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網紅生意每張照片都有目的 引粉絲砸幾十萬

採訪現場,這是胡悅要求的拍照角度和遠近,她特意交代,修圖再發。

新晉網紅PAPI醬拿到千萬投資後,『網紅』越來越熱。美麗,是她們的武器。哪怕下樓買包小食品,她們都要精心擺弄自己,『這是職業,一定要完美!』網紅胡悅說,網紅的每一張圖片都是有目的性的。

『網紅是職業,一定要完美』

根據新京報報導,『我是個網紅。』胡悅對著台下100多個中老年男性居多的聽眾說。我第一次見到胡悅時,她穿一身黑色緊身衣、大波浪漸變色披肩長髮、一雙CL紅底鞋,站在一個被標為『網紅經濟』論壇的講台上做一個關於微商的分享。

這身打扮看起來性感成熟,她上台就讓聽眾猜她的年齡。按照正常的套路,觀眾肯定儘量說年齡小。所以,台下的男聽眾猜『25』、『30!』『我90年的。』她笑著說。

按照胡悅的理解,『在各個網路領域內比較活躍、擁有一眾粉絲的都叫網紅。』『3年前,我的微博有20萬粉絲,只不過在2013年9月以後,我放棄微博,將粉絲都引流到微信上了。』胡悅說,自己就是網紅,手下還有一個網紅聯盟。

而美麗,是她們的武器。她的每一張自拍都會著意P一下臉型,基本都P成尖臉,也被稱為『錐子臉』。我第二次約訪胡悅,她很爽快的答應了。

出門前,她精心化妝、穿搭、自拍、修圖、發朋友圈,這些都是網紅最基本的日常。哪怕下樓買包小食品,她們都要精心擺弄自己,『這是職業,一定要完美!』

採訪間隙,我沒有打招呼抓拍了張她正在吃麵包的圖片。胡悅反應激動。『你要拍我嗎?』『是上報紙用的嗎?』『寶貝,你不能這樣,網紅的每張圖片都不是隨便拍的。』

她現場教我如何拍照片,拍完,她認為還可以,但這還不是最終要發出去的圖片。『來,我教你怎麼P圖。』

她打開美圖秀秀,用『美化圖片』中的『增強』功能調亮暗部,『人像美容』裡的『瘦臉瘦身』修飾臉型,然後用『祛斑祛痘』點掉臉上一切會被認為是斑或者痘的東西,最後選擇『特效』功能調出適合當時場景的背景。她的動作飛快,『喏,這就可以發了,一個美圖秀秀足夠。』她說。

『網紅的每張圖片都是有目的性的』

在我看來,網紅背後都有商業目的、有商業鏈。他們其實是一個很複雜的群體。這是因為我曾坐在胡悅對面,看著她發朋友圈自拍,然後下面就有粉絲問她口紅顏色。

她馬上給回覆,『寶貝,這個是優雅紅跟故宮紅疊加的。』寶貝,是微商圈的稱呼,相當於淘寶的『親』。而胡悅,就是那個口紅品牌的創始人,現在她的網紅團隊都在代理這個品牌的彩妝。『網紅的每一張圖片都是有目的性的。』她說。

她2013年9月開始做微商,現在4個微信號全部滿員,名下有兩家美容相關公司、1家微商、網紅培訓公司。剛剛把微博粉絲引流到微信上時,她賣一款朋友圈爆款面膜,每單298,她自己一天接300多單,『對半賺』,淨收入4萬多(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

『當然,那個時候我最大的感受不是興奮,是害怕。』她跟我說。這有點讓我意外。『沒有商業形態、沒有規則,就因為你是我粉絲,根本沒有任何法律有效檔的情況下,就十幾萬、幾十萬往我支付寶、銀行卡打。』

除了長得美、長得瘦、會修圖、會美顏,她們極富互聯網思維,透過曬各種照片和影片為自己的淘寶店或者微商帶來流量,深諳『流量為王』。

她們深知得屌絲者得天下,放低身段,討好拉攏粉絲。她們深諳O2O精髓,線上線下互動,甚至運用大數據分析粉絲的喜好。

據瞭解,在淘寶平台上,現在已有超過1000家網紅店鋪,其中排名前十的網紅店鋪年銷售額均已過億。現在,銷售額第一的店鋪由一位叫『雪梨』的女孩經營——她的另一個人氣身分是王思聰的女朋友。2015年,僅『雙十一』當天,她的淘寶店就成交了12萬筆訂單,銷售額達2000萬元。

