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記者臥底號販子揭內幕 特需號倒手能賣數千元

掛號人員蜷縮在門診大樓外通宵排隊。

近日,在『北京大學生兼職』QQ群內,有號販子發布招聘資訊,招募北醫三院排隊掛號人員。記者佯裝在校生『應聘』,親歷通宵排隊、倒換就診卡、清晨掛號、拿號換錢的全過程。這些號將被號販子組織者加價數十倍賣給苦苦等待的患者們。

號販子QQ群招募掛號人員

根據京華時報報導,近日,記者獲得線索,在一個名為『北京大學生兼職』的QQ群內有號販子招聘排隊掛號人員。一個名叫『漠』的用戶發布消息稱,『長年招聘醫院排隊人員。年齡不限,男女不限。』資訊中寫明,排隊的醫院為北京大學第三醫院。給排隊人員的工資以到達指定位置的時間核算,『下午4點前到,工資13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下午5點前到,工資120元;下午6點前到,工資110;下午8點前到,工資100元。』消息中有聯繫人的電話號碼。

當天下午,記者以大學在校生的身分與『漠』取得聯繫。『漠』在電話中自稱姓李,他要求記者攜身分證於當晚6點前到達北醫三院門口。

下午5點多,按照跟號販子的約定,記者來到北醫三院。醫院大門口有三五名男子正在交談,記者撥打了李某的電話。接通後,人群中的李某向記者揮手示意。李某拿出一個小本子讓記者登記姓名和電話,記者看到前一頁已經寫滿了名字和電話,大約有一二十行。

隨後,記者跟李某來到北醫三院門診大樓,醫院門診大廳的大門緊鎖,門口兩側已經坐了十幾個排隊的人。這些人多為男性,年齡在25歲左右,其中五六個人正在嗑瓜子閒聊。排在隊首位置的幾人紛紛向李某打招呼。隊伍中一穿深色外套的男子問記者是否吃過飯,並稱『長夜漫漫,你最好先去吃飯』。晚飯回來後,李某安排記者加入排隊的人群中,並遞過一把瓜子。

記者被要求自稱產婦排隊

一名排隊的年輕男子說,他下午5點前就來了,當時門口基本沒人。『咱們的人用墊子、椅子占位置,來了直接站在那就行了。』男子說。

幾分鐘後,幾名男子來到隊伍前,跟李某低聲交談後,記者被安排到大門左側的特需門診處排隊。一名臉色偏黑,被稱為『隊長』的男子囑咐記者,『如果保安問你,你就說是產婦,給自己掛號,明白嗎?』

隊長表示早上6點左右特需掛號處會開門,在進去排隊占好位置後,6點10分左右出門,在醫院對面找『老大』取走患者的就診卡,回到醫院用患者就診卡掛號。

隊長隨後安排隊伍中一名穿紅色棉服的男子照顧記者,『他比較熟,等一會兒帶你們去看看情況。』記者注意到,號販子共安置6名號販子進入隊伍,均排在前十位。此時的隊伍已經延伸到門口,大概有20多人。排隊人員的上方掛著『打擊「號販子」,維護正常掛號秩序』的紅色條幅。

『紅棉服』建議記者先去辦就診卡,以應付保安檢查,『你的就診卡主要是防止保安排查,掛號前一定要換回患者的就診卡。具體給誰掛,掛哪個科室明天早上才知道。』

晚上7點20分,記者跟隨『紅棉服』來到地下一層掛號處,交5元後用身分證拿到一張就診卡,上面貼著寫有記者名字的白色紙條。記者跟隨『紅棉服』返回排隊處。

隊長負責招聘按人提成

記者在與隊長和老號販子們攀談得知,該組織由一名東北人負責,他們都叫他『老大』。『老大不來現場排隊,明天換卡的時候你能看到他。』一名老『號販子』說,換卡就是排隊的號販子從『老大』那裡拿到患者的就診卡,然後返回來掛號。

『老大』手下有多名隊長,隊長負責招聘排隊人員,同時他們本人也會排隊掛號。招聘號販子的方式主要分線上和線下兩種方式,線上即在QQ群等社交軟體裡發布招聘資訊;線下則主要靠熟人介紹。

『人比較好招,每天都不愁招人。』一名隊長說。將記者招募進來的隊長李某說,他也是東北人,這個活兒並非他的專職,最近老鄉生病休息他臨時過來幫忙。

『紅棉服』說他去(2015)年曾去過多個醫院排隊掛號,說起這幾個醫院的區別,他瞭若指掌:『同仁醫院要排隊一天一夜能給220,空軍總醫院排隊給80。』

記者試探著詢問隊長的收入時,『紅棉服』說,如果隊長也排隊的話,一個號可賺100元;招一個成員可提成20元到30元左右。『隊長一天也就能賺300多元,大頭兒都被「老大」拿走了。』紅衣男子向記者擠擠眼睛。

