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播出時反響寥寥的京故宮紀錄片 在B站被90後熱捧

《我在故宮修文物》。

這部紀錄片共三集,名字很普通:《我在故宮修文物》。在央視1月7日播出之後,反響寥寥。然而,讓人意外的是,一個多月後,這部片子卻在90後、00後聚集的著名彈幕影片站Bilibili(簡稱『B站』)走紅!收獲了超過50萬點擊量。

根據澎湃新聞網報導,而在頗有公信力的豆瓣網,其評分更是高達9.5,甚至比《太陽的後裔》(8.8分),《琅琊榜》(9.2分)還要高。意外麼?當你正常看這部紀錄片時,它長這樣:

一部播出時反響寥寥的故宮紀錄片 在B站被90後熱捧

可如果你在B站觀看,全程大概是下圖這個樣子:

一部播出時反響寥寥的故宮紀錄片 在B站被90後熱捧

B站上還有《我在故宮修文物》之『鐘錶組王津師傅cut』,在這段時長13:48的影片剪輯裡,你會看到不斷彈出的『帥得我全程舔屏』、『王師傅缺兒媳婦嗎』、『我居然不知道用什麼心情來形容了』……

網友們發現,這位手藝高超、儀態儒雅、笑容和煦的鐘錶組王津師傅,不僅完全可以勝任北京故宮博物院的顏值擔當,其匠人匠心在這個工匠精神被人誇誇其談的年代,依然有讓人心為之一顫的能力。

被網友反覆咀嚼的是片中這樣一個細節:王師傅背著手,站在慕名而來的人群中,望著櫥窗裡剛剛修復了幾個月的鐘錶,對著鏡頭說了句,『有點心疼。』

對他來說,原本值得驕傲的修復成果卻無奈只得維持展示時的靜止狀態,這是萬分遺憾的事。如果不是紀錄片將鐘錶修好那一刻的靈動之姿呈現在世人眼前,這一份悸動也就只有王師傅自己才能體會得到。他所謂的心疼,其實是想分享喜悅而不得的孤獨。

這些原本也許幹一輩子都不會有人知道的修復師,這些即便人們知道也至多將其作為藏品模糊背景的修復師,他們的日常形態,他們的喜怒哀樂,正是《我在故宮修文物》成功的地方:接地氣兒。

更不要說那完成的特殊任務竟然只是騎個電動車去北京故宮外抽煙的瓷器修復師,日常生活就是修木雕、打杏子吃的木器修復師。

而當一個氣質很好的妹子在週一閉館時間習慣性地在空無一人的太和殿廣場上騎自行車,旁白一定沒有告訴她,上一個這麼做的人是一百多年前的末代皇帝溥儀。

有網友這樣描述自己看片時的不淡定:『被師傅致命的氣質震懾,比如像去鄰居家串門一樣隨口說出「我去壽康宮一趟」;比如坐在甄嬛娘娘的宮裡看著現存最大的黃花梨組合衣櫃;比如老師傅面對一個嘚瑟收藏家亮出的嘲諷臉,真是看了就想給師傅點讚。』

《我在故宮修文物》沒有板起面孔說話,沒有像說明書一樣介紹與修復相關的專業知識,它是生活化的,並因此顯得年輕化。

這部節奏輕快、視角平易近人的紀錄片,讓原本巍峨的禁宮成了自家後院兒,推開門就是活在其中那些鮮活的角兒。與13年前被12集大型紀錄片《故宮》確立的解說模式比,央視這次的改變無疑聚攏了也許是她意料之中的人氣。

修復師、旁白、彈幕,讓這部紀錄片成就了一次集體聯歡。比如,當師傅修復好黃花梨衣櫃時說了一句『這擦完了真是煥彩生輝啊』,便有一片彈幕飛過:『新詞get』、『師傅氣質一個個真不是蓋的』、『我覺得他們開口都是文化,我只會說「臥槽」』,等等。

又比如,當解說詞提到,所謂早晨開門時大聲吆喝,其實是為了趕走夜裡在北京故宮棲息的野貓黃鼠狼等小動物,立即被網友定性為『官方吐槽故宮鬧鬼說』。以至於,很多人看完第一遍後,還會二刷、三刷(指看第二遍、第三遍)。而當關掉不停在調侃的彈幕後,他們甚至還會感到,能這樣靜靜地體會片子本身,竟然也是一種別樣的美好。

修復師是件苦活、細活、安靜的活,和傳統手工藝一樣,有著失傳的隱憂,比如像北京故宮科技部的百寶鑲嵌組、漆器組、織繡組等,已經沒有老師傅傳幫帶了。

於是近些年,科技部進了許多80後、90後,讓修復工作得以傳承,年輕人的到來,也為這些手藝帶來一些不一樣的氣息。正如導演蕭寒在片中說的那樣,這些修復師對待文物,並沒有常人想像得那樣戰戰兢兢,反倒是透著一股子尋常日子的雲淡風輕。

一部播出時反響寥寥的故宮紀錄片 在B站被90後熱捧

一部播出時反響寥寥的故宮紀錄片 在B站被90後熱捧

一部播出時反響寥寥的故宮紀錄片 在B站被90後熱捧

一部播出時反響寥寥的故宮紀錄片 在B站被90後熱捧

一部播出時反響寥寥的故宮紀錄片 在B站被90後熱捧

一部播出時反響寥寥的故宮紀錄片 在B站被90後熱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