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包裝公司重金打造網紅 18歲女主播半年買房買車

某公司網路女主播正在直播中,聊天唱歌、賣萌只為吸金。

『還以為她們愛玩,原來是賺錢去了。』近日,涉外經濟學院學生小遊突然發現,朋友圈裡幾個同學裝扮風格大變,並且每天總有幾個小時不見人影。

根據華聲在線報導,濃妝、發嗲、唱歌、跳舞、玩遊戲……每天工作4小時,月收入至少200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這讓不少90後女生愛上『網路女主播』這個職業。有業內人士介紹,這兩年『網紅經濟』在長沙興起,至少有100家大大小小的『包裝』公司湧現。

18歲女孩當網路女主播
半年買房買車

3月22日中午11點半,戴著棒球帽、畫著精緻妝容、穿一件輕薄風衣的小柚子,步履匆匆地走進位於長沙湘江中路某商業大廈的公司,她要趕12點的直播。

『感謝花錢哥,歡迎未來』、『我用盡一生一世來將你供養』……在其公司18個直播間裡,有14個直播間緊閉的門內,傳來聊天聲、笑聲、歌聲。

一間六七平方公尺的房間,一台電腦、一個高清網路攝影機、一個話筒,組成了網路女主播工作室。『一套設備1000元。』該公司經紀人經理阿力介紹。

他說,目前公司有100多人,30%是常德女孩。有40名做得不錯也熟悉流程的女主播在家裡工作,男主播不到10人。『我們這裡24小時都有人上班,每名主播每天上滿4小時,新人前兩個月保底2000元。』阿力表示。公司有一名做得不錯的女孩,今(2016)年才18歲,做了半年,一個月至少5萬元收入。『四川咸寧的,去(2015)年過年在家鄉買了房子車子。』

企業不惜重金打造網紅

儘管papi醬獲1200萬融資、艾克里里的微博粉絲也達到611萬,但在採訪中,網路主播平台依舊不愛諧星、愛美女。『這是個看臉的社會,不過,除了顏值外,才藝、談吐也能為主播加分吸粉。』阿力說。

不要保證金、只要每天上滿時間,長得漂亮,人聰明一點,有才藝,就能進入推廣公司,由他們包裝打造網紅。一業內人士介紹,這兩年長沙湧現了上百家大大小小的包裝公司。

『一些大企業每年都會拿出幾百萬甚至上千萬元,來包裝有潛力的女主播,』阿力說,之前齊齊互動影片年度盛典上,他所在的公司當晚就花了500萬元,把旗下9名優質藝人推到首頁。

『平時做得好的藝人,公司也願意拿一兩百萬來炒熱她,在她上直播時為她刷錢拉人氣。』阿力介紹。有業內人士直言,隨著網紅經濟走熱,為了將關注度變現,網路平台、公司、經紀人、策劃以及『表演者』逐漸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生態鏈。『在這個新生意裡,既有令人不解的大起大落和浮華喧鬧,也有著傳統產業中的規則與競爭。』

生存狀態
入行的不少離開的也多

1小時賺1000萬、買豪宅名車奢侈品……這樣的暴富神話,讓網路女主播備受關注,也吸引了越來越多的漂亮女孩投身其中,包括不少在校大學生。阿力表示,他們公司就有20多名長沙各高校在校大學生。

『做別的兼職一天累得要死,最高也就150元,一般80元就不錯了,做主播把設備買了可在寢室工做,每天幾個小時,運氣好,碰到土豪,一天就能賺萬把塊。』今年讀大四的鈴蘭嚮往地說,她的小夥伴、入行早兩年的米露昨天一秒鐘就賺了7000元。

即便是長得漂亮、有才藝、會聊天,在這個行業也不一定能走紅。所以進入這個行業的人不少,離開的人也多,『差不多每月都要招人,多的時候要招100多個。在我手裡,每月至少有30人流動。』阿力介紹。

不紅的主播還得做副業

小柚子是1993年的,進入網路女主播這一行業才三天。幾天前還是在培訓班上鋼琴課的老師,一節課賺60元。剛入行的她馬上體會到新工作的不容易。『這裡沒有一個女生敢說自己最漂亮,因為大家都漂亮,而且基本都有才藝。』小柚子說,她決定再去報個舞蹈班。

