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環畫大師賀友直逝世 遺願:不願用畫換房手稿捐給國家

賀友直。

大陸著名連環畫大師賀友直,3月16日晚8時30分因病在上海逝世,享年94歲。據瑞金醫院醫護人員透露,導致賀友直先生去世的病症是突發的上消化道出血,俗稱『胃出血』。

根據成都商報報導,記者17日專訪了賀友直的孫子賀信。他透露,爺爺一直非常淡然,曾有多個藏家花幾十萬買一幅畫,賀友直一直不願意。儘管賀老畫了一輩子畫還買不起一套房,但是,他的遺願竟是把全部手稿捐給國家。

病因
自己煮麵吃後 突發『胃出血』病逝

儘管被稱為大師,但賀友直的家卻顯得有些簡陋。上海鉅鹿路上一幢弄堂房子二樓,順著老舊且陡的木樓梯拾級而上,就是賀友直的家,不到30平方公尺,被他戲稱為『一室四廳』的斗室:集客廳、餐廳,工作室、臥室於一體。賀友直和老伴在這裡一住就是50多年。

16日上午,賀友直和往常一樣自己在家裡煮麵吃,之後,寧波美術館的人過來和他談展覽和捐贈的事情,等客人走後,老人家進了一趟廁所,很長時間沒出來,等到家人發現時,人已經休克了。賀友直被家人緊急送往醫院搶救,遺憾的是,老人家還是於當晚離開了人世。據瑞金醫院醫護人員透露,導致賀友直先生去世的病症是突發的上消化道出血,俗稱『胃出血』。

生前,賀友直並不避諱談死亡,『人總是要死的,希望我可以老慢一點,走快一點。頂多在床上躺一個星期,一定要死得有尊嚴。』沒想到,一語成讖。賀友直的孫子賀信告訴記者,爺爺在談到死亡時非常灑脫,他希望自己離開時也灑脫一點,不希望躺在醫院裡受折磨,『老人家就像他所說的那樣突然走了,但對於我們來說,真的無法接受。』

性情
自稱是個畫連環畫的工匠

賀友直一生有兩大愛好:畫畫和喝酒。賀信告訴記者,老爺子最鍾愛的就是黃酒,一天三頓飯,老酒都必不可少,他喝酒也不計量,有時喝一杯,有時喝兩三杯,喝到自己覺得夠了,就不喝了。『我們也不勸他,酒就是老人的生命口服液。』賀信回憶,就在老人去世頭天,他也喝了酒,在喝酒時,老人還喜歡看下電視,一邊看電視一邊想像,這也成為他創作靈感的來源。

曾多次採訪過賀友直的記者回憶,老人家非常幽默、謙虛,說話時一口寧波味的上海話,有時還夾雜著英語。2014年12月,賀友直獲得第六屆上海文學藝術獎終身成就獎。頒獎儀式上他說,自己的信念是畫好每一本連環畫,『我還要說Thank you,今天我能站在這裡,要謝謝黨、人民和社會。Stop了。領這個獎我很難為情,因為我賴以為人民服務的陣地已經沒有了,連環畫已經被淘汰了。人民和國家沒有忘記我,認可我,我衷心感謝。Finish。』不少人稱他為大師,賀友直笑著回應,『現在的大師多如狗毛,但我覺得大師是兩百年後、三百年後,讓後人來評誰是大師。你現在不忙自稱大師。我們現在真的稱得上美術家的有幾個人,要稱「家」是不容易的。我公開說我是個畫連環畫的工匠,成為一個匠人並不丟臉。』

遺願
不願意用畫換房子 全部手稿將捐給國家

賀友直的『匠人精神』還體現在他對待手稿的態度上。老人家裡有很多自己作品的手稿,這些手稿放到拍賣市場上去,一幅就是幾十萬,但賀友直從不主動將自己的手稿放到拍賣市場上去。就在去(2015)年,賀友直的手稿出現在拍賣場上,一向好脾氣的他還氣憤地提出質疑,這些手稿是如何流向拍賣市場的。

『他說過,自己的手稿都要捐給國家,我們也會遵循他的遺願。』賀信告訴記者,曾有地產商願意用房子來換畫,但老人家也沒有同意,也正是因為老人家的堅持,他這一生可謂相當清貧,『爺爺家對面就是高檔小區,他曾給我開玩笑說,他畫了一輩子連環畫,還是買不起一套房。』

自學成才
與齊白石齊名

賀友直1922年11月出生於上海,祖籍寧波,是大陸著名連環畫家、線描大師。他從事連環畫創作50多年,代表作包括《山鄉巨變》《小二黑結婚》《李雙雙》等。《山鄉巨變》被稱為大陸連環畫史上『里程碑』式的傑作。他的形象和作品人物被製成地磚鋪在法國國家連環畫和圖像中心的廣場上,是將『小人書』升格成為『傳世之作』的藝術大師。

當時,賀友直的連環畫與齊白石的變法丹青、林風眠的中西妙合、潘天壽的文人畫變體、葉淺予的舞蹈速寫、黃永玉的《阿詩瑪》版畫、李可染的長江寫生等,共同構成一個美術浪潮。

賀友直的連環畫創造是自學的,年輕的時候他到上海討生活,按照他後來的回憶,當時他『對自己的前途感到非常渺茫。只想有口飯吃,將來能找個好點的工作。』後來聽說畫連環畫可以掙錢,他買了趙樹理的小說《福貴》,自編自繪了200多幅,竟然讓一個畫商印了出來,處女作就這樣問世了。


代表作之山鄉巨變。


代表作之老上海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