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職業打假人「收錢噤聲」潛規則 有人坐擁豪宅

職業打假人。

他們很少以真面目示人,很可能是逛街時與你擦肩而過的路人甲;他們爛熟法律規定、精於索賠技巧,即使被奉為打假英雄時,也毫不避諱『逐利』的初衷。職業打假20年,他們有人出入乘豪車、坐擁豪宅,也有人被無情淘汰,爭議始終伴隨。記者走近職業打假『老炮兒』,探究這個群體背後的『江湖』。

江湖
「打著王海的旗號反王海」

根據新京報報導,1995年,22歲的王海在北京隆福大廈購買了12副假冒索尼耳機,並依法獲得賠償,從此走上職業打假道路——這是大陸民間打假的開端。

『職業打假人』迅速引起關注和效仿。無數個『王海』奔向各地商場、市場,媒體上經常看到各種黑幕被曝光、知名企業陷入『造假門』。

那時,楊連弟還是北京一個連鎖超市的店長;前公安民警、工商局幹部劉殿林已『下海』經商,受『王海現象』影響,二人開始打假生涯。

劉殿林專程從河北到北京『拜師』。一年後漸豐,劉因不認同當時王海的觀念和打假模式等,與王海分道揚鑣。其拉著一幫人組成聯盟,『打著王海的旗號反王海』。

打假人與商家的『恩怨』也頗有意味。『3·15』前,『大佬』楊連弟親自出手,向北京一家銷售過期糕點的知名商場索賠。他說這家商場的總店是他打假起點,他也因此被列入『黑名單』。很長一段時間,他甚至不能在總店正常購物,因此對商場『格外關注』。劉殿林則因揭露涼茶中違規添加藥物與一家涼茶企業結仇,但幾次交鋒後『一笑泯恩仇』,被聘為打假顧問。

往事
曾有人被打死後拋屍

『曾有打假人,被打假對象雇來的人在派出所門口打成重傷。』王海說。劉殿林說,在廣州『暗訪』人血白蛋白造假時被對方識破,他的兩個『拜把兄弟』險些被打死。『有次打假牙膏,我們被幾十個操著鐵棍子的人圍毆。6人在醫院急診室裡躺了一排,有個兄弟胳膊腫得和腿一樣粗。』

震動最大的一起案件發生於2003年,『民間調查員』黃立榮在偷拍、監視紫禁城國醫館老闆時被發現,被活活打死後拋屍。『那是風險沒有控制好。』談到打假人受到暴力襲擊,王海說。為保護自己,他有一些『規矩』。比如一些水果攤、小商店缺斤短兩,會提醒他們,但不會真『打』。

王海還用『大眾臉』、當過兵等標準招募打假人員,這也幾乎成了所有打假公司招募員工的標準。『職業打假人』還必須學會處理與行政執法部門、司法部門的關係。『我們嚴格按照法律程式進行投訴,如果出現行政執法部門地方保護、不作為,那我們就會堅決告它。』王海說。

是非
『打假起步價』為30萬元

『收錢噤聲』是行內通行的潛規則。私下達成協定後,打假人不會將企業的不良行為公諸於世。『2004年我收入兩千多萬(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交稅200多萬。』劉殿林說。

光鮮難以掩蓋『職業打假人』因逐利而不可避免的『原罪』。一些『職業打假人』收了『保護費』後,任由問題企業繼續生產、銷售問題產品;有的用造假手段向雇佣他們的品牌公司索要獎金。楊連弟曾目睹一起令人啼笑皆非的『維權』:『幾個人在超市裡說貨架上的果凍有過期的,連錢都沒交就要求賠五千。』

如果讓王海的公司幫助打假,起步價是30萬元——這是針對企業的價格,他坦承『「職業打假人」打假的初衷就是為了賺錢』。『索賠是一項民事權利,打假人可以選擇索賠後不舉報、不披露。』

『不管是不是為了賺錢,打假都應該獲得懲罰性賠償。』中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研究會會長河山認為,在提高消費者維權意識、淨化市場等方面,『職業打假人』起到難以替代的作用,也折射出有關部門的不足。中消協律師團團長邱寶昌認為,違法經營者對『職業打假人』的賠償是他的違法成本,從長遠看,這個成本最終還是要由消費者承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