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億元疫苗未冷藏流入陸18省份 專家:這是在殺人

警方抓捕龐某衛現場。

龐某衛膽子很大。因非法經營疫苗被判刑後,還在緩刑期間的她就製造了一起案值更大、範圍更廣的疫苗非法經營案。

根據澎湃新聞網報導,山東省濟南市公安局食品藥品,與環境犯罪偵查支隊二大隊副大隊長翟金亮於2016年3月11日告訴澎湃新聞,2010年以來,龐某衛與其醫科學校畢業的女兒孫某,從上線疫苗批發企業人員及其他非法經營者處非法購進25種兒童、成人用二類疫苗,未經嚴格冷藏存儲運輸銷往大陸全國18個省市,涉案金額達5.7億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

目前,龐某衛母女因涉嫌非法經營罪已被公安機關移送檢察機關起訴,案件尚未開庭審理。3月15日,濟南市食藥監局稽查支隊支隊長郝永剛向澎湃新聞表示,已向大陸全國20個地級市發出協查函,核實疫苗流向和使用單位。

經龐某衛母女之手售出的疫苗數量可能已無法精確統計。據濟南警方透露,在龐住所查扣的26本帳本僅記錄其1年多的疫苗銷售資料,而龐用於結算疫苗款的銀行帳戶5年來進帳流水高達3.1億元。

『這是在殺人。』北京大學醫學部免疫學系副主任王月丹評論稱,接種未經2℃-8℃存儲冷鏈運輸的疫苗,首要風險是無效免疫。例如狂犬病這類致命性傳染病,接種者免疫無效會感染發病死亡。

王月丹建議,此案所涉及疫苗批發企業及疾控、接種部門等,應追究其相關責任並向公眾公開;同時追查所有疫苗流向,找到每一位接種這些疫苗的受害者,為受害者補種疫苗並賠償。

現場查獲26本、22張銀行卡

在山東濟南市警方開展的一次打擊食品藥品犯罪『利劍』專項行動中,龐某衛東窗事發被抓獲。落網時,龐在租住屋內還透過網路聯繫『生意』,其女正在囤放疫苗的倉庫分裝疫苗,準備給下線發貨。

該起特大非法經營人用疫苗案,因涉及地方眾多、社會危害性極大,被公安部、大陸國家食藥監總局列為督辦案件,且入選2015年度公安部打擊食品藥品犯罪十大典型案例。

參與辦案的濟南市公安局食藥環偵支隊民警陳波,於3月11日告訴澎湃新聞,在龐的住處,警方查獲銷售疫苗帳本26本,銀行卡帳戶22個,物流企業收發貨資訊1200餘條;在龐租用倉庫內,查扣兒童用腦膜炎、水痘、脊髓灰質炎等疫苗和成人用流感、狂犬病、甲肝等疫苗共計25種,100餘箱20000餘支。

龐某衛曾有非法經營疫苗犯罪『前科』。澎湃新聞獲取的判決書顯示,47歲的龐某衛原是山東省菏澤市牡丹人民醫院醫生,在該市牡丹區經營東城城區防疫門診。2009年,龐某衛因非法經營人用二類疫苗,僅其一個人就涉及489萬元,被判有期徒刑3年緩刑5年,並處罰金50萬元。但龐在緩刑期間『重操舊業』,且將非法經營疫苗的生意做得更大更猖狂。

據濟南警方初步統計,在長達5年多時間,龐某衛母女從陝西、重慶、吉林等10餘個省市70餘名醫藥公司業務員或疫苗販子手中,低價購入流感、乙肝、狂犬病等25種人用疫苗(部分臨期疫苗),然後加價售往湖北、安徽、廣東、河南、四川等18個省、市、自治區247名人員手中。

涉案金額非常龐大。警方介紹,龐某衛專門用於結算疫苗款的銀行帳戶往來資金資訊顯示,2010年以來,龐某衛非法經營人用二類疫苗涉案帳戶累計交易款高達5.7億元,其中打款2.6億元、收款3.1億元。

