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北京高校圈眾籌千萬開餐廳 每半年分紅一次

餐廳的顧客多數為附近的大學生。

近日,北京學院路上的『高校圈』被一件事『洗版』了:那就是由中國農業大學、北京林業大學、北京語言大學、北京科技大學、中國地質大學、中國礦業大學等十餘所高校的若干同學共同發起,『眾籌』200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巨資開設的一家餐廳——『後會友期』,這個小餐廳被『玩』得風生水起。

根據北京青年報報導,雖說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是當下高校的『熱詞』,但是如此『真刀實槍』地巨額投入,並且涉及『投資方』如此之多,在北京高校中尚未多見。一家小餐廳,究竟為什麼如此『吸睛』?記者連日來多次『蹲點』探訪。

300平方公尺餐廳 賣的就是『創意』

記者走進這家名為『後會友期』的餐廳,由於沒到飯點兒,餐廳的創始人之一,中國農業大學的大三學生小潘正在打掃衛生,而另一名創始人、北京林業大學的大四學生小瀅則開始忙裡忙外地清點到貨的蔬菜和水果。店內頗有一種『忙而不亂』的氛圍。

這家餐廳店面目測約300平方公尺左右,被分隔成裡外兩間,餐桌一律是簡約的木質桌椅。靠裡間牆面的書架上,擺放著一些日本漫畫冊及卡通玩偶;牆上還貼著自製地圖,標明瞭餐廳及其周邊高校的位置,下方有一行醒目的字:『學院路上的飯局被我們承包了。』可見其『目標顧客』的明確定位。

小潘告訴記者,該餐廳主打創意中餐,賣的就是『創意』,一道炸蘑菇在這裡叫『小菇炸了』,36元一份,其『創意』點在於引入糖漿作為配菜湯汁;南瓜煲排骨則被稱為『金屋藏嬌』,48元一份;而一道脆炸香蕉則被賦名為『你不知道我香蕉』,28元,炸透的香蕉和紅薯絲『混搭』,別有一種『味蕾刺激』。這道菜還是該餐廳人人必點的『主打菜』。

『菜名都是我和幾個同學一起想的,應該比較符合年輕人的口味。』小潘一邊說,一邊開始端起盤子,招呼客人。就像他們在牆上寫的『標語』,前來用餐的大部分顧客都是來自周邊高校的大學生,很多人都是衝著在大學校園中口口相傳的『眾籌』這個字眼慕名而來的。

下午2點左右,大部分顧客已經用完餐離開,小潘和幾名小夥伴才開始吃午飯。據簡單統計,當天中午,餐廳共接了40單生意,流水收入近1萬元。『下午這段時間大家能稍微歇會兒了,不過從5點開始又得忙了,晚上甚至比中午還要忙,每天結算完得到12點以後了。』小潘說,雖然話中透著些許『連軸轉』的疲憊,但是更多的卻是那種『創造財富』的興奮感。

十餘高校逐一『路演』籌來200萬元

小潘告訴記者,在學校附近開一家餐廳是自己一直以來的想法,問題是如何獲得啟動資金。作為學校創業社團的骨幹,小潘和另一所高校的夥伴小瀅一同想到了時下特別時髦的『眾籌』。曾多次組織過大學生周邊遊的小瀅在『高校圈』有不少粉絲,她把兩人眾籌開餐廳的構想做成公號,廣為轉發,其中最『吸睛』的口號就是:最少只要投入1000元,就可以擁有一家『自己的餐廳』!

雖說名氣有了,但是這兩位創業者卻發現,大部分同學投資仍然十分慎重,尤其是前來洽談或者有合同意向的同學,『每次都要解釋兩個小時以上』。取得這項投資計劃『決戰』勝利的是小潘爭取到了某高校一位主管大學生創業的老師的鼎力支持。小潘下載了有關大陸國家鼓勵大學生創業的一系列政策和檔,擬出了眾籌餐廳專案的企劃書帶給了這位『伯樂』老師,該老師不僅認真閱讀了企劃書,還非常贊同他的想法,並主動幫他安排了一個教室讓他們去做『路演』宣傳。

據小潘後來回憶,那場宣講大概來了一百多名同學,把整個教室都坐滿了。他、小瀅和後來加入創始團隊的其他幾名小夥伴精心製作了PPT,把餐廳的經營理念、運營模式、眾籌設想、股東權益、監管機制等方面內容一一向同學們講清楚,細心的小瀅甚至把已經設計好的幾道菜品圖片展示給大家看。

