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校園裡你不知道的95後 部分學生成「吃土」族

95後,部分學生成「吃土」族。

這幾天,在網上看到的一則新聞讓大二學生林霖『心有戚戚焉』。媒體報導說,河南一名大學生接觸了10多家網路大學生借貸平台,利用班級同學的身分證、學生證、個人電話及父母電話、手持身分證拍照等資訊借款數十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因無力償還而最終跳樓自殺。

根據中國青年網報導,作為一名只有一次網路借貸平台使用記錄的在校大學生,林霖的生活雖然不至於陷入『絕境』,但也有點淒淒慘慘:這幾日,除了上課,林霖幾乎天天都把自己『關』在宿舍裡,剛開學買的一大盒麥片,已經被她吃得見底——舀上兩勺乾麥片用開水燙熟囫圇吞下去,就是她的一頓正餐。

這樣的生活都是拜她手裡那部iPhone6s所賜。林霖去(2015)年透過網路大學生借貸平台買了這部『腎6』,每個月只有1200元生活費的她,如今還欠著借貸平台4000元,於是吃飯都成了問題。

如今,面向大學生群體的網路分期借貸消費產品層出不窮,這種借貸消費模式很快就在被稱為『網路原住民』的95後大學生中普及開來,但其弊端和風險也逐漸顯現,非理性消費、還款能力追不上透支速度、以貸還貸等現象時有發生……正如林霖所說:『硬生生讓自己欠了一屁股債,以前是月光族,現在變成吃土一族。』

『簽分期合約的時候,有一種在簽賣身契的感覺。』 為了買手機,林霖簽了『人生中的第一份合約』——『趣分期商城授信合約』。『想換手機很久了,僅靠生活費根本攢不下錢。』

林霖偶然在支付寶的信用專區裡看到一個叫做『趣分期』的購物平台,可提供免息分期購買iphone6s的服務,分24個月還,每月加服務費只需還款326.98元。

林霖申請了第三等級的會員,可獲得9000元的透支額度。『我在網上提交了升級會員的申請,校園代理人當天下午就來我寢室樓下找我簽約了』。

手機買到了,林霖的心情卻和想像中的大相徑庭,生活也額外拮据起來,『錢每個月月中就花光,又不敢告訴爸媽,到了月末連食堂都不敢去了』。

林霖買手機花了6500元,還剩2500元的可取現額度,她不得不繼續往裡面借錢打白條。每月除了要還300多元的手機分期,還要再還近600元的提現借貸。『感覺自己的手腳都被捆住了,只能透過這種邊借邊還的方式維持下去。』

張萌的微信暱稱有個神奇的功能,每個好友在加她的時候,都會不自覺地把她的微信名念一遍,然後會問她一個一模一樣的問題——

『吃土少女萌萌噠』『為什麼要叫「吃土」少女呀?』『因為每個月都在還錢借錢,一來二去到了月底吃不起飯只能吃土啦。』張萌總是笑嘻嘻地回答這些提問。

這個剛上大二的19歲女孩說,自己每個月在網購上的花銷都在1500元左右,沒有收入來源的她,使用借貸軟體提取現金消費,再分期還款。

張萌將自己的生活費分為兩份,一份為300元,取現作為每月日常支出,一份為1200元,用來還各個借貸平台的分期帳單。據張萌介紹,她目前一共在三個借貸平台有借款,每個平台的還款時間均相隔10天,還款金額從300~500元,月底,她會再向借貸平台借款1500元,填補生活費不夠彌補的借貸帳單,餘下的作為自己下個月的網購基金,直接導入支付寶裡使用。

張萌說,自己很少去計較借貸平台的利潤,也從沒算過,如果不借貸的話,她可以省下多少錢,但她樂得當個『吃土少女』。在她看來,借貸消費雖然讓自己過上了『欠債』的日子,但卻簡單便捷。

不過,過來人秦歌想提醒張萌,靠著拆東牆補西牆,總有一天,她會填不上這個窟窿。在西南某高校讀大三的秦歌,每月生活費只有800元,去年卻在網購上花了近1.23萬元。當他在朋友圈裡曬出支付寶帳單時,下面的評論排起了整齊的隊伍,『土豪哥』『土豪哥』『土豪哥』。

『我哪裡是土豪,每月10日還得往螞蟻的窟窿裡填土呢。』秦歌回覆。秦歌口中『螞蟻的窟窿』,指的是由螞蟻微貸依託支付寶平台提供給消費者的網購服務——螞蟻花唄,消費者可透過螞蟻花唄採取『這月買、下月還』的形式進行購物,這種消費方式吸引了一大批沒有收入來源的在校大學生。

據秦歌介紹,自從去年3月經室友介紹使用螞蟻花唄以來,他就陷入了分期消費的死循環中。『過去買不起的東西現在都可以買了,只要是商家可以提供螞蟻花唄服務的,我在付款的時候都會不自覺地去點擊花唄分期的選項』。

從秦歌的支付寶帳單中可以看出,他平均每月在網上購買1000元左右的商品,但真正立即支付的金額只有300元左右,剩餘的,他會推到下個月還,或者分為幾個月還。

去年『雙11』,秦歌在網上購買了1500元左右的商品,到12月還款時,由於拿不出那麼多錢,他又透過借貸的方式,套取現金來還錢。但窟窿還是越來越大,最終秦歌只好告訴父母自己分期消費欠錢無力償還的事。

今(2016)年1月底,在鄉下務農的父母賣豬賣糧幫秦歌還了在借貸平台欠下的債。秦歌的媽媽告訴筆者:『孩子捅出來的簍子,只能我們來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