多個省份已逮捕6人刑拘10人

經龐某衛之手售出的疫苗數量和流向資訊,可能已無法精確統計和追溯。濟南市食藥監局稽查支隊支隊長郝永剛,於3月15日向澎湃新聞表示,目前根據現場查扣的疫苗和龐某衛的帳本記錄,已向大陸全國20個地級市發出協查函,核實疫苗流向和使用單位。但龐某衛帳本記錄以外幾年所售疫苗數量和流向已很難查證。

澎湃新聞從濟南警方展示的帳本頁複印件上看到,上面記錄著每一筆向下線人員發貨的疫苗品種簡稱、數量、單價和總貨款資訊,以及下線人員的姓氏或姓名及所在省份,未記錄詳細位址。

據介紹,前述查扣的26本帳本分總帳、流水帳,僅記錄了一段時間內的疫苗銷售情況,並不完整,但銷售金額已達4000餘萬元。若按每支疫苗售價150元(帳本記錄每支售價5.5元至150元不等)估算,龐某衛從帳本顯示時間至案發,銷售疫苗至少26萬支;若按其銀行帳戶進帳金額3.1億元估算(同以150元/支計算),龐某衛5年間所購進、銷售疫苗累計逾200萬支。

但郝永剛表示,龐所售藥品中絕大部分為疫苗,還有一些為免疫球蛋白等其他生物製品,不便於估算疫苗數量。帳本上還顯示,大多數疫苗,龐某衛每支僅加價1-2元出售,但銷售數量巨大,單筆銷售額少則數千元,多則幾十萬元。

據濟南市公安局掌握的消息,該案發起集群戰役後,涉案的醫藥公司及其業務人員,和疾控部門、接種單位人員,部分已受到當地食藥監管部門行政處罰,或被當地警方立案偵查並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其中,內蒙古、河南、河北、山東等地已破案21起,逮捕犯罪嫌疑人6人、刑拘10人,取保5人。因涉案人數眾多,部分人員還未到案,各地還在偵辦中。

疫苗存在過期、變質的風險

據濟南警方介紹,龐某衛所販賣疫苗雖然是正規疫苗生產廠家生產的,但其未按規定進行冷鏈存儲和運輸,部分屬於臨期疫苗,流通過程中存在過期、變質的風險。

辦案民警陳波向澎湃新聞回憶,抓捕龐某衛母女當天下著小雨,氣溫比平時低好幾攝氏度。但囤放疫苗的倉庫內溫度計顯示室溫已接近14℃,『按規定,疫苗存儲運輸要求在2℃-8℃,倉庫溫度已經高出很多』。

警方發現,在該倉庫內有兩台用來凍冰塊的冰櫃。龐某衛將整件的疫苗未經冷藏裸放在倉庫內,向下線發貨時,用泡沫箱將疫苗配貨分裝,放入冰塊,包裹好後通過快遞公司發往大陸全國各地。

在北京大學醫學部免疫學系副主任王月丹看來,龐某衛這樣販賣疫苗等於是在『殺人』。王月丹向澎湃新聞表示,接種未經2℃-8℃存儲冷鏈運輸的疫苗或過期疫苗,首要風險是無效免疫,例如狂犬病這類致命性傳染病,本可透過接種疫苗免疫來避免死亡,但接種問題疫苗導致免疫無效,接種者可能會感染發病死亡。

此前國內曾發生過接種狂犬病疫苗免疫無效導致接種者死亡的事件。2014年7月,安徽省無為縣5位村民在接種狂犬病疫苗後,狂犬病病毒抗體仍為陰性,未達到免疫效果,其中一位63歲村民在一個月後因患狂犬病死亡。

大陸國家食藥監總局後通報稱,安徽省無為縣發生村民接種假人用狂犬病疫苗事件,要求加強基層疫苗流通監管,防範藥品流通環節風險。

『其他的風險可能性較小,例如可能因儲存不當導致污染或抗原變性引起不良反應。』王月丹表示,此案所涉及疫苗批發企業及疾控、接種部門等應追究其相關責任並向公眾公開;同時應追查所有疫苗流向,找到每一位接種這些疫苗的受害者,為受害者補種疫苗並賠償。


現場查獲的往來記錄。


現場查獲的疫苗。


警方抓捕龐某衛女兒孫某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