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再談豔照事件 陳冠希:在性這方面我沒有錯

陳冠希。

陳冠希於3月16日在自己的臉書上放出了一組近照,高清、無P、超近距離、大頭照,所有明星們最害怕的拍攝方式都用在了陳冠希那張素顏的臉上,肉眼可見的斑點和蜜汁高光,然後今天大家就把『陳冠希老了』頂上了熱搜榜首位……。

根據中國網報導,這組『照片』其實是陳冠希最近接受外媒SHOWstudio採訪的截圖,連陳冠希po的正文標明的是 『interview』,重點是『我最近做了個採訪啊,你們要不要看一下?(歪嘴笑)』可是你們都去關注他到底老沒老,已經35歲的Edison表示心好累。

說起2008年的豔照門。陳冠希說不能說自己沒有做錯,承認自己做錯了。記者很好奇,『你為什麼說自己的確做錯了?』

陳冠希一臉嚴肅,『我深深地認為這件事的發生,是因為我沒有確切地弄清楚,就得出了很多結論,我沒有考慮到整個大環境,只考慮到了自己,誤判了環境,沒有尊重我生活和賴以謀生的地方文化。』

陳冠希繼續解釋:『全世界的having sex都是關著門發生的,我並不認為我在那個情景下做了任何特別錯誤的事情,我唯一錯的是,在那個文化背景下處理事件的做法,也許這麼說有點直接,但是在性這方面,我不認為我錯了。』

記者問他有沒有認為被區別對待是因為他是男的,(因為芭黎絲·希爾頓、金·卡達夏等一大波明星也曾經私密影片洩露)有沒可能是因為他是男的,所以人們某種程度上就假定他的角色就是應該是更積極主動的,所以他就更應該被責備。他還認為自己絕對被曲解了,『但是我不覺得人們會想聽我話,他們只想看到更爆炸性的新聞。』

當記者問為什麼覺得人們並不想了解他的另一面的時候,陳冠希說:『我覺得人們有可能會認同的我想法,但卻不敢公開贊同我的話。在大陸,有一塊浮雲籠罩著人們的潛意識——大家都覺得他們應該保持蟄伏和留在安全圈裡。他們覺得認同我會非常不安全,如果為我說話或者聆聽我真的想說的話,彷彿那裡會出現一個警告標誌或者禁入標誌。有趣的是,我每次接受採訪,一次又一次地被問同一個問題,但永遠沒有問那個對的問題。』

如果回到那個時候他會更勇敢地說自己沒有做錯什麼,然後不隱退嗎?Edison表示,自己經過了一段思想變化的過程,一開始他認為自己應該堅持住然後說不,但是在過去的八年裡的起起伏伏讓他找到了真正的自己,『 「那件事」、「2008年」,事實上對我產生的是積極的影響,實際上把我的生活變得更好了。我現在意識到生活並不是像我看到的那麼簡單,我以前覺得自己是被操控的被線牽著走,但是現在我是那個我本來應該是這樣的人。』

他說,連他親近的人都說那是一件幸事,『 因為如果那個沒發生,一些更加糟糕的事情可能會發生在我身上。很多人可能覺得我在胡說八道,但是我覺得那是件幸事,那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它把我沉入黑暗中,但我又回來了並且成長了。』

一切的原因是他太快地得到了一切東西,『那時,在新聞裡的我被稱為是成龍的秘密武器,然後我就開始掙很多錢,我並不確切地知道正在發生什麼,但是我就那樣生活著。我走到了一個不需要傾聽自己、發現自己、了解當下正在發生什麼的位置上,我就只是被整個媒體、經紀公司,整個娛樂圈操縱的提線木偶。』 他將當時的自己形容成一隻很火的藍色猴子,在動物園的籠子裡,不過這個籠子很舒服。然後,他們就把自己扔掉了,但是:『我現在很開心,我是個自由的猴子了,我可以在叢林裡到處跑。』

正如天下所有有八卦心的人一樣,記者也問陳冠希,當初那些在他需要幫助的時候轉過了身的人,有沒有回來向他道歉?

他撇了一下嘴角,『他們不道歉,他們只是假裝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但我記得他們每一個人,同時我也不是那麼容易原諒別人的人,』2008以前,他有超過2000個所謂的朋友,現在用手指就能數過來, 『當你炙手可熱的時候,你是很受歡迎的;當你遇冷了,你就是殘羹冷炙。當初那些人跟我說,你就是我弟弟啊,我就是你的姐妹,但是當我出事之後,他們接受採訪就說不認識我……他們教會了我很重要的一課,就是珍惜真正愛你和留在自己身邊的人,所以,f**k them also thank you。』說到這裡他露出了當年那個風靡一時的歪嘴邪笑。

『具體怎麼做?』這個一直沒露臉的記者小姐問出了娛樂君心底的問題。他這個時候有點興奮,回答的時候蹦出了好幾個F**K,:『這些人會走過來擁抱我,我會說你幹嘛擁抱我,你不是說不認識我嗎?去你的,快在我跟你翻臉之前滾開。』他表示自己並不害怕當眾起爭執,但是這些人害怕,所以他們大部分現在都會避開。

『你想跟牽涉到這件事裡的女方說點什麼嗎?』說真的,記者小姐你好直接。陳冠希遲疑了一下,嘴裡發出了一個拖長的『n』,然後說:『我無意中碰到過她們一兩次,我覺得我們現在對彼此是感到平和的。很funny的是我在飛機上面無意地碰到了其中的兩個,我完全不知道會這樣,但是大家都覺得這是一個大爆點,被大肆宣傳。』

阿嬌透露,曾經像張柏芝一樣在飛機上巧遇陳冠希,當時兩人本來坐前後座,但她立刻換位置,因為不知道要怎麼樣面對男方,結果陳冠希就在飛機上寫了一封很長的道歉信,她覺得:『遲來的道歉信好過沒有,對我來說都是個安慰。』

他因為豔照門有很長一段時間害怕戀愛,一度傷害了他的精神健康。『我已經走過去了,我已經可以平和地面對自己了。我想對所有牽涉其中的人說的最重要的話就是先原諒你自己,這樣你就可以繼續生活,然後做回自己。』他迂回地回答了這個問題。

他曾經希望自己能夠出名,盡管他知道名氣會變成壓力,尤其是現在深有體會,『我那時真的是一個大明星,人們喜愛我,我出現在廣告牌上。現在我只想走在公園裡不會被注意到。我的想法變了,不過我現在很happy,我度過了非常happy和非常unhappy的階段,現在處於一個更加舒適和安全的位置上。』 他現在表示並不希望自己未來的孩子出名,『我在無數首歌裡說過,如果我的兒子或女兒想出名,我會心碎的。』

採訪中段的時候記者跟他聊了一下他的生活,問他是不是訂婚了(you are engaged,aren’t you?),陳冠希難得害羞地笑到低下頭,他說他正幸福地處在一段關係裡,但是沒有訂婚。他說,『我很happy,我正在自己掌控自己的生活,跟很好的人、很好的伙伴、跟我的家人在我生命裡一個大家互相愛和尊重的點上,而不是想殺死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