記者問李某,經常在一醫院排隊是否會引起保安注意?李某稱剛來幾天具體不瞭解,但保安好像會管。他指著一名醉醺醺的隊長,稱其之前排隊較多,現在保安看到後不會讓其排隊,『我們也是掙個辛苦錢,替他們(患者)排隊』。

熬夜排一宿能賺一百元

記者在排隊中瞭解到,這個號販子團夥成員多為90後,在北京以靠打零工為生,他們透過朋友介紹或網上資訊應聘來這裡排隊掛號。

排在記者旁邊的張強(化名)是河北人,今年24歲。他說,去年起就跟著『老大』在北醫三院等醫院排隊掛號,『幹1年多了。』近日,他把老家的弟弟叫來『入行』。『你知道倒號是不允許的嗎?近期正在嚴打,你不怕被抓?』記者問。

『保安發現了頂多說你兩句,員警抓住了關個一兩天,咱們又不是「號兒頭」,出不了事。』張強透露,在他1年多的『從業』經歷中只有極個別的時候被轟出大廳,『保安對號販子管得一陣緊,一陣鬆。』

正在排隊的王明(化名)稱,他今年22歲,早就不上學了。他排號挺長時間了,從來沒被抓過。『我一個朋友被抓過,他在派出所待了幾個小時,也沒罰款就出來了。』王明說,他沒有什麼技能,『這個活來錢快,熬一宿就能掙100塊錢。』

保安多次排查清理號販

晚上10點,醫院保安將特需掛號排隊人員的身分證拿走,按照排隊順序登記排隊人的姓名和身分證號碼。看見保安走過來,一穿黃色衣服的隊長插進人群排隊。

『我們都來這麼早,來的時候沒幾個人,怎麼現在人這麼多啊,我們還排得上嗎?』隊伍後面一大媽喊了一句。排隊人群有些吵鬧,但沒人理會她。

據老號販子介紹,排號需提前至少12個小時來到門診門口。前一晚6點左右,先在門口占位排隊,隨後會經歷5次關鍵的檢查,分別是晚10點保安對排隊人員身分證登記,隨後是次日零點、3點、5點的保安點名。最後一次是6點門診開門後。在特需掛號處,保安將按照前4次點名的名冊在正式掛號前做最後一次人員的盤查。

次日早上6點,北醫三院門診大樓特需掛號處的大門打開,在樓下等候掛號的人一窩蜂跑向樓內。8樓是特需掛號處,很快擠滿了人。醫院保安隊長拿著之前登記的名單,挨個喊名字詢問並按順序重新排隊,幾乎每個排隊的人都要被詢問姓名、給誰掛號等資訊。

『紅棉服』在被詢問時稱是給媳婦掛產科,保安隊長要求其出示妻子產科就診卡時,紅衣男子稱還沒拿到,家裡有人回家取,穿著白色衣服的保安隊長接著詢問其妻子名字、身分證號碼和聯繫方式,紅衣男子回答較為遲疑。保安隊長大聲呵斥『你逗我呢?你媳婦名字你不知道嗎?你覺得我信嗎?』隨後,保安隊長讓紅衣男子暫時排隊,但囑咐旁邊的保安要重點盯緊。

掛號即將開始時,保安隊長上前詢問『紅棉服』是否拿到媳婦的就診卡,『紅棉服』藉故出去找就診卡離開掛號隊伍,掛號失敗。此外,還有4人被清除出隊伍,都是掛產科的男子,在保安檢查時未拿到就診卡被清理。

還有一個女孩在掛號時被發現就診卡與身分資訊不符,被保安當場沒收就診文件。事後,記者聽說就診文件被『老大』要回來了,一名老號販子透露,可以透過掛失的方式把號補回來,至於怎麼向保安把就診文件要回來,『「老大」自有他的辦法。』

特需號倒手能賣數千元

早上6點半左右,一名老號販子在與隊長溝通後,示意記者跟他離開大廳。在醫院對面,隊長李某將記者等人帶往距離醫院約1000公尺的胡同內。

在一家麵館門口聚集了五六個人,一名身穿灰色衝鋒衣的男子拿著一遝就診卡和一遝百元鈔票。這就是老號販子口中的『老大』,在清點就醫卡時,『老大』問身邊的一名隊長,『這個顧客讓掛多少錢的?』得知具體錢數後,他告訴隊長,掛號花100元的要賣800元,花300元掛來的號要賣到1100元。隊長面露難色,稱自己盡力。

