不過按照大陸《電信服務規範》要求,號碼凍結時限為90日。也就是說冷凍期結束後,這些號碼將會再次流入市場。

該人士表示,在行動網路時代,手機號碼會被廣泛用於捆綁銀行卡、APP應用帳號等。不過,由於手機號碼與其他帳號的綁定關係存在於協力廠商公司,運營商無法掌握這一資訊。對於二次入市的手機號碼,如果用戶在銷戶前沒有解除手機號與其他帳號的捆綁關係,那麼就存在被新機主登錄的風險。

對此,360手機安全專家則建議,為了保護個人資訊安全,消費者在換手機號後,微信、銀行卡(包括U盾、網銀、手機銀行、證券基金帳戶等)、網路支付App(包括支付寶、微信支付等)、常用網站(包括微信、QQ、淘寶、京東等)、網盤等五類綁定資訊必須一起解除,否則會帶來隱私被窺探、銀行卡遭盜刷等多重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