『他是沒有週末的』

當我再次聯繫方雨採訪時,他的助手告訴我,他已經不在北京。此前一天,他還在北京講『網紅經濟』。『他是沒有週末的。』助手說。

最近因為《互聯網周刊》做的網紅排行榜,以及新晉網紅PAPI醬拿到1200萬投資的事兒,『網紅』現在越來越熱了。

剛剛從微商培訓轉戰網紅包裝的方雨也更忙了。『每天都要講(網紅講座)』、『兩個小時就要做一個PPT,不然來不及。』

20日下午六點多,跟方雨接通電話,他邊吃食物,邊跟我講最近網紅有多火。背景聲音還是一個網紅相關的講座。

『昨天一天就有300多迫切想當網紅的人加我微信,什麼奇葩都有。』他說。有長得特別醜卻自戀到不行的人;有的人甚至暗示可以上床,只要能捧紅就行……

發朋友圈後,下面很多人詢問唇色、帽子等。
發朋友圈後,下面很多人詢問唇色、帽子等。

PAPI醬拿到1200萬融資後,『網紅』圈內很多人受到刺激。方雨也在PAPI醬拿到融資消息公開的當晚,寫了一篇《還有多少papi醬能拿到1200萬投資?》的文章。

在這篇文章裡,他梳理了papi醬火了之後,網紅圈應該有的一些動向,包括搶占影片創業風口;『未來的商業入口就是紅人』,比如阿里巴巴從去(2015)年開始就在大力推崇網紅店;圈內要冷靜思考流量變現的問題。

投資papi醬的人是徐小平——著名天使投資人。他從去年就已經關注到網紅產業,胡悅告訴我,去年徐小平曾邀請她、馬佳佳和另一個網紅參加一個專案,並打算投資他們。

但最終因為徐小平團隊為她設計的一些炒作標籤她不是很喜歡,所以拒絕了。最終,徐小平投資了馬佳佳。成為網紅之後呢?

胡悅代表了一部分很能賺錢的網紅。網紅微商的『一夜火爆』讓胡悅感到很幸運,『踩對了點,賺到了大筆的錢』,另一方面,她預感到這不會是常態。半年之後,她代理的那款朋友圈爆款面膜因為工廠再也發不出貨、最終選擇以次充好被揭穿而一落千丈。

胡悅沒有在此做停留,她迅速成立了自己的彩妝品牌,並在去年下半年組建了包括『寶媽』、大學生在內的網紅團隊。然後包裝她們,帶她們上辣媽學院、我是大美人等電視節目。

『又踩對了點。』她抿嘴。這表面的光鮮促使網紅經濟還在持續走熱,想要成為網紅的人越來越多,甚至正在催生一個叫『網紅培訓』的行業。

但胡悅和方雨的共識是,多數人在此時是不理性、發熱的狀態,『一心想要出名,成為網紅。』『但是成為網紅之後呢?』

胡悅團隊和洪天明的合影,標注『洪天明先生親自發微博』,她們認為曬明星合照、上電視節目,可以增加粉絲的信任感,增加知名度
胡悅團隊和洪天明的合影,標註『洪天明先生親自發微博』,她們認為曬明星合照、上電視節目,可以增加粉絲的信任感,增加知名度。

身處這個行業的人都有一個感受,粉絲經濟已經進入理性狀態,網紅想要實現變現越來越難。『像我們這樣早期轉戰微商的肯定都賺到了錢,早期成立品牌的也都賺到了錢。』胡悅說。

當初徐小平選擇投資她,除了她身上有『網紅』、『富二代』、『微商』(當時微商還是一個很有爭議的標籤)三個最具爭議的標籤,還看中她名下有自創的品牌。

不過,大部分後期網紅現在想要實現變現都很難。『即便是明星,擁有巨大粉絲群,很多依然發不出貨。』方雨說。

已經身處這個行業的人,已經感受到壓力和局促。胡悅還在每天曬自拍、曬產品、演講、拉新的粉絲群、包裝網紅推廣產品,每天睜眼就要拿手機跟粉絲互動、每天都在凌晨三四點睡覺……『真的很累。』

『我們圈子裡現在討論最多的就是這個問題。』方雨說。Papi醬能拿到投資,但是她的模式不可複製。網紅變現難,已經成為普遍的認識。而從投資人的角度看,好的投資對象又太少了。

在胡悅看來,擺在女網紅面前還有一個最大的問題:很難找對象。她把原因歸結為『網紅』這個職業的特殊性,一般男人很難接受。

胡悅的網紅團隊,多數是來自『寶媽』、大學生的『網紅』,她們現在全部是胡悅產品的代理商。
胡悅的網紅團隊,多數是來自『寶媽』、大學生的『網紅』,她們現在全部是胡悅產品的代理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