據瞭解,普通大廳專家號掛號費用為十幾元不等,經號販子倒手後售價少則二三百元,多則五六百元。一名老號販子表示,緊俏科室的專家號能賣到四五千元。

『老大』先是和記者等來人瞭解了排隊人員進入特需排號廳的情況,在得知已經有至少3名隊員被查清除出佇列後,他先是問『別人家的人也被查了嗎?』隨後他提點身邊的隊長說,『以後告訴他們(排隊的號販子),他(保安)問話的時候,你自己底氣得硬,問你家屬的情況,你就說是隱私。這些都應該提前想好。』

隨後,『老大』暫扣了記者的身分證,稱掛完號後會『一手交號,一手交身分證和酬勞』。接著,『老大』將一名劉姓女子的就診卡和300元錢交給記者。

『一會兒掛產科王×的號,先掛普通80元的,沒有就掛300元的。如果剩錢回來退給我。』『老大』囑咐記者。

記者隨老號販子再次返回特需掛號大廳,『老大』和幾名隊長也走進掛號大廳,坐在一側的座椅上觀察情況。此時,保安仍在巡視,並對此前點名排查時定性為疑似票販的人員進行重點觀察。

早上7點整,掛號正式開始,記者將劉姓女子的就診卡遞進窗口,順利掛了80元的專家號。記者拿著號來到之前換就診卡的地點,『老大』正在與取到號的號販子結算。

『老大』手裡攥著一遝鈔票,抽出一張100元的遞給一名年輕男子,又將20元給另一名沒掛到號的男子讓其搭車回家。該男子抱怨道,他排在第二位排號,沒想到排第一的掛到號了,輪到他就沒號了,『一夜辛苦都白費了。』記者將掛號條、發票、就診卡及剩餘的錢交還給『老大』,『老大』將100元酬勞和身分證交給記者。

這時,一名男子湊了上來,小心翼翼地問『老大』能不能給他妻子掛個號。『老大』不耐煩地打斷了他,高聲呵斥讓他到旁邊等著,『每天200多人在這排著管我要號,你急什麼急?!』男子訕笑著退到一邊,小聲嘀咕著,『再掛不上號就建不上檔了。』

拿到『報酬』後,記者等人就被『老大』遣散了,『老大』等號販子也四散離去。上午8點左右,李某打來電話,問記者是否拿到報酬,並問下午還來不來了。記者藉故太累了回絕了李某。

患者親歷
三口人輪流排隊一天一夜掛上號

朝陽區的麻先生排在特需門診的第一位,為了這個第一位,懷孕的妻子、老父親和他已經輪流排隊一天一夜。麻先生稱,他的妻子已經懷孕6周了,著急找醫院建檔,『早知道掛號難,之前也想找號販子,但是沒有找到靠譜的,沒辦法只能自己來。』

麻先生懷孕的妻子在16日凌晨五六點就來到醫院排隊;中午麻先生60多歲的父親來換兒媳的班;下午麻先生下班後趕來接替父親繼續排隊。

『讓懷孕的妻子來排隊心裡很不忍,但上午我們單位實在走不開。』麻先生說,這是他第二個寶寶。妻子已經屬於高齡產婦,聽說北醫三院的產科很有名,特意來到醫院建檔。

一個小板凳,一個裝著厚外套的大書包,這是麻先生的全部裝備。累了,坐在小板凳上瞇會兒,冷了就把衣服裹緊點。好在一天一夜的辛苦沒有白費,麻先生終於給妻子掛上了號。

李先生也是為自己懷孕的妻子排隊掛號,為了建檔,他特意請假一天來到醫院早早排隊。他之前來醫院時曾有號販子跟他主動搭訕,說可以代掛號。

『第一次號販子掛錯號了,給掛到婦科了,第二次好像有號販子被抓住,也沒有掛上,實在等不及,我只好請假來醫院排隊了。』李先生說,『醫院的號實在是太緊張、太難掛了。』17日上午7點多,掛上號的李先生疲憊的臉上露出喜色,他匆匆下樓,『白天還要帶老婆來門診檢查呢』。


『老大』坐在門診大廳觀察掛號情況。


保安正在排查掛號人員。


門診大樓左側特需掛號處有十幾名號販子在排隊,上方掛著『打擊號販子』的橫幅。


身穿黃色衣服的隊長(左三)在排隊取號。


『紅棉服』(排在第二位者)帶『新人』辦就診卡。


記者掛上的80元特需專家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