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睡不飽的「北漂族」 誰偷走他們的睡眠時間?

聚焦睡不飽的「北漂族」。

『求得一張床安睡』,這是很多『北漂族』小小的奮鬥夢想,但顯然,『難以安睡』,已成了更多『北漂族』面臨的一大現實難題。

根據中新網報導,21日是世界睡眠日,國民的睡眠問題,再度引發社會關注。那麼,在工作壓力和生活壓力尤為巨大的北京,『北漂族』的睡眠時間有多少,睡眠情況如何?

90後編輯連月『白加黑』工作致嚴重失眠

隨著人們生活節奏的加快、工作壓力與生活壓力的增大,睡個好覺對很多人而言,已成了一種奢望。據媒體報導,中國睡眠研究會去(2015)年發布的調查顯示,大陸成年人失眠的發生率高達38.2%。

『工作壓力大』、『經常熬夜加班』,已讓當前的職場成了失眠問題的重災區。近日,某行動社交平台透過分析凌晨0點至3點活躍用戶相關資料所發布的《大陸網民熬夜報告》顯示,公關、媒體、遊戲行業的人熬夜最為嚴重。

北漂已經有三年、從事媒體工作的90後女孩鄭麗就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熬夜族』,作為一名女編輯,每天除了要處理成千上萬個文字外,報紙排版、採寫稿件也是她工作的一部分。也因此,當許多女生晚上都在敷面膜、睡『美容覺』的時候,繁重的工作常常逼著她不得不熬夜加班,這讓她特別感慨。

鄭麗說,工作以來,熬夜最嚴重的情況出現在去年9月,當時除了要完成日常排版工作之外,她還被要求用一個月的時間策劃出6個原創版面。無奈之下,她只能晚上『開夜車』加班採訪,趕寫稿件。

『那些天,我晚上幾乎沒有時間睡覺,白天還要正常上班,最後就生病了,不僅導致失眠更加嚴重,更因免疫力低引發濕疹,不得不休息一個星期。』鄭麗說。

和鄭麗一樣,在北京某報擔任編輯的東北小夥宋程也是個『失眠專業戶』。雖然宋程只是報紙某個版面的責任編輯,一周也只負責一期,但由於領導要求特別嚴格,他常常需要重新約稿、改稿、排版,這讓他有些身心疲憊。宋程說,如今,自己每週至少有兩天要熬夜到午夜一兩點,有幾次更是改稿到凌晨5點,睡不好覺已成常態。


圖為重慶某景區工作人員戴著『世界睡眠日』面具。

60後『潮汐族』跨省上班 每天最多只睡5小時

失眠、睡眠不足的問題,同樣也存在於一些需要跨省上班的『潮汐族』身上,這些人早上坐車去北京,晚上下班回河北。河北燕郊就是最為人熟知的『潮汐族』聚集地。據媒體報導,位於河北省三河市區西的燕郊,與北京市通州區隔河相望,距北京市很近。北京人口大量流入燕郊,到2014年,小小的燕郊人口已達60萬,人口密度是北京城的2倍。

雖然不是生活在燕郊,目前在河北固安縣生活、在北京西二環內工作的60後楊燕就是一名『潮汐族』。從楊燕家到工作單位的直線距離有70多公里,這些年,為了工作,楊燕一直早起晚睡,工作日期間,她每天最多也就睡5個小時。

楊燕介紹,自己從家到工作單位,僅車程就需要花費近兩個半小時。為了能準時上班,自己一般都得凌晨4點就起,而回家大多都比較晚,回到家自己還要幹家務活,因此,自己經常要忙到十一二點才能睡覺。

楊燕說,『我已經習慣這樣的生活,不只是我,其實,每天和我同一時間從固安趕往北京上班的人也不少,大家同樣睡得少。』辛苦背後的原因,在楊燕看來,同等工作,北京工資比河北高不少,自己之所以過著這樣『早起晚睡』的生活,無非也是為了多掙點錢,補貼家用。


3月14日,正值世界睡眠日前夕,睡眠師唐堂帶領自己的學生貼上面膜,在長沙街頭用人體拼成了一個巨型的『睡』字,以此呼籲市民關注睡眠健康,養成良好的作息習慣。

工作時間長、壓力大等致『北漂族』睡不飽

據瞭解,成人的睡眠一般在7~8小時,隨著年齡增長,人的睡眠時間會有所下降,因此學齡期孩子要保證每天9~10小時睡眠,而老人則只需6~8小時。

但顯然,『北漂族』的睡眠情況明顯不樂觀。去年3月,有媒體援引某職業社交網站發布的報告報導稱,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四個城市中,32%的北京職場人士睡眠時間為5-6小時,低於其他城市,平均每天工作12-16小時的職場人士占到17%,為大陸全國最高。

那麼,究竟是誰偷走了『北漂族』的睡眠時間?在許多人眼中,工作壓力與生活壓力大,無疑是罪魁禍首。在鄭麗看來,正是因為工作與生活壓力大的原因,自己才常常睡不著覺,也睡不好覺的。如今,鄭麗每天大概只有五個多小時的睡眠時間,睡前,她一般很長一段時間都在想和工作相關的事情,甚至連做夢都受此影響。

有專家分析,大陸正處在社會轉型時期,面對工作生活的壓力,不少人心存焦慮,覺得『壓力山大』,這些不良情緒若沒有有效出口,久而久之成了『心病』,就會導致失眠、內分泌失調等問題。而像楊燕那樣通勤時間長、每天需要早起,這也是許多過著『朝九晚五』生活的『北漂族』深感睡眠不足的原因。

據媒體報導,由滴滴出行、無界傳媒聯合發布的《大陸智慧出行2015大數據報告》分析了大陸全國重點城市的出行資料,其中僅在北京,通勤平均距離為19.2公里,平均時間為52分鐘。北京成為『上班路最長最耗時』的城市。此外,在夜生活豐富的北京,過度的娛樂和應酬也導致了一些『北漂族』睡眠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