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42歲醜大叔扮多金暖男 騙4名90後美女

王進。

其貌不揚,但憑著善解人意,這位42歲的大叔,先後結識了4個90後美女,並從她們身上騙取錢財。民警抓住大叔後感嘆,要樣子沒樣子,要身材沒身材,但成功扮演暖男,就可贏得美女心。各位單身的朋友,千萬要警惕。

新男朋友都走丟了

根據重慶晚報報導,『我才認識的新男朋友,不曉得是不是走丟了。』3月20日下午2點過,一名女子來到江北區觀音橋商業區派出所報警。她叫小文,今(2016)年23歲。『他穿一件棗紅色的西裝,裡面是一件白襯衫,黑色西褲。』報警中,小文仔細地描述男友的特徵,但是,由於才認識,她沒有提供對方的照片。小文稱,男友是西安人,到重慶做生意,可能是陪自己逛街時候走丟了,而自己的提包還在男友手中。

小文回憶,3月20日,她和男友第一次約會。男友王進說,小文的穿著太寒酸,該換換行頭。於是,他就帶小文逛商場。逛了一家又一家,試了一件又一件衣服,王進都不滿意。王進主動提議,到大融城逛逛,說那裡的衣服好看一些。

『在大融城,他給我選了幾件衣服,我去試衣,他就幫我把包包提著,在外面等我。』當時,小文心裡暗喜:男友如此體貼,真是找對了人。沒想到,小文試好幾件衣服出來,王進已經不見了。店裡的工作人員稱,王進說是去上廁所了。但小文等了許久,都沒等回王進。

正當小文給民警介紹情況時,又有一名女子前來報警。這名21歲的女子,描述的情況跟小文差不多。不久後,又有一名女子報警,情況也和前兩位一樣。民警初步判斷,她們的男友,應該是同一個人。

我很醜但我很溫柔

23歲的小文,在觀音橋一家公司工作。由於沒男朋友,她偶爾會出入酒吧。3月19日晚上,小文和朋友在酒吧玩,一名中年男子硬要邀她共舞一曲。身材乾巴巴的,眼角的皺紋很深,他看起來其貌不揚。一曲舞畢,他邀請小文喝一杯。小文很大方地答應了——反正幾個朋友在,量他也不敢怎樣。酒過三巡,大叔很禮貌地用普通話稱讚小文舞跳得不錯,人也文靜。自始至終,大叔坐得很規矩,離小文有兩個人的距離。

於是,小文漸漸放下了戒備,和他聊了起來。大叔自稱叫王進,才從西安到重慶,談一筆生意。據他所說,他到重慶是準備開手機專賣連鎖店。不到11點,王進告訴小文,年紀大了,要回酒店休息。王進離開前,雙方互留了電話和微信號碼。這個號碼,與其他兩名女子提供的是同一個號碼。

落網還在演苦情戲

根據小文等3位受害者提供的資訊,警方調取了商圈上百個高清監控器的畫面。很快,王進的身影出現了——他居然還帶著一名年輕女子在逛街。很快,警方鎖定了嫌疑人,在大融城將他抓獲。

據瞭解,王進42歲,是西安市人。這次,他是專門來到重慶作案的。此次被王某詐騙的受害人,都是20歲出頭的年輕女性,收入不高。3月18日,他來到重慶,在江北觀音橋七天酒店住下。

翌日,王進就開始行騙,在酒吧尋找目標後,留下電話、微信號碼。隨後,王進回到酒店,用本子將目標一個個寫下來,逐個加微信。王進所盜竊得來的贓物,全部放置在賓館房間中,警方在房間裡,還找到了這本記有8個電話和微信號碼的筆記本。王某按這份名單,逐個約出受害人,實施盜竊行為——整個過程按部就班,步驟清晰。

『我有一個大我5歲的女朋友,我要為她把每個月4000元人民幣的車貸都還清。』王進這樣解釋他犯罪的原因。目前,王進已被江北區警方刑拘。

『有錢,醜一點無所謂』
重慶晚報記者22日電話採訪了受害者小文。

重慶晚報記者:這個大叔有點醜,是什麼吸引了你?
小文:我第一印象真覺得他不好看,臉上有皺紋,所以談不上吸引。

重慶晚報記者:那是什麼讓你改變看法?
小文:在舞廳、酒吧耍的人,其實都比較隨意,有人還喜歡揩油。這個看上去有些猥褻的大叔,卻很有禮貌,感覺是有教養的人。

重慶晚報記者:最後怎麼動心了?
小文:我們這些才出來工作的人,工資不高,資歷尚淺。有一個多金的單身男來靠近你,肯定想試一下。

重慶晚報記者:那你擇偶的條件是什麼呢?
小文:這是個看顏值的社會,男的想找美女,美女肯定也想找帥哥啊。其次,要看人好不好,特別是對自己。第三,最好有錢。如果滿足第三點,可以放寬條件,醜一點無所謂。

重慶晚報記者:你連他身分都沒有核實,就約會了?
小文:主要是太相信自己的感覺,也認為自己沒啥好騙的,錢也不多。

重慶晚報記者:是什麼讓你相信他?
小文:此人穿著比較講究,加之看上去有教養。一個男人說要和你交往,而且還陪你逛街、吃飯、買衣服,小女生都會動心,畢竟暖男難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