『真正賺錢的肯定不是只做4個小時的,有些女主播除了睡覺,就在直播,一天直播時間長達10多個小時。』阿力說,公司裡全職的主播有90多人,基本兩班倒。

剛入行的主播人氣低,兩個月後還沒起色的話,很多女主播就直接走人了。留下來的,拿著每月2000元左右的收入,還得自己買衣服、佈置、化妝品。

為了養活自己,吳玲還在公司的介紹下,在樓下超市收銀。『白天收銀,晚上直播,基本上每天只睡五六個小時。』吳玲說。同她一樣的女主播還不少,有的在飯店做服務員,有的在樓盤做銷售。

資料
一平台簽約主播超百萬

鑑於大陸男光棍人數在2020年或將達到3000萬人,5年內,大陸網路直播行業有望以每年80%的速度增長。這也不難理解,越來越多的人是主動湧入直播平台,以YY直播為例,其簽約主播已經超過100萬人。

除了靠公司炒熱,『賣』自己外,還有不少女主播是自己註冊帳號,自己玩。比如在多個直播平台都有註冊的小雨,她說網路主播的門檻極低,只需要在網上進行簡單的註冊,便能立即開通。『本人拿著身分證,拍一張照片然後上傳就可以了,然後綁定銀行卡兌換禮物。』小雨說。

收入
僅一成主播
月入超兩萬

某經紀公司的負責人李先生介紹,網路直播平台的經營模式是透過網友購買平台內的虛擬禮物而獲取收入,再按照一定的比例和網路主播分成。

『前一兩個月是看不到收益的,根據協定,收入的50%要分給平台。如果使用公司直播間的話,還要交給公司20%。』阿力介紹,其公司的女主播月收入達到2萬元的不到10人。

吳玲以過來人的口吻說道,『收入看個人的造化和努力程度,偷懶的主播月收入可能只有一兩千,而媒體報導的月入十萬甚至幾十萬的都是粉絲十幾萬的頂級大主播,數量寥寥無幾。』

女主播的黃金時段是晚上6點到12點之間。不過長沙不少女主播特意避開這段時間。『選這段時間就是找死。』鈴蘭說,這是平台大主播上線時間,一個平台只有這麼多顧客,基本上都會去大主播房間,我們基本上就是陪襯。『浪費時間也沒錢。』

消費主力 哪些人在買單
花12萬元買『國王』身分
月維護費還得幾千

某平台負責人介紹,他有個土豪朋友住在山裡,想找人聊天,就上直播平台花錢,一個直播刷2萬元,不過,等主播跟他聊天了,他又不說話了。

『在平台上,有個叫老虎的富二代,平均每天在直播平台上花3萬元。』上述負責人說。『看直播的80%是男的,35歲到45歲是消費主力軍,也有20多歲的富二代。』阿力說。

在某直播平台上,註冊的會員可透過購買不同檔次的道具和禮物,從而獲得不同的身分。會員身分等級不同,從最低的勛爵到伯爵、公爵,價格也水漲船高,開通最高級的國王首月就需要支付高達12萬元的人民幣。

『買這一個頭銜就12萬元,一個月的維護費還得幾千元。』某經紀公司的負責人李先生說。主播獲得的禮物越多,直播平台的利潤也就越大。『某直播平台每天至少有20%的人花1000元消費,花費100元的差不多有40%以上吧。』阿力說。

記者手記
不斷創新才能不被更新

有人花盡心思表演無人問津,有人直播吃飯、喝水都能引來一堆圍觀的觀眾……在大眾創新創業時代,有才華就能脫穎而出,比如有顏值,卻偏偏要靠才華吃飯的papi醬,極盡搞怪的艾克里里等。

但這個時代,又是一個審美疲勞的時代,還記得前幾年大熱的留幾手、柳雯等,紛紛淹沒在快消費時代中。在網紅經濟萌芽的時候,誰都有機會,但誰都可能被淹沒。所以,無論是錄影片,還是做直播,不僅要把內容做精緻、做細分,還要不斷有新點子,才能留住用戶。