『除了這些,肯定也要跟大家講講「理想和情懷」的。我們不是單純地要開餐廳,而是大學生創業,你加入眾籌支持我們也就是我們的一分子,這家餐廳就是每個人心血的結晶。』小潘笑著說,『其實現在同學們的創業熱情都很高,如果覺得你的專案好,是會支持你的。』

最終,透過這次宣講,小潘收獲了20餘名『股東』,又透過不斷的『人際傳播』,後來又不斷有高校的小夥伴加入進來。

嘗到了校園宣講的甜頭,小潘開始陸續向周邊高校擴散,林大、北語、北科、礦大……截至去(2015)年年底,整個學院路上的高校,小潘帶著他的團隊幾乎走了個遍。『從去年11月中旬至12月初,在國家「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大形勢的感召下,大學生們眾籌熱情達到了一個小高潮,半個月我們就籌到了百餘萬元,三個月下來眾籌款大概有近200萬。』小潘告訴記者,『大學生創造財富的積極性可見一斑。』

投資者心態各異 大多數人想『試一試』

來自北京建築大學的阿南是『眾籌』方之一,他先從10000元投資追加到50000元投資,他說: 『風險肯定是考慮到了,但任何投資都會有風險,不能因為害怕損失就不去嘗試了。』然而,像阿南這樣的投資者畢竟只占少數,學生股東中的大部分投資金額集中在5000元至1萬元之間,來自北京交通大學的女生甜甜就是其中的一員,這名1996年的女生在向小潘仔細詢問了股東權益、分紅規則、店面運營、監管等一系列問題後,最終決定投入5000元。『我覺得這個專案還不錯, 5000元就當先試試水吧。』

小潘表示,面對同學們的顧慮,他和團隊的小夥伴們也考慮過很多保障措施。比如,他們會與每一位參與眾籌的同學簽訂合同,合同中明確其參與分紅的形式、金額、保障措施等內容。按照合同規定,餐廳經營收益的77%將用來發給眾籌的股東,按照其投資比例,以現金的形式每半年分一次紅。

作為被小潘及其團隊『特聘』回來的『專業人士』,已經有十餘年餐飲業經營經驗的Z先生目前專門負責餐廳的後廚事務。Z先生告訴記者,自己最初是受朋友之托來『搭把手』,但是,隨著對眾籌創業專案及整個團隊的瞭解越來越深,他也慢慢融入了團隊之中。『看到這群孩子們這麼有熱情、有理想地去做一件事,我很受觸動。』Z先生告訴記者,『餐廳的每一名廚師都是我親自挑選的,我以前做過餐飲,可以幫這群孩子少走些彎路,把餐廳經營好。』

對話
『我現在沒有退路,只能把餐廳經營好』

對話人:『後會友期』餐廳主創始人小潘

北青報:能說一下你的作息時間嗎?
小潘:可以說我一天大部分時間不是在店裡,就是在外面跑與店面營業有關的事;晚上還要熬夜寫文案,幾乎是『連軸轉』。

北青報:經營管理餐廳佔用了你如此多的精力,對你的學業有影響嗎?為什麼不休學創業呢?
小潘:我肯定還是要去學校上課的,忙不過來的時候偶爾也會蹺課,但我一定會向老師請假,徵求老師同意並保證自己不掛科。我目前還沒有掛過科,學業算是能兼顧吧。

北青報:你會把這個餐廳作為你創造財富的唯一增長點嗎?
小潘:我目前考慮的是把餐廳經營好,如果能一直經營到我畢業,當然首選工作還是打理餐廳。我的父母希望我回家接手家裡的生意,但我更想留在這裡開我自己的店,現在也正在慢慢跟他們磨合。其實父母現在已經開始支持我了,我父親還經常給我講一些生意上的經驗。

北青報:目前餐廳的經營狀況如何?有沒有想過如果餐廳虧損了如何向眾籌方交待?
小潘:其實目前的經營狀況不錯,每天的流水我不太方便透露,但絕對是盈利的。風險當然考慮過,我們甚至做好了最壞的打算,那就是如果虧損到30%會立即進行破產清算,變賣資產,把剩餘的錢退還給大家。不過我現在沒有退路,只能把餐廳經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