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中央近期密集選調地方大員 進京任職

江蘇省副省長曹衛星,被任命為大陸國土資源部副部長,他是民盟江蘇省委主委,從政之前曾任南京農業大學的副校長。

16日的大陸國務院任免名單頗有看點:四名地方副部高曉兵、曹衛星、黃潤秋、秦博勇同時進京入職。央地交流由來已久,近期,大陸中央『空降』地方任職的大員不少,比如住建部副部長王寧出任福建省委常委、組織部長,新華社副社長於紹良出任湖北省委常委、組織部長,大陸中央黨校校務委員梁言順出任甘肅省委常委、宣傳部長。有中央下派到地方,自然就有從地方調往中央,不少小伙伴們認為這不足為奇。

根據長安街知事報導,下派和上調是一個有機循環的過程,很多領導幹部本來就是從中央派出去的,家在北京,下去經受了鍛煉、豐富了履歷,調回北京工作也合乎情理,比如高曉兵,2010年從鐵道部政治部主任的崗位上調任山東省委常委、組織部長,此次回京出任民政部副部長。她50歲出頭,調任山東時年齡也不大,又擔任組織部長這樣的要職,可見當年是被重點培養的對象。

另外三位經歷可完全不同,他們是地地道道的地方幹部,從來沒有在大陸中央國家機關工作過,可謂生於地方、長於地方。長安街知事發現,他們還有一個共同的身份,黨外代表人士。

稍有特別的是黃潤秋,進京前,他擔任四川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九三學社四川省委主委,沒有政府職務。如今他則出任大陸中央實職副部——環保部副部長。

小伙伴們有所不知,黃潤秋可是大陸地質研究領域的頂級專家,他每年堅持3個月以上的野外工作,歷經多次生命威脅:從馬背上掉下來,險些摔下數百公尺深的峽谷;癡情於地質調查,直到數十響開山炮在離他僅十餘公尺的距離爆炸才驚醒。汶川地震後,他曾組織編製災後恢復重建地質災害防治專項規劃,贏得了業界廣泛贊譽。

近幾年,中央一直在加大對黨外幹部的培養選拔力度,《2014-2018年大陸全國黨政領導班子建設規劃綱要》就提出,要合理配備女幹部、少數民族幹部和非中共黨員幹部。在大家的印象中,省級政府副職中配備黨外領導的情形較多,比如曹衛星、秦博勇就是黨外副省長,而中央部門的黨外副職則很少為人所知,公開報導也不多,事實上其中也頗有講究。

一般來說,除政府班子之外,政府部門也可以積極配備黨外幹部擔任領導職務,基於黨外人士普遍具有較強的學術研究水平和參政議政能力等特點,通常會在行政執法監督、與群眾利益密切相關、緊密聯繫知識份子和專業技術性強的部門重點配備,上述三位就職的環保部、國土部和審計署正是如此。

與此同時,某一部門的黨外人士領導幹部離任或出缺後,遞補而上的大多也是黨外人士,以保持選拔培養的連續性,比如黃潤秋此次接替的吳曉青,就是民建中央的副主席。

調查顯示,目前黨外幹部規模不小、人才不少,但高層次人才儲備不足,因此要重點加強中高級黨外幹部的培養選拔。選拔這些幹部用於何處呢?請大家自覺學習一下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從黨外人士到黨外代表人士,兩字之差,意義大不一樣。代表人士絕不是一天就能煉成的,往往要先在自己的專業領域和黨派中擁有較高聲望,同時還要在政府機關有過歷練,熟悉、擁護中共的各項制度,在這一成長過程中,顯然就少不了組織培養。

這裡還要說一個大背景,明年(2017)是黨派中央的換屆節點,培養選拔高層次黨外幹部更加迫在眉睫。在大陸國家機關配備黨外副職,不僅能豐富領導班子的結構,更是為黨派中央積攢後備力量,許多黨外代表人士的任職經歷正說明了這一點。比如大陸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民革中央主席萬鄂湘,2000年從湖北高院副院長調任最高法副院長,並出任民革中央副主席,10年後晉升副國級;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民建中央主席陳昌智1998年從四川省政協副主席調任監察部副部長,10年後晉升副國級。

此次進京任職的秦博勇出生於1964年,黃潤秋出生於1963年,都是副部級黨派領導中的『年輕人』,他們的履新給人以更多期待。長安街知事發現,近期進京任職的地方幹部確實不少,比如成都市紀委書記鄧修明調任大陸中央國家機關紀工委書記,重慶副市長劉偉任全國人大常委會預算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基層經歷豐富的他們,顯然能為大機關注入一些新的活力,這也充分地說明中央選任幹部『五湖四海』的科學性。


秦博勇,河北省副省長秦博勇被任命為審計署副審計長,她是民建河北省委主委。